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顶公司《没顶公司》

时间:2022-09-03 01:29:52

没顶公司《没顶公司》

展览时间

2012年11月17日~2013年1月3日

展览地点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在10月7日“未来的节日”的讨论会上,理论家格罗伊斯用一个很游戏的观点去回应一个关于到底还要不要艺术机构的问题:先要有机构,才能反对它;先要有美术馆,才能反对它;反对,反对得精彩,以便最后被美术馆收藏;故意躲猫猫,不让它来规训,以便最终更显赫地回到它里面,像杜尚和博伊斯的东西那样,回去,且复仇般堂皇地。在场的艺术家们听了,就有不爽的,说:这是和稀泥!先给自己找个机构来反,反着机构,来露自己的肌肉?格罗伊斯这样说,真的不吗?机构之事,体制之事,辩证而纠结。到底是反,还是不反?不反,能行口马?敢不反吗?但反着来玩游戏,我们好意思?

这不,就有人来玩了!没顶公司进驻(不是占领,而是进驻)民生美术馆了!原来也不是天大的事嘛!我们时代的各种进驻里,发廊妹进场,贪官开始收贿赂,悲壮和亵渎得多,但他们都不张扬的!但是,名分上讲,没顶进驻民生美术馆,说起来,应该是够的了:创作公司将一个美术馆揣进了腰包!你去美术馆,却撞见里面是某家公司在做创作、买卖和管理,以及数钱,还有,抽烟(如今,没有地方可以合法地抽了,除了在美术馆和没顶的社会装置里,里面有保安,让你真的能抽)。

没顶进驻民生美术馆,是副省长搞定了他的小三呢,还是倒过来?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发生如此的霸占和不伦之后,艺术家、艺术机构与美术馆之间,应该产生或发生了新的“关系”?

是不是,没顶公司将民生美术馆弄成了一个温州洗头房:进驻,在透明玻璃后面展示艺术日常工作内容,让做艺术,像发廊妹在玻璃门面织毛衣和弄十字绣那样,发生在路上眼前?发廊妹要展示她的肉体,没顶公司要展示自己劳动中的艺术肌肉,那美术馆在这中间还混个什么混呢?

我看,没顶的进驻,是将民生美术馆变成了手提:借它的空间一个月,然后将没顶公司做成一个他们自称的“社会装置”:装置吞下了美术馆。时下很多人想玩这个。社会装置是一种什么样的玩具呢?玩得它更厚黑,使它通吃,将美术馆变成一个小抽屉?民生美术馆这两天被“包”了吗?

小抽屉里也有黑洞。格罗伊斯论断:世界一历史终结于美术馆。他没说美术馆收管了世界一历史之后,还有什么下文。德勒兹却来说了=人的成为,就是在黑洞的悬崖口上拼命要爬出来,培根画的,就是人的这个状态。民生美术馆让没顶公司来进驻,是托塔李天王变成庙,来捕捉刊V悟空?美术馆是个百变王,没顶用社会装置,来借力于它,谁捕捉谁,还不好说?

没顶进驻民生,是要演示:美术馆不光可以手提,还可以“点击”?美术馆在未来将是一个收藏库(已有曲目库),加上理论家和批评家和观众的吐槽,只是“中国好声音”的评委阵容了?它变形,潜伏,―次次出柜?它只是鼠标位置了?

玩机构,原来是跳脱衣舞?

上一篇:华少梦想,不过是个痛快的决定 下一篇:李禹焕的“余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