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最低温度

2019-08-23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天下雪了。

这是无意间赞向窗外发现的,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冬天之所以空旷而无种, 是因为冬雪的姗姗来迟。我窥视到山川困倦的双眼。

几小时前, 我在悄声哭泣, 因为我在一次重大考试中数北了。我哭得很厉害, 我怕别人看见。落叶允许我放肆内心的忧伤, 它的思念,可以承载我的眼泪。

几天以前, 我在拼命地读小说, 故事很感人。滚滚的热浪, 毋亲的斥责, 心绪的烦闷, 我枕统不管, 我只要我快乐, 幸福就好。

几个月以前, 我在春城三月的风中游走, 有些像孤独的鱼。我没有双鳍, 我不能把诬方向, 我只能随波逐流。我知道, 那样容务受伤。那天天色昏暗, 风吹得很猛, 我的心情很平静。

几年以前, 我在静静的黄昏后, 陪看我的宠物琪琪享受阳光的普照。我给它讲述那些美妙的童话,琪琪听得很认真, 我敢肯定它的心在被温情慢慢地融化。

而现在, 我坐在宁静的教室里, 演葬看我的数学题, 苦思我的化学方程式。我泯灭了欲涌起的激情, 麻木得如同冰冷的雌像, 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短哲的嫂变。走出教室, 仰望那张成绩单,眼前是一片利眼的辉煌。

名落孙山, 这不是我的预想。我颓然在校园里漫走。

我有些迷惑。

我问朋友, 为什么我要活着为什么我总想哭泣为什么我会对生活失望。

我问所有我遇到的人, 我没有得到最完美的回答。

走出校园, 已是夜色球脆, 华灯初上。

昏暗的灯光眨着畏惧的双眼。夜很瘦, 心很湿。

朋友来找我时, 我正藏在被窝里, 探看脑袋, 肴一个非常恶惨的纪实片《今夜的最低温度》他看到我红红的眼圈。

我说, 挺恶惨的, 要不要一起看他只是望着我, 没有说话。他很快走过去, 狠狠关掉电视机, 转舟对我说, 你已经被这些悲剧仿害得够深的了。

我望着黑色的屏幕发呆。

我已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自找痛苦。或许我已习惯了疼痛的生活。朋友拍着我的肩膀说, 天有些冷, 记看多穿件衣服。然后走了。我点点头, 望着雪叙。

我怀提我得了严重的恐惧症,要不然, 我不会颤抖。

我告诉母亲这个看似可怕的事情。

我要带你去看医生。她说。还是不要, 我怕打针吃药, 你知道。我说。

我看你是无可救药, 既然不愿治, 就不要治, 到底想怎样, 随你便。

录臾和坦然, 令我饮佩。放弃并不是懦弱的代名词。放弃是美的极致, 至少对我来说, 它是的。我欣然接受毋亲的主张。我妞我的确无药可救了。

我整日把时间当成珍珠, 放在手掌上随意拨弄。我整日在胡思乱想, 整日在做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好想躲在六角的雪花里, 至少没有浓只的烦愁。

抬头远望, 世间银装紊裹。我想鸟儿掠过其实很近的天空, 触摸过其实很揍的云朵, 还亲吻过其实很凉的日光。

光先的树枝无力地指着苍天,像在中诉。

寒风紧促, 有些像撕心裂肺的哀鸣, 我裹紧了外衣。

狂风正展开血腥的屠杀, 挥开着手中的利剑。

剑向我利来, 我没躲闪。

我突然有鲜血飞减的快感。待到狂风戛然而止, 一切幻想最终破灭。

某年某月的莱个星期天, 我突然想起我该去送别一个要好的朋友。我匆忙赶到车站。

雷要我说些安慰的话么我问。

还是不要, 沉双是别离的笙箫。他说。

我被他逗笑了, 忍不住想挖苦他几句, 算作惩罚。遂又作罢, 这是我第一次原谅他, 就这样算啦。咱们得说好, 谁也不许偷偷地哭。他说。

那好, 你先走, 别误车了。我说。

他走了。

我突然觉得失落, 想哭, 终究没有。因为我们说过谁也不许偷偷地哭, 如果我哭, 我怕他会知道, 不再和我友好。

就在心开始捧痛的那一瞬, 英丽调谢了。

在心的世界里, 在灵魂的深处。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感受Beyond 下一篇:乌江水,霸王情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生命的最低温度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wolew044nl9.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