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男人碰巧有钱

时间:2022-08-20 09:58:15

所有人都说余北蓓爱的,不过是唐子青的钱,不然,这大好的年纪,偏要跟着唐子青,白白糟蹋名声不说,还看不出些未来。

余北蓓大学学的是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工作却一直不太顺。好不容易签了一家地方电视台的工作,做的却是零七杂八的琐事。电视台年轻漂亮的女孩多了去,余北蓓这个初人职场的女孩也只是一只不起眼的小菜鸟。

她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所学的专业,有天值班,就偷偷跑去直播间,坐在那里像模像样地播稿子,正好被唐子青看见了。唐子青不是电视台的人,是电视台的一个重要广告客户,那天是来办事的。

后来,余北蓓奠名其妙地被主任点名去参加电视台引进的一个译制片的配音组。虽然还不是主持的工作,但好歹让余北蓓的工作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她拿着剧本欢喜地去向主任道谢,主任说,要谢就去谢唐总吧。

余北蓓才知道,那天在播音间遇上的中年男人是有些身份的。她打电话向唐子青道谢,起初是戒备和谨慎的。她虽然是初人社会的小女孩,但还是懂得有些男人的好是带着目的性的,特别是这样的有钱人,宝马良车,出手阔绰,电视台好些女孩都巴不得和唐子青沾亲带故。何况,他温文尔雅,气质非凡,有着中年男人独有的成熟和睿智。唐子青偶尔会来电视台,遇上余北蓓,只是客气地问些工作上的事,余北蓓心里就笑自己,是多心了吧,人家什么意思也没有。

谁知道她还是和唐子青牵扯到了一起。电视台的周年庆,请了一些重要的客户参加。余北蓓帮着端茶倒水,下楼梯间的时候,因为走得急,脚崴了。她忍着痛,忙前忙后,然后唐子青走到她身边关切地说,脚疼?

她的心突然就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她有时候也会想,自己并不缺少关爱呀,父母给的,也是一份健康茁壮的爱,可为什么,唐子青那样随意的一问,会让她内心,如此动容呢?后来就想明白了,也许有的人,真的只是那样,不会早一秒不会晚一秒,就是在那个对的时间里,一下就爱上了。

只是,她却是在对的时间里,爱上那个错的人。

那天,唐子青开车送余北蓓回家,她的心有些慌乱,就侧到一边闭上眼睛假装睡去,可是真的就睡着了。醒来,唐子青正望着她,她赶紧坐端正,却一头撞上他的下巴,两个人都笑丫。

唐子青开始私下联系余北蓓,不过是约着吃吃饭打打网球之类的。余北蓓每每接到电话,心就温柔得像要滴出水来。同事问,北蓓,恋爱了?

她抿着嘴笑,算是默认了。

她开始选深色的衣,烫大波的卷发,这让她看上去老成了许多。她想拉近和唐子青的年龄差距。他足足大了她13岁。

余北蓓生日那晚,唐子青吻了她。她在他的怀里,像一株含羞草。然后他说,北蓓,我喜欢你,你知道的,但是我也希望你知道,我这个年纪肯定是有婚姻的。我不能给你婚姻。

余北蓓的心里,就惆怅了起来。

她一直觉得,他有着大把的时间陪她,也从来没有避讳过旁人,那么他一定是自由的了。但,他是真的已婚。

余北蓓挣扎得很苦,还是决定放手。关了,电话,逼自己忘记,一下就憔悴了下去。常常,眼泪就不经意地溢了出来,好像心里满满的都是悲伤。

下班的时候,余北蓓总会看见唐子青的车停在路边。他不下车,而她也忍着不过去。他像一个胜券在握的狩猎者,耐心地等待着猎物。

余北蓓变得特别迷信,去算塔罗牌,一遍一遍地测着自己和唐子青的缘分。爱情,真的是掌心里最错乱的纹线,怎么都理不清。

某个下雨的夜晚,唐子青喝醉了酒,来敲余北蓓的门。他整夜拉住她的手,说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妻,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是为了孩子才守在一起。他说,北蓓,和我在一起。

余北蓓开始学做饭,熬些汤汤水水。

唐子青和她在一起后,却越来越少地来找她。她不给他打电话,只是给他发短信,问他有没有空一起吃晚饭。他给她回短信,潦潦的几个字,余北蓓却觉得很感动,她知道他从来不会发短信的,是她教了他,非要他发短信。

她想要的是他发在她手机上实实在在的字,夜里一遍一遍地翻看,会觉得踏实些。

电视台好些人都知道了她和唐子青的关系,各种非议传来传去,余北蓓就成了一个走捷径傍大款的女孩,大家看她的眼神,也轻蔑了些。

有热心大姐提醒她,有些男人是没有真心的,他们设下天罗地网,要的不过是年轻女孩的青春。余北蓓问唐子青,你爱我吗?他头也不抬地说,爱。

这样快的速度,让余北蓓有些恍惚,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瞎子,辨不清方向。

只是爱情,在她心里,像潮湿天气里的青苔,密密丛生。她越发地卑微起来,一心想让唐子青更轻松自在些。

而他变得越来越挑剔,他说她的菜做泼了,汤熬成了,米饭硬了……然后他又说,余北蓓,你是我遇上的,脾气最好的女孩。

她想要问,他到底遇上过多少女孩?

唐子青也会给余北蓓钱,大把大把的,好像他欠了她许多,非要这样才能还了些,她收下那些饯,然后给他买礼物,或者以他公司的名义去捐助贫圜生。总是有感谢信邮到他的公司时,他才知道她做了什么。

他说,北蓓,你真的爱我?

她说,爱。

她的回答同样很快,但她也看出了,他眼里有怀疑。

如果不爱,她为什么要背着罪名和他一起?难道他也和别人想的一样,她爱的不过是他的钱?可是,她爱上的那个人,碰巧有钱,她有什么办法?她又想,想那么多有什么用,他早已说过不会娶她。

她心里灰得不知所措。

在和唐子青吃完晚餐回家的路上,一个人从路边冲了出来,唐子青紧急刹车,然后下车去看那个人的情况。刚下车,从路边又冲出几个人来。他们拿刀挟持了唐子青,又逼着余北蓓下车。她明白了,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

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带到了一所破房子里。匪徒要唐子青打电话回去要一百万。

余北蓓说,你们如果想要拿到钱,就放他走,我留在这里他是老总,公司的钱是他的,也只有他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如果你们非要他打电话回去让家人筹钱,他们一下筹不到那么多钱,没办法就报警呢?

匪徒显然有些被说动了。

她说,我在你们手里,他不会不管我。

唐子青的声音有些颤动,他说,不,北蓓,我要和你一起,我不走。

这句话让匪徒们相信余北蓓于他有多重要。于是,他们决定放唐子青回去拿赎金。唐子青走的时候,轻轻地抱了她一下,说,等我。

唐子青向余北蓓求婚,捧着大束的玫瑰,把一枚钻戒放到了余北蓓面前。

那是余北蓓被救出来的第七天。唐子青带了赎金去,也带了警察去,匪徒被抓住了,他久久地抱着她,哽咽不已,他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后来被查证,绑架唐子青的其中一个人曾经是他公司的职员,被他解雇后怀恨在心。经过这一遭,唐子青开始日日粘着余北蓓。

买了一所大房子,他带她去看,说等他们结婚后就住在一起,他甚至拿出了一个离婚征,上面的日期是最近的,他环抱着她说,北蓓,我离婚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她的眼睛湿了。她多想告诉自己忽略那个离婚证上的日期,但是她做不到。她被匪徒绑架的时候,听见一个匪徒问另一个,你不是调查过吗,他已经离婚3年了,老婆孩子都去了国外,现在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女人?

那个人说,傻瓜,这个女人是他的情人!

余北蓓递了辞呈。唐子青很快就知道了,他说,辞职也好,我们结婚后,你的r作就是做我的太太。她在他的笑容里,落下泪来,她说,我辞职是因为,我要离开你。

他终于明白她没有开玩笑。他说,是,我和你认识的时候已经离婚了,但是那时的我真的不想再结婚了,觉得经营一段关系真的很累,我不再一次被婚烟绑住,况且,你那么年轻,我没有自信你是真的爱我,但是我现在相信了,我也爱上了你!

她推开门出去的时候,阳光很清凉,她仰起头,伤感就砸了过来她那么爱他,无法接受他的欺骗,他不知道当她知道他有婚姻的时候,心里有怎样的因顿纠结,或者起初的他,真的只是为她设下一个网,要的,不过是她的青春,一段艳遄。

他们的爱情,时间永远不对。她在对的时间里爱上了那个错的人,而他却在错的时间里爱上了那个对的人,

他们只能这样,淹没在人海里,悄然失散。

上一篇:丑女香珍,从遇上帅哥的那一天起 下一篇:失恋了,去夜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