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亲情温暖旅客

时间:2022-08-30 01:24:39

用亲情温暖旅客

20年来,她以全部爱心和热情,打造着“亲情服务”这一铁路客运服务的闪亮品牌。

“这闺女,比俺的亲闺女还亲”

巍峨壮观的宝鸡火车站,是美丽山城的“窗口”,也是中国西部铁路的“窗口”。赵凤仙所工作的车站问事处,则是这“窗口”中的窗口。

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有位年近七旬的老妈妈领着自己30多岁的女儿来找赵凤仙。宝鸡站的工作人员问她和赵凤仙是啥关系,老人家的回答十分干脆:“她是俺闺女!”车站职工深感惊异:怎么?赵凤仙还有一个妈妈?

老人找到了赵凤仙,一下子就把赵凤仙揽在怀里,说:“闺女呀,你比俺的亲闺女还亲!”老人还没等赵凤仙说话,又拉过身后的女儿:“快叫,叫凤仙大姐!”

女儿上前给赵凤仙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大姐,谢谢您了,我替我们全家谢谢您了。我父亲在医院里叮嘱我们一定要来感谢您。要不是大姐您关照,我母亲也肯定病倒了。”

这是两天前的事。宝鸡山城,突然风骤雨急。赵凤仙早晨8点一接班,就看见车站广场上一位老太太徘徊在风雨中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浑身已经淋得水湿。她上前一打问,才知道老人是来接站的,前几天老伴有病住进了医院,在河南老家的女儿前来看望父亲,该是8点多钟到宝鸡,老人早晨6点就到了车站。赵凤仙详细地询问了车次和时间,才知道,这趟车是晚上8点到宝鸡,一定是女儿在电话里把早8点和晚8点没有交待清楚,害得老人在风雨中白白等候了两三个钟头。赵凤仙把老大娘扶进了问事处,端来一杯热开水,让她暖暖身子,并把自己的名字和问事处的电话告诉老人,叮嘱她晚上接站时一定要先来一个电话,问问列车到站的准确时间,免得再受风吹雨淋之苦。

老人顺利地接上了女儿。她把这段故事讲给女儿和老伴听,一家人都说遇上了大好人,一定要来车站感谢赵凤仙。

2004年1月9日,从北京开往兰州的车上,走下一位衣衫破旧、面容憔悴的老人。他是出门寻找在外打工的女婿的。半年多来,他下广州、去上海、上北京,跑遍了全国各大城市。像一个流浪汉一样四处奔波,八方寻找。他已经身无分文、身心疲惫、几近绝望,觉得人生无趣。赵凤仙知道情况后,立即把老人安排在候车室里休息,又用自己的钱为老人购买了回四川大足的车票,还给老人端来了热腾腾的饭菜。

2119次开往四川大足的列车进站了。老人要起程回家了。站台上,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滚淌着泪珠。这些年来,他饱尝旅途的艰辛,看惯了人情的冷暖,辛酸凄苦的泪早已流干了。面对赵凤仙和她的伙伴们,他却止不住老泪横流。老人上了车,口中还喃喃地叫着:“闺女,闺女,我老汉一辈子也忘不了你……”

陈文杰老人是从台湾回大陆探亲的。少小离家老大回。老人没有想到,时值暑期运输高峰的宝鸡车站,竟然处处是摩肩接踵的人流,转车十分艰难。无奈之中,他来到了问事处,找到了赵凤仙。

南下成都,火车已经是趟趟火爆、列列超员,即使平时买卧铺也很不容易,何况现在?

望着老人清癯的面容和急切的神情,赵凤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她不辞辛劳地反复和有关部门联系,千方百计打听可能变更的计划,站里站外一连跑了好几趟,终于拿到了一张临时调整了计划的当天夜间165次列车的卧铺票。

老人取出了皮包中的护照和外币,迟疑地说:“我手里只有外币了,不知道……”

直到这时候,赵凤仙才知道面前的这位老人是回大陆探亲的台胞。她又专程跑到市内的中国银行,为老人兑换了人民币,把买好的车票递到老人手中。

看着一头汗水的赵凤仙忙里忙外,老人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他拿出一叠钞票,塞到赵凤仙手里说:“太感谢你们了,闺女,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在台湾,给服务人员送小费是再平常不过的了。赵凤仙抹着额头的汗水,笑着说:“老先生,这是我们铁路客运服务员应该做的,是每一个晚辈面对老人的困难都应该做的,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能收您的小费呢?”

陈老先生感慨万千,这张车票,他要永远珍藏,永远记住宝鸡车站046号服务员!

千百名旅客给赵凤仙写的表扬信、感谢信和留言中,有一大部分是老人们写的。他们有的把赵凤仙叫“女儿”,有的叫“闺女”,有的叫“姑娘”,虽是叫法不同,但都充满了亲情。赵凤仙就是以一个“为人儿女”的心情,去理解、关照旅途中的每一位老人,为他们热情服务的。这浓浓的亲情,似春风化雨,吹散了绕在他们心头的烦恼,使他们的旅行生活充满了温馨和欢乐。

“大姐,我们的好大姐!”

1998年10月17日,深夜。宋丽珍一个人在车站广场上徘徊着。这位20多岁的甘肃农村姑娘,刚刚挣脱了包办婚姻的羁绊,却又面临着无家可归、无亲可投、无路可走的境地。

这一夜是赵凤仙值班。她默默地注视着宋丽珍,从宋丽珍那木然的神态和徘徊的步履中,她知道这是一个急需要帮助的人。

赵凤仙主动和宋丽珍交谈起来。当她了解到姑娘的困难处境后,怜爱之情油然而生。她一方面建议姑娘回家,依靠当地妇联组织解决问题,一方面又委托兰州局甘谷车站的同行和姑娘的家庭取得联系。

面对眼前这位善良、热情的大姐,宋丽珍仿佛遇到了亲人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多日来郁积在心头的愤懑和委曲都一下子倾吐了出来。她不能回家,不愿意重新跌入包办婚姻的泥沼。于是,她鼓起勇气,向这位热心的“铁路大姐”提出了为她在当地找一份工作的大胆请求,她要自食其力。

面对这个处于困境中的农村姑娘,赵凤仙无法拒绝。

她凭着多年来在客运工作中结识的熟人关系,跑了10多家单位,又经过认真选择,终于帮助宋丽珍在一家酒店里找到了一份临时性工作。

从此,平常甚至没有时间与家人逛街的赵凤仙开始频繁地出入于这家酒店,她给姑娘拿来了衣服、安排了住宿,又反复交代了各种注意事项。她对偶然邂逅的普通旅客的特别感情和无微不至的关爱感动了酒店总经理。一次,这位总经理问赵凤仙:“这个女孩是你的妹妹还是什么亲戚?你对她这么关心!”当总经理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感叹着说:“在这个世界上,难得有你这样的好人哪!赵姐,你就放心上班吧,我们酒店的全体员工一定会善待这位姑娘的。”从此,宋丽珍和其他十几位外乡青年的打工生涯变得平坦而顺畅。

这是2000年7月的一天,问事处接到了一个十分特殊的电话。居住在浙江长兴的居民李建民,希望宝鸡车站帮助身在新疆库尔勒的妹妹一家人提前购买3张宝鸡至杭州的车票,并希望能帮助接送转车。

电话中,李建民坦率地表露了自己对妹妹乘车回乡的顾虑,说妹妹拖儿带女,在宝鸡又举目无亲,只好麻烦宝鸡车站的铁路员工。赵凤仙接到了这个特殊的求助电话,决定帮助李建民解决这个特殊的问题。

3张车票共需700多元,如果发生退票,仅仅手续费就得140多元。一个普通的职工,为了素不相识的陌生旅客,这样做,值得吗?承担这样的经济损失,值得吗?这样的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旅客也的确可以轻易地予以推脱。和陌生人的交往具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旅客迫切的心情又不允许详尽地盘根问底。但是想到一个铁路职工神圣的责任,想到李建民电话中那恳切求助的话语,下夜班后,赵凤仙毫不犹豫地取出自己家里的700元钱――这也是她一个月的工资,然后又顶着炎炎烈日,跑到几公里外的市内预售票窗口排队,为这位从未谋面的特殊旅客买到了3张需要的车票。

李建民的妹妹是支边到新疆的一名教师。在乌鲁木齐开往宝鸡的列车上,她的心一直悬着。然而,当她一走下车,听到广播里呼唤她的名字,见到站台内外一连跑了好几圈而累得汗流满面赶来接她的赵凤仙,女教师悬着的心落地了――她相信了,世间就有赵凤仙这样的好人,有这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真情。女教师激动地说:“太难以想象了,太出人意料了,大姐,您真是个好人!铁路工人太好了!”

“我是一个孤儿,但我还有一个妈妈,一个比亲妈妈更关心、爱护我的铁路妈妈”

2002年春节前夕,当地最具影响的媒体宝鸡电视台在其黄金时段的强档栏目中,播放了《一个铁路妈妈和五个孩子》的专题片。面对记者的摄像机镜头,陕西扶风县绛帐镇春光小学学生李菲饱含热泪深情地说道:“我是一个孤儿,但我却有一个铁路妈妈,一个比亲娘还关心、爱护我的铁路妈妈。”

这个“铁路妈妈”,就是赵凤仙。

幼年的时候,李菲不幸丧父,母亲改嫁去了新疆,他只有和年逾60岁的奶奶相依为命。由于经济的极度困难,刚刚步入校园的小李菲已经面临着辍学的严峻现实。

赵凤仙在宝鸡市团委“城乡手拉手,一帮一助学活动”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承担起小李菲今后5年的学费、生活费和书本费。

从宝鸡到绛帐镇,距离足足100公里,由于偏僻,很多火车都没有设停车点。赵凤仙就利用节假日和调休时间,一次次乘长途汽车来到李菲所在的学校。

在早期的接触中间,赵凤仙发现李菲性格孤僻、落落寡合,总像是有着满肚子的心事。赵凤仙十分理解孩子缺少亲情抚慰的痛苦,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和他交谈,给他换衣洗澡。亲切的呵护和关爱,使小李菲很快走出了感情的阴影,恢复了天真活泼的性格。

局外人看到了赵凤仙帮助贫困孩子的义举,却并不了解在她倾情帮助孩子们的几年中,恰恰是经济上最为困难的时期 :2001年7月,她惟一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入学的首次交费就是7000元,以后每年都需近万元支出;丈夫已经下岗,每月仅有400元的生活费;两位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婆婆半身不遂,久卧病榻。2001年3月,在铜川的父亲又不幸去世…… 但她没有犹豫,仍是义无反顾地付出。

几年来,赵凤仙除了按月给家中交出自己的700元工资外,车站每年发放的四五千元生产奖金和津贴,以及她被评为各种先进后上级给予的奖金,几乎都用于了帮助困难旅客、社会公益事业和扶助5个农村贫困学生的爱心行动中。

赵凤仙,就像一支在奉献中不断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的红烛,在她洒满人间的挚爱中,蕴涵着一个共产党员对人民铁路事业的无比忠诚。她是“三个代表”光辉思想最鲜活、最具体的模范实践者,是“公民道德规范”最生动、最典型的体现者。

赵凤仙的工作,多次受到了上级组织的表彰奖励。她先后荣获“全国优秀女职工”、“陕西省优秀女职工”、“宝鸡市劳动模范”、郑州铁路局“先进生产者”、“服务明星”和西安铁路分局“巾帼十杰”等光荣称号,并获得铁道部“火车头奖章”。

赵凤仙的“亲情服务”受到了广大旅客的高度赞誉,已经成为铁路客运服务中的一个光彩夺目的品牌。

上一篇:女总裁漂泊在华尔街 下一篇:他们的服务真周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