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的探析

时间:2022-08-30 01:23:27

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的探析

【摘 要】 实施财务集中管理,是国资委对国有大中型集团企业的要求,也是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创新财务管理体制,设立省级财务共享中心(SSC),适当分离管理会计和财务会计职能,向以价值管理为核心的财务转型的管理实践。

【关键词】 财务集中; 价值管理; 财务转型

中国电信是资本密集型的国有大型电信运营企业,全集团推行的财务管理体制从集团、省、市、县四级逐步收缩为集团、省公司两级管理体制。通过建立统一、集成的省级财务共享服务平台,集中向全省各利润中心提供统一、规范、标准、专业的会计核算、资金结算、报告编报、票据管理和服务支撑等会计服务,实现管理会计和财务会计职能分离;围绕以价值管理为核心的目标开展财务管理工作,工作重心从侧重交易处理向参与运营、支撑战略决策转变;强化财务对全网高效运作的保障,防范财务风险,提高会计信息质量,促进成本节约,提升整体效益和精细化管理水平。

一、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的背景

根据国家财税体制改革和国资委对央属企业资产保值增值的要求,企业由“利润驱动”向“价值驱动”转变,要求企业发挥集团资源的规模效应。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通信服务行业竞争加剧,传统运营商服务价格水平不断下降,客户获取和挽留成本加大,用户需求变化加快,产品生命周期缩短,中国电信的平均利润率远低于腾讯、携程、百度、阿里巴巴等新型互联网公司,变革时期传统运营商面临巨大挑战。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日益加剧,集中控制风险、集约化资金运作、共享财务信息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强,全球500强企业中近70%的企业建立了独立的财务共享服务中心。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近期提出“去电信化”,要求各级企业跳出传统思维,打破电信围墙,拓宽发展思路,遵循互联网规律,快速响应客户需求,建设智能管道,打造综合平台,积极向信息服务领域延伸,不断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充分利用市场化机制配置资源,提升企业发展的效率和效益,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在继续做好3G智能机和固移融合发展的基础上,着重突破重点信息化应用。聚焦客户的信息化创新战略,移动互联网下新的商业模式,产品多样化、服务差异化,中国电信为适应全业务经营的需要,由广东、四川、青海、山东试点到全国推广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

二、中国电信财务集中、财务转型的涵义和模式

中国电信以省级公司为单位建立财务共享服务平台(SSC),集中向全省各利润中心提供统一、规范、标准、专业的会计服务,包括统一的会计核算、统一的资金结算、统一的报告编报、统一的票据管理、统一的服务支撑。财务共享服务平台由SAP会计核算系统、财务辅助系统、影像扫描系统和银企直联四大系统组成。财务共享服务主要内容为:整合会计核算、资金结算、报告编报资源,提供高质量、高效率的专业会计服务,提升聚集客户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实现会计服务的集约化、规模化运营;持续优化省级共享服务的制度规范、业务流程、服务平台,实现会计核算、资金结算、报告编报的统一化、标准化、专业化;统一会计政策、税务政策、统计政策执行,确保会计核算、资金结算、报告编报的口径一致、信息可比;强化省级共享服务的风险管控,有效防范和控制会计核算、资金结算、报告编报的财务风险;集成财务、业务数据,提供高质量、标准化的会计统计信息,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经营效率,有效地控制经营风险,有利于提高财务的决策支持能力,为构建先进的财务管理模式奠定基础,助力企业战略转型和财务价值创造。

财务管理围绕以价值管理为核心的目标来开展工作,财务管理前置,全面参与企业战略管理、市场营销、客户管理、产品管理、投资及资产管理等经营活动,强化对企业经营全过程的决策支撑和价值管控,财务管理的工作重心从侧重交易处理向参与运营、支撑战略决策转变。创造价值从财务的角度上就是要追求现金流和盈利的持续增长。通过收入的增长、成本费用的控制和成本结构的优化,保证企业EBITDA和EVA能够稳定在合理的水平上,使企业保持效益的持续增长。

实施财务共享(SSC),将标准财务报告和基础财务作业分离出来,并实行省级集中,提高财务作业效率,降低风险,使财务管理集中于决策支持。SSC后本地网财务分析工作地位得到提升,弱化核算支撑,实现价值提升,主要是预算管理、风险管控、资产管理、资金管理、业务支撑、价值管控、效益评估方面,使财务成为企业价值的把关者和总管家。

三、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的初期困惑

财务组织在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初期可能会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价值管理工作不知如何实施,单纯作业般地进行既定数据收集、整理工作,无成就感,价值管理工作量难以量化,岗位设置可能不合理。要经历阵痛重生:主动介入,参与营销活动和政策的制定,对重大营销活动进行评估,重点分析执行情况,从企业整体价值进行分析评价;敢于亮剑,以数据、数字为基础,对运营中存在的有损企业价值的经营行为进行客观分析和评价,敢于说不,争取管理层的支持,针对问题提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方案;重在服务,对重大的经营行为,主动服务,对业务部门要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主动帮助业务部门;化蛹为蝶,要和市场前端和网络维护等业务管控部门站在同一战壕,结成“战友情”;嵌入业务流程,从事后分析向事前、事中介入,并逐步形成事前介入、事中管控、事后评估的良性机制,财务切实进入决策流程;形成专业品牌,业务部门高度认同价值管理理念,主动寻求财务服务。

四、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下的财务队伍建设

按会计核算与财务管理序列进行专业化分工、岗位分离是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的前提。促进财务人员暂时丢掉其账务处理的看家本领,摆脱程序性的财务核算工作,围绕非程序性和标准化的财务管理任务事项在实践中重新定位其核心能力,更大地发挥决策支撑作用。会计核算序列旨在提供高效、准确的报账服务和及时、规范的会计报表信息;财务管理序列旨在建立面向战略、业务、服务的价值管理型财务体系,为管理层和业务部门提供有价值的信息与决策支持。

首先,省市县整合。财务人员逐级提升集中,省市公司力量大大加强,以更大地发挥财务管理作用,而县分公司财务人员占全省财务人员比例下降到25%。通过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的分离,以及财务管理人员向省市集中,攥紧拳头、团队作战、发挥协同效应,使财务的专业化、精细化得以实现,待财务管理团队成员整体能力得到提升以后,再实施派驻嵌入财务管理架构。其次,人员结构多元。形成财务管理团队优势,由不同财务岗位的人员组成,引入技术背景专业人才进行工程资产管理。专业支撑团队,协同分工,形成预算管理绩效考核、前端支撑、后端支撑等专业支撑团队。最后,提高关键胜任能力(KCI)。KCI包括:(1)财务专业能力(综合运用会计、财务、金融、市场、法律、管理等专业知识);(2)业务技术能力(熟悉业务、了解技术);(3)综合运用能力(分析能力、沟通能力、文字能力、学习能力)。此外,提供有价值的管理建议。

五、中国电信财务集中和财务转型工作要求和措施

财务转型需财务组织具备更高的业务前瞻性和业务洞察力,更好地参与公司战略制定和决策;更深度的业财融合,应对新兴业务和新的商业模式,基础业务的精确化管理;更为高效的资金资本运作,为业务发展筹措所需资金;更具运作效率,为战略、投资、市场等决策提供基于事实的依据。

面向客户、面向业务,担当起基于客户的资金流程再造职责。财务职能转型,支撑业务发展,按产品、客户进行资源配置,发挥财务作为管控者的价值引领作用;搭建面向业务的管理会计体系,体现财务作为业务伙伴的参谋支撑作用,盘活资产,提高资产运营效率。

面向战略,按照企业战略转型要求,积极探索财务管理创新,紧密围绕价值管理,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坚持价值提升观念,价值管理融入企业发展全过程,抓住价值驱动的关键因素;参与企业整体战略制定,提供战略成本信息,进行产业价值链、商业模式的经济效益分析;推进财务规划,完善全面预算管理,层层分解落实责任。

面向运营,实施财务集中管理,提高集团管控力度;缩短资本链条,简化管理级次,推进法人结构集中;实施财务一本账,财务信息集中,管好账本,增加集团管控力;资金集中管理,提升资金运作效益;建立省级财务共享中心,处理好灵活运营与财务管控的关系,有效支撑企业经营活动全过程,实现从核算型向价值管理型的财务管理转变,引导和协助相关部门对经营活动进行全员、全过程的价值管理,促进企业经济增加值(EVA)不断提升。全面整合财务系统,有力支撑财务转型:分析应用层,为风险揭示和决策分析提供支撑;数据监控层,通过科目监控和数据校验监控财务和统计信息的质量;财务报表层,自动生成会计报表和财务管理报表,以解放财务人员从事更多的管理工作;基础作业层,通过财务基础、辅助、管理等系统,完成财务核算、报表等基础作业。

数据质量管理,建立财务管理报表体系,对业务、运营、财务等信息进行整合,建立财务管理报告体系。报告体系包括财务预算执行、企业运营管理、价值链合作管理、财务风险管理、社会责任、标杆管理、社会经济等方面,以反映公司财务结果,监控企业运营状况,加强财务风险管控。

财务管理者将从高效支撑、有效管控、价值提升等方面提供保障与支持,控制企业风险并推动效益实现价值提升。结合优先级有效配置资源,提供有力的决策分析支持,跟踪并推动提升效益,高效支撑资产运营管理、业务的核算与处理,满足内外部报告与信息需求。财务组织工作重点由侧重交易处理向重视决策支持转变,由过去交易处理到现在管理控制再到决策支持。加强预算管理,建立多视角评价的多维度预算管理模式,分客户群维度、产品维度,关注重点产品、地域维度预算管理发展引导资源配置、业绩考核,参与产品和营销套餐定价,评估营销活动,负责CP/SP等价值链合作管理。

中国电信不断完善财务管理体制机制,全面实施省级财务共享平台(SSC),逐步实现财务与会计职能的适当分离,完善决策支撑的岗位体系,逐步建立一支既懂财务又懂业务的复合型财务人才队伍,建立较为完善的财务信息系统和模型工具库,将财务管理活动嵌入主要业务流程,基本实现财务对市场营销、客户管理和产品管理等经营活动的有效支撑,实现以价值管理为核心的财务管理转型。

【参考文献】

[1] 马建勋.集团企业财务集中管控体系设想[J].财会月刊,2012(23):44-45.

上一篇:基于市场权力转移的企业边界权变分析 下一篇:“要素—渠道”双视角下企业营运资金管理绩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