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蝴蝶”

2019-08-2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对于藏书票,我更喜欢的,是它给读书人带来的那份情趣。我觉得,如把读书比作旅行,那么这一张张藏书票,即如驿站。读书累了,驿站消歇,展望风景,别生佳趣。

藏书票的规格大小不一,一般是边长5-10厘米,上面除主图案外,要有藏书者的姓名或别号、斋名等,国际上通行在票上写上拉丁文字“EX―LIBRIS”意为“我的藏书’,是图书收藏者用以表明书籍持有的标记之一,是贴在书籍里封上的小小的装饰画。人们翻开一本书,首先看到的是一幅与精美的装帧设计相配合的美丽的藏书票,对于所爱的藏书是能增加装饰的效果的。就形式美感而言是这样,若就藏书票的艺术来说,它更有深刻的意义。藏书票的画面虽不大,它既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又包含有艺术创作的一切要求和表现。从内容说,它可以表达藏书者的思想、感情、修养、兴趣;在表现手法上,它可以是写实的、写意的、象征的、抒情的。在技巧上,它可以运用各种版画品种的特技;在形状上,也不限于是方、是圆、是三角;在色调上也可以自由创造,只要求对于书籍有美的装饰效果。藏书票题材广泛,从文学、艺术、宗教、戏曲到人物、动物、风景、花卉、民间传说、风土人情等无一不可入画。图案最初多半以家徽、神话传说、英雄美人等为题材,以后题材越来越广泛,有风景以及与个人生活、工作、爱好有关的各类图案。它图文并茂,色彩浓淡艳素相宜,内容题材无所不可,表现形式具象抽象、写实写意随意,版式和拓印风格多样,比任何其他艺术门类创作自由度都大。它可以有寓意,是独立的一幅小画,也可以纯装饰性。所以,五彩缤纷、琳琅满目、百看不厌,有很强的艺术魅力。藏书票为读书、爱书、藏书人所使用,不仅仅装饰自己的藏书、标志着藏书者的所有权,而且也表达读书人的怀抱和心愿,更可使藏书留给后人作为某些方面的研究资料。由此看来,藏书票虽然是一种小小的装饰画,而在艺术上所含的意义却是多方面的。

藏书票历来被誉为“纸上宝石”“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中蝴蝶”“微型艺术”……单单是这些美丽的别称就令人心驰神往。

藏书票起源于15世纪的欧洲,发源于德国。世界上最早的藏书票是德国人一四五零年的木刻作品。画面上的刺猬,脚踩几棵被折断的花草,口衔一朵被折下的花,上面飘动的缎带上,幽默地写着“慎防刺猬随时一吻”的字样,好像是在告诫人们不要偷书毁书。这层独特的含义,又给藏书票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藏书票于二十世纪初传入我国。二、三十年代使用藏书票的作家艺术家不少,如叶灵凤、郁达夫、李桦、唐英伟等等,他们都制作过许多风格独特的藏书票。鲁迅倡导的版画创作运动推动了中国藏书票的发展。木刻家李桦组织的现代版画会在进行版画创作的同时也创作藏书票。1935年出版的《现代版画》第9期即为藏书票艺术品专辑。郁达夫非常喜爱藏书票,唐也广泛搜集藏书票,在其所著《书话》一书中收有陈仲纲等刻的藏书票。不过,在中国,藏书票一直都只是文人自娱的玩意儿,较少流传。直到近年,才陆续有一些刊物零星介绍过藏书票知识,并出版过一、两种有关藏书票的集子。我国藏书票创始人之一的李桦先生曾写过《为藏书票正名》一文,文中提到,“若把藏书票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品来欣赏,甚至有‘集艺’嗜好者来搜集和收藏它,这是他的派生效果,不是他的本来意义。”事实的确如此。藏书票在不断升值的同时,它的本来作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过,它仍不失为一种极具特色的收藏品。

藏书票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品,是当今收藏热中的一枝秀,尤其在国外。藏书票因是一种版画,制版、印刷是手工操作,印刷数量有限,又是原作;书票作者大多为专业版画家和擅长书票制作的文化人,票面有作者题签;书票的不少票主是文化、科学、政坛和艺术界的名人明星,所以,其收藏价值弥显珍贵。国外收藏界比中国人更对中国藏书票有兴趣,是看中了其东方文化神韵和民族特色,又因目前国内尚缺乏认识,价位较低,正是收购好时机。但在上海、北京、天津、大连、海南等地,收藏热度开始上升,有了一定市场。有人认为除上述功能以外,藏书票还有交友功能,也是很有道理的。藏书票因为其实用性和可鉴赏、可收藏性,是交友馈赠和收藏增值的雅物佳品。艺术家、名人、收藏家、读书人、票友互相之间,通过书票相识相交来来往往,扩大交往圈子,增进友谊和思想交流,成为良师益友者,不乏其例。

如今,书籍印刷中带有藏书票,已不完全只是图书收藏者用以表明书籍持有的标记了,更多的是体现读书人、爱书人对于书的一种情趣,或者表现一种书籍的品位和人的一种文化境界。

藏书票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的特质,它制作精巧、图文并茂、色彩斑斓。小小的票面不仅可以传递某种思想,还适应各种画种和制作方法,变化无穷,趣味无限。由爱书而藏书,由藏书而有藏书票,由藏书票而衍生出一个专门的艺术门类,并培育出一支收藏爱好者队伍,终成大气候。一种情托起了藏书票,这种情就是人类对知识的崇拜和对书籍的热爱。最重要的是,要从中享受乐趣。就像歌德所说:“‘美’需要助长,‘用’则会自我助长。”“美”的东西并非一定要据为己有,就像藏书票,我们可以动手创作,贴在自己心爱的书上。

藏书票,艺术的欣赏面更广而且现代化,所以值得提倡。读书人每天都接触书籍,“手不离卷”是知识分子的癖性,他们爱书更养成藏书的好习惯。既然藏有许多爱书,便会想到怎样保护和装饰自己的书。

藏书票,这一具有实用、审美、收藏等多重功能的高雅文化艺术品,实在是当代人读书求知、走近艺术、扩展社交和增加文化生活情趣所不可缺少的一种工具。

(作者单位 贵州省六盘水市第六中学)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请你不要如此冷漠 下一篇:浅谈语文教学中的点滴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书中“蝴蝶”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wkb3102ym0b.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期刊发表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见刊,发表不成功不收费

  • 文秘服务

    为您提供一对一文秘咨询服务,原创参考范文省时省力

热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