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破题

2019-09-0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交通运输破题

今年10月的最后一天,墨脱公路通车,结束了“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县”的历史。从这天起,密集的新闻报道已经开始畅想着通车后公路沿线居民的生活将发生某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上,一些居民确实已经着手准备置办货车跑运输或者在公路沿线开设家庭旅馆。

不可否认,交通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一定还有人记得2006年夏天,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青藏铁路的全线通车,从那时起,很多人实现了他们“坐着火车去拉萨”的梦想。

对于民众而言,与“坐着火车去拉萨”相比,在我国的交通运输领域,除了公路水运的开放程度较高外,要实现私人涉足铁路民航行业的梦想似乎堪称天方夜谭。

政策解禁

有业内研究人士分析,与其他领域相比,交通运输是民营资本较难以进入的一个领域。这个领域涵盖的范围比较广泛,而且其兼具公益性和经营性、投资大、回收周期长的行业特征决定了民间投资在其中难有作为。特别是铁路和民航项目向民间投资开放的进展尤其缓慢,其投融资体制改革的难度较大。

政策环境亦会对民营资本投资交通运输领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我国第一座民营机场的投资建设者王学文的机场梦就是真实写照。

做对俄边贸生意出身的王学文当初想要修建机场是为了对俄贸易航空货物运输。对他来说,投资建设机场要求有一家航空运输公司、一个能够起落直升机的永久性机场、一条中俄对开的国际航线以及一个对俄的口岸。要具备这些条件,一方面需要得到俄罗斯民航、军方、海关的批准;另一方面,在我国国内又需要得到民航、军队、计委、税务、海关等从地方到中央各级部门的同意。于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直到2002年机场最终通过审批投入使用,王学文的机场梦前后共持续了十几年,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国内各项审批手续上,而为了建设这个占地面积13万平方米,飞行区仅相当于两个足球场大的机场,王学文几乎倾家荡产。事后回忆起这段经历,王学文自觉私人投资修建机场这件事情之所以最后能够成功,在于他的投资行为正好符合国家政策,赶上了国家也在鼓励提倡支持民间资本进入民航业的好时候。

如今,统观我国民间资本进入交通运输领域的整体情况,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许光建表示,在交通运输领域,除了公路和水运行业,比较突出的案例是民航部门,比较滞后的是铁路部门。最近十年,民间资本能够成功进入民航等领域并取得一定成效的首要原因仍是政策支持。2005年,民航局根据国务院的“非公36条”制定了部门实施细则,积极清理不利于民间资本进入的各项规定,鼓励民间资本以独资、控股、参股等方式投资经营公共航空运输、通用航空、航空维修等业务,明确了民间资本进入的方式、进入的领域等等。据统计,到2012年底,我国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航空公司总计46家,其中民营及民营控股航空公司10家,占22%左右。相继引入民间资本共计724亿元。有的民营航空公司,例如奥凯,春秋和吉祥等公司,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航空市场的积极参与者和竞争者。最近,为了进一步鼓励民营航空公司的发展,民航局取消了对机票指导价的下限管制,有望提高小民航公司的定价灵活性。

鼓励民间资本投资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尤其在近两年国际经济形势整体严峻的情况下,拉动内需的支撑点主要是投资,而基建投资依然有潜力,比如高铁、城市轨道交通以及保障房建设等等。不过融资方式亟需创新,于是国家一再鼓励引入社会资本。

与国家鼓励民资参与投资的态度相一致,今年年初,交通运输部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提出,进一步开放交通建设市场,探索建立特许经营的管理制度,进一步研究放宽民营资本进入交通运输建设市场的政策要求。大力推进交通基础设施项目“代建制”,实施“交钥匙”工程,减少政府权力的干预。

随后,交通运输部某副部长在一次赴地方调研时指出,作为交通投资企业和经营业主,面临着行业的四大变化,即发展环境变了,从规模速度型转到质量效益型,从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向公共服务型政府;项目的投资效益变了,建设成本大幅攀升,民营企业更多的是追求合理回报;投融资机制变了,由多模式转向效益的导向变了,从业主的以经济效益为主转向民众的以社会效益为主。因此,作为各级交通投资公司,要更多关注吸引各类资本到交通基础设施产业上来,对民营资本来说,要积极将现行政策中不利于吸引民资进入的障碍充分向政府和部门反映,以便政府部门予以合理吸纳。

贵州省在投资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国发2号文件从财税、投资、金融、产业、土地、人才等方面提出了政策支持,其中包括支持民营资本以合资、合作、收费公路权益转让、授让等方式参与投资高速公路建设。

既得利益难破

然而政策放开不等于现实准入。让民资在市场准入遇难的背后是难以触动的既得利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一家民营路桥公司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该公司在当地的生存现状。他们自2007年成立至今,在经历了多次碰壁之后,似乎已经逐渐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要面对现实,国有大企业有它们的大项目,而我们这些民营小企业可以承担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小项目。他们吃肉,我们能喝上汤就不错。在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就不会特别强烈的感觉到是被它们挤压得没有活路。如今我们也寻找到了自己的融资方式,虽然无法从像建行这样的国有大银行里贷到钱,但是我们与本地的农村信用社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且凭借我们在当地多年积累下来的诚信度以及资金实力,通过政府正规的招投标程序我们也逐渐能够承接到一些政府项目,虽然项目的规模都不算大。至于说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这个每年都有,不过考虑到配额少并且争取的企业多,所以我们也没有主动去争取过,不想给政府添麻烦。我们的目标是不求公司在全国有多高的知名度,只要在本地一直有项目做,能给每一位员工提供良好的经济回报。”言辞间,流露出些许对现状的无奈。

在许光建看来,民间资本与国有资本之间应当是竞争与合作的关系。“民间资本进入,必然会触及到垄断行业国企的利益,但同时也可以促进国有资本的优化配置。以民航为例,民航领域广泛涉及公共航空运输、通用航空、航空维修、航空燃油供应、航空地面服务、航空培训学校、航空客货运输等多个业务,并不是所有业务都应由国有企业经营,有些行业完全应有民间资本经营,民间资本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民间资本进入这些领域可以促进国有资本更好的发挥优势。”他说。

民资观望?

交通基础设施投资主要依靠政府财政。如今,各级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下滑,地方平台债务增加,此时政府力邀民资加入大型项目的目的很明显。不少民营企业负责人对交通运输行业保持着以上观望态度。

民生证券研究院交通运输行业分析师孙洪湛表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民资有钱也不想进。仅仅看目前这些上市公司的业绩,都非常差,说明这个行业的资产是下行趋势,利润更是如此,所以说现在整体趋势也是下行的,没到触底回升的阶段,如果触底回升,民资进入国有梯队里也是可以的,但是目前来说是很难的。”

当记者问到他对这个行业未来趋势的预测时,他直言:“如果是传统交通运输业的话,可以说是永远不会有好转。这么多年看下来,这个行业和宏观经济的走势、GDP的增幅、商旅活动的频率是高度相关的,现在中央也是对明后年GDP的增速进行了下滑的预测。如果单纯从传统交通运输业来看的话,肯定是永远也跑不赢经济增长速度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大建设的阶段已经结束,今后将以维护类业务为主,那么要考虑到一些业务的转型升级这块的诉求,这部分可能会引入一些民资,因为机制更灵活,而且民营资本特别是海外资本都有一些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可以引进来。但是基础设施建设这边,首先是没有给民资留下多大的增量空间,另外就算有增量也没有多少利润可以回收,所以说可以看这个行业平均ROE,如果这个行业平均ROE比较低的话,比如说低于五年期国债基本水平的话,那民营资本从理性的角度来说,它是不会投入的。”

“但是马云通过菜鸟网络把整个运输体系打通的思路非常好。民营资本进入的点不是基础设施建设而是后期的所谓网络建设,这是新型交通运输理念。原来的传统交通运输主要就是建设,而不考虑其他的后续,但是马云相当于提供了需求,所以说民营资本介入点可能是在后端,就是说前端是国家,后端是民营资本,这种是更有可行性的。比如国家投了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建成后公路两边一定范围的地也是属于高速公路公司的,这个地的开发就可以找民营资本来做,比如开超市或者像美国高速周边的汽车旅馆,等等配套服务。”孙洪湛说。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上一篇:城市配送5大模式探路发展 下一篇:乡镇债务之实

被举报文档标题:交通运输破题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紧急删除:

 13882551937、13808266089 服务时间:8:00~21:00 承诺一小时内删除

免责声明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