中国电影中的语言现象分析

时间:2022-09-03 08:08:46

中国电影中的语言现象分析

摘要 近年来中国的电影业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但是我们在高兴之余也要审视一番。近来中国电影中的语言出现了新的情况,一是大片电影中让人担忧的语言使用情况,语言使用混乱,尤其是影片人物语言的使用不合背景,不合身份,不合时代等等,二是方言电影的崛起。语言在电影中的地位没有得到重视,电影语言仍是中国电影的发展和前进中的不足,完美的电影艺术需要故事的情节、语言、动作等一系列的因素完美结合。

关键词 中国电影;语言;现象

自从1895年电影在法国诞生以后,这个伟大而又神奇的东西开始深深地吸引着人们,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改变着人们的思维模式。

电影是一门艺术,每种艺术都有它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段。那么电影所运用的艺术手段是什么呢?画面!“画面指的是每一个电影构图。”中国高等院校电影学会第一任副会长朱玛教授这样说。朱玛教授还说,“电影‘语言’与小说语言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小说语言运用的是文字,而电影‘语言’运用的是画面。”这里朱玛教授主要是运用比喻的方式,认为“画面就是电影的语言”。

但是在有声电影的今天,真正的人物语言无疑是电影艺术很重要的一种表现手段。一部好的电影是由精彩的画面组成的,而精彩的画面是通过人物的塑造来体现的,那么显然语言就是最能够塑造人物形象的一个方面。语言要符合说话人的身份、地位以及性格等特点,还要符合时代语言的特点。这样才能让观众感觉电影里的人物比较真实,从而拉近观众与影片人物的距离,提高影片的亲切感。

从《英雄》开始,很多电影导演为了使自己的影片在巨大的电影商业市场里占有一席之地,就不断地制作一些场面大、演员多、成本高的豪华影片,或是搞一些立体、大银幕等新玩艺。也是从《英雄》开始,中国电影在开启大片时代的同时也造就了其特有的弊病:很多影片在人物语言的运用上出现了人物语言与所处的身份地位以及其他种种不相符合的地方,让人啼笑皆非。

不合语法的语言、古汉语和今汉语的混杂、中西词汇的杂糅等等充斥着中国大片。《英雄》里无名有一句“长空与飞雪曾有”,无名代表了武侠文化中阳的一面,他从小家人被杀,立志苦练剑术,终于学成绝技,在他以前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什么感情的柔性可言,他在影片中又是那样独特的一种身份,说话的对象又是秦王,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人物对话怎么能够给人一种信服力!更有甚者,“”这个词是近代或者现代才有的,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而“无名”是远在古中国战国时期的人物,试问:哪里能有“”?也许有人会反驳:这是艺术嘛,艺术可以允许有这种形式的语言,可以使人物的语言跨越时代以表达幽默。但是我要说的是任何事情都要有个背景的选择,如果不假思索,不惜一切地滥用语言,就会降低影片本身的价值。近年来的大片本身就有其不可宽恕的弊病,比如,一味地追求大的场面,淡化影片的内容,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情节,晦涩难懂,再加上语言的离奇就会使整部影片更加的难以让人接受。电影也是一门艺术,艺术就要面向大众,如果拍出来的影片只是为了能得到大奖或者满足少数人的视觉欲望而不管大众的心理承受能力,那么这样的影片又有什么意义呢?(《无极》中鬼狼:“真正的速度你是看不见的,就像风起云涌,日落生息,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不知道你的孩子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这里的鬼狼到底是在说话还是在做文章?不用说是“鬼狼”,就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平时说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语言,语言的使用完全脱离了实际。《夜宴》里“贵为皇后,母仪天下,睡觉还蹬被子”,葛优在庄严肃穆的深宫之中说出这么家常的一句话,实在让人觉得这部影片看过以后没有什么大的价值。诸如此类的影片语言弊病还有很多,这里只是举出了比较经典的几句而已。

语言学家钱乃荣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里说道:“语言风格是不同民族,不同时代,不同社会阶级,不同文学流派和不同个人在语言应用上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独特性的总和。”庄严与幽默是语言风格的一种。庄严即庄重,严肃。幽默即诙谐,就是遣词造句以及说话的时候轻快多趣,但是幽默也要在一个大的语言背景下才可以使用,如果不加思考到处滥用就会适得其反。《夜宴》里葛优在庄严的环境中的“幽默”无疑让很多观众都笑得前俯后仰,但是笑过之后也必定是无奈,因为塑造的人物形象失去了真实性,人物的语言与身份地位以及时代环境都相差甚远,只能让观众在看过之后笑一笑,并没有得到其他的什么。

近年来,中国的武侠大片频频上映,而同时各种方言电影也如雨后春笋般开始走进人们的影视生活。两种不同风格的影视在中国大地上并驾齐驱。动作大片靠的是轰轰烈烈的打斗场面,不太依赖于人物的对白;而方言电影靠的就是语言的魅力,收到了语言所带来的很好的效果。那么语言到底在电影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这要视不同情况而论。以电影《卧虎藏龙》引发国内武侠电影世纪风潮的华人导演李安。在第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国际电影论坛上曾说:“不管是好莱坞电影,欧洲电影还是中国电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好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就是说不管什么样的电影,都要使人们能够在你所讲的故事里有收获,这样才是好的故事好的电影。而最起码的一点就是要让观众感觉到你讲的故事真实,人物形象要真实。人物表达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语言,如果语言让人感觉不真实,那么还谈什么可靠性?更不用提什么好的故事了!方言电影之所以有很高的收视率,比如:《武林外传》甚至超历年春晚,不可否认它语言魅力的一面;《三峡好人》如此感人也不能说没有方言魅力的因素,方言更能够把一个人的形象塑造得淋漓尽致。

语言是表达思维的工具,不管是真实的生活还是作为艺术的电影,语言的表达都是很重要的,不能太离谱。电影艺术需要戏剧化,但是戏剧化是通过故事的情节、语言、动作等一系列的因素完美结合才能达到的。近来上映的李安导演的《色・戒》,这里我们暂且不评论影片的内容怎样,只说这部片子的语言就给人一种比较深刻的印象。影片中的语言很真实,影片里人物的对白不多,但是每一句话几乎都让人难以忘记。有这么一个情节:易先生从南京回来,王佳芝几天没有他的消息,急得发疯,只因为他不在身边:他一回来,便把她紧抱在怀,她的心就融化了。易先生问:“你现在还恨我吗?”她摇摇头:“不恨了。”仅仅这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对白,道出了王佳芝那天长地久的凄楚,不需要千言万语,仅这一句话就把她矛盾且单纯的心刻画得淋漓尽致。这部影片没有太多的人物语言,但是每一句都是有价值的,都是刻画人物的重要因素,让人觉得如此亲切,备受感动。如果说这部影片是成功的,那么语言的精湛无疑也是不可忽视的―个因素。

总之,语言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艺术作品中都是很重要的。近年来中国有些影片中的语言的确存在着问题,需要引起重视,艺术的表现也要使人物的语言符合人物的各个方面,从而把人物形象塑造得更加真实,使中国的电影走向世界,更加具有竞争性。

上一篇:忠实?叛逆? 下一篇:奥运文化传播中电影艺术的传媒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