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明末清初绘画艺术中的“怪诞”风格

时间:2022-08-29 12:16:10

论明末清初绘画艺术中的“怪诞”风格

一、“怪诞”风格

“怪诞”是“荒诞离奇、古怪”。在中国绘画艺术中,“怪诞”风格是重要的门类之一,通常以“奇”、“丑”为美,主要表现在绘画题材古朴、表现手法夸张变形。从中国绘画史来看,此种风格一直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它以“丑”为美,自古就有以“怪诞”为洒脱的审美观。在魏晋南北朝的石窟雕塑艺术中,佛教故事大都是人物的形象显得夸张、变形、面目狰狞而且奇丑无比。从画家贯休的罗汉作品来看,显得粗眉大眼、丰颊高鼻,奇崛怪诞。而且北宋梁楷的绘画作品不受技法约束,自成一格。在《泼墨仙人图》中人物的五官纠结在一起,姿态显得十分怪异,淋漓尽致度展示了人物的精气神,是“以怪为美”的典型。在明末清初时期,此种绘风格获得了空前的发展。

二、明末清初绘画艺术“怪诞”风格兴起的原因

1、中国哲学文化对明末清初绘画艺术“怪诞”风格的影响

中国哲学思想注重主体意识,强调人要借助主观努力以及领悟能力来统一自己的意愿与“天”的意志,也就是和自然规律保持一致,中国画家格外重视“神似”,甚至达到了因追求神似而忽略形似的地步。“以貌取神”是中国画最关键的审美特征,唐宋以后文人画家们笔下的东西不再去尊重自然物的固有特征。

哲学思想中形成和发展的阳明心学提倡“致良知”的伦理学说和修养论,强调人的主体意识能动作用。在阳明心学的基础上,李贽发展了“童心说”,反对复古之风,提倡在审美与艺术中打破束缚、大胆地抒写个人的至情至性,推尊强调自我,崇尚独创。进而形成了一股具有近代个性富有解放气息的思潮。

2、明末清初时代背景对绘画艺术“怪诞”风格的影响

明末清初显得离乱动荡,而且也是绘画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此时的艺术市场使得大量画家改变了自己的风格。从陈老莲以人物画崛起于明末画坛后,人物画受到了广泛欢迎。但是,他画中的“怪诞”现象遭遇则大为不同,一开始就受到人们的冷眼。在某种意义上,艺术折射了时代的特征。陈老莲在人物画中所体现的“怪诞”现象折射了明末清初的特定时代背景。绘画艺术也一样,不能不受到当时的政治、经济诸因素的影响。陈老莲生存在特定时代和社会环境,决定了他认知与关照的角度也有他独特的一面,也就决定了他眼中的世界是他自己所感知到的特有境界。

3、时代特征的反映

艺术作品具有时代性,是时代的反映。一种画风的形成与其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有着必然联系,我们在探讨一种画风的形成时,必然要结合其时代背景来分析。明代清初,国家动荡不安,社会政治黑暗,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开始萌芽,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开始发展。在江南及东南沿海地区出现了资本主义性质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冲破了旧的审美标准,逐渐兴起了一股以丑为美,以怪为美的审美标准。

受这一时代背景的影响,出现了一批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文人志士,他们重士气、重性情,他们打破旧有的审美标准,以丑为美,以怪诞为潇洒,托物传情,借古寓今。开辟了一条“宁拙勿巧,宁丑勿媚”的艺术道路。因此,晚明这种“怪诞”绘画风格的盛行并非一种偶然,它的产生和存在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三、明末清初绘画“怪诞”风格的主要代表人物及作品

笔者试图通过挖掘几位明末清初典型“怪诞”风格的文人画家的绘画作品并结合其人生经历和人物性格,来分析其绘画“怪诞”风格形成的原因,并试图找到他们的共性来阐释明末清初绘画艺术的“怪诞”风格及其形成的原因。

1、徐渭

徐渭(1521―1593)字文长,号天池山人。山阴人,他性情纵放,天资聪慧,但是少年屡试不第,曾入胡宗宪府做幕僚。后胡被污为严党,徐渭因此获罪,后被释放,晚年过着贫苦的生活,靠卖书画谋生。他是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著有大量的诗文和戏曲著作,中年后才开始练习画画,善于画花鸟、山水、人物。他的画有着纵横奔放的气势。他的写意花鸟画笔简意浓,形象生动,形成了明清作品中绘画水墨写意法的新途径。在绘画上特立独行,他视绘画成法为矫揉造作,坚决予以摈弃。他画出的墨竹、梅花好像都有了生命,涵盖了他控诉人世,追求理想的意境。

2、陈洪绶

明末清初,徐渭的老乡陈洪绶是一个怪异的画家。陈洪绶,字章侯,号老莲,浙江诸暨人。少年颖异,奇崛不凡,却屡试不第,遂“绝意进取,纵酒使气”,放意于书画,驰骋奇才,卓有建树。崇祯时一度入宫任中书舍人,尽阅内府古今书画,艺事大进,名震京师。时人将其与前辈画家崔子忠相提并论,号曰“南陈北崔”。陈洪绶九岁丧父、十八丧母,二十六岁丧妻,生活磨难不断袭来,仕途也不顺。绘画中的人物造型非常夸张,体现出了深厚的精神、气质以及性格特征,笔法上承贯休,非常有个性。他的《吟梅图》,人物造型头大身短,有意夸张造型,形成人体比例失调的怪状,奇亥怪异之下却无令人不适之感,极是难得。

3、山人

山人继承了徐渭的画风,山人是朱元璋之后代,生于天启六年,卒于康熙四十四年。姓朱,名耷,字法崛,一生用过山人等55个名号,以山人名声最大,他天赋很高,自幼受到家族的艺术教养。清兵入关后感受到了国亡家破之痛,无处发泄忧伤悲愤,佯作哑子,在门上贴“哑”字,不与人语。处于国破家亡的年代,悲伤之情自然溢于言表。山人的绘画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闻名,如大部分山水都是荒岭怪石,“残山剩水,地寒天荒”的意境非常高远,而且画花卉中多芭蕉、枯荷、古松,鸟多无名之鸟,鱼多无名之鱼,大部分都是形象怪诞,有着奇特的表情。在他的画中,鸟不飞,鱼却飞到了天上;小鱼大于巨石,鹧鸪大如牛;猫如虎,鸟似鱼;鸭子与山融为一体,山就是鸭子;鱼、鸟从整体形象上是逼真的,眼睛却透出怪异的神情,等等。

4、扬州八怪

到了清代,绘画领域的奇文化仍在发扬光大,代表人物就是清代中期的“扬州八怪”。其中著名的郑板桥,字克柔,号板桥,江苏省兴化人。郑板桥非常热爱绘画,且擅长绘画兰、竹、石,特别擅长绘画墨竹,学徐渭、石涛以及的笔法,注重水墨写意。提出了三阶段论,即“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郑板桥特别强调要表现“真性情”、“真意气”。他笔下的竹。往往就是自己思想和人品的化身。他的墨竹,往往挺劲孤直,具有一种孤傲、刚正、倔强不驯之气。他画竹大部分都是从纸窗粉壁见日光月影的影射取得,这是在自觉地追求“怪”。

5、小结

自明末之后,奇文化在绘画方面经历了自身的大繁荣,上面列举的人物也只是管中窥豹。值得注意的是,以徐渭、山人、扬州八怪为代表的“奇人”,他们绝不仅仅是社会偶然出现的个性人物。明末之后,中国封建知识分子开始从新的角度思索人生和家国命运,他们不再满足持重温良的处世原则,表现在哲学上是个性解放的思潮,表现在审美上则是追求别样的审美意境。正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历史背景下,这些画家脱颖而出,为中国绘画的“奇崛之美”奉献出自己的才情。

四、研究明末清初绘画艺术中的“怪诞”风格的意义

毋庸置疑,奇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忽略的部分。在对奇文化研究的过程中,整体地理解和把握中国奇文化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国画的艺术形式。另外,我们看到,在西方艺术中,同样存在着以梵高等人为代表的“奇”文化大师。因此,系统地研究中国的奇文化将有利于我们与西方艺术进行比较研究。

上一篇:从幼儿园中班科学探究活动引发的思考 下一篇:侗族木质结构建筑的继承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