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休谟知觉结构理论的意图

时间:2022-08-16 10:01:08

论休谟知觉结构理论的意图

摘 要:休谟在《人性论》中论述人类观念的起源时,将所有呈现于心灵中的东西统称为知觉,知觉由印象和观念构成,两者最直接的区别在于强烈程度和生动程度各不相同,这一划分标准模糊且不精确,受到诸多异议,甚至对其整个哲学体系的严谨一致性造成了破坏,但休谟依然坚持这一直觉结构理论,并作为他哲学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理论。本文试图阐述休谟之所坚持这一直觉结构理论的意图。

关键词:休谟;印象;观念;知觉结构

正如笛卡尔、洛克等启蒙时代哲学家一样,休谟在写作他最重要的哲学著作《人性论》时抱持着类似的目的――为人类的知识大厦构建一个稳固而坚实的基础。在休谟看来,这唯一牢固的基础就是关于人的科学,休谟也将其称为“精神科学”。因为“一切科学对于人性总是或多或少的有些关系,任何学科无论似乎与人性离得有多远,他们总会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回到人性”。作为一个被牛顿在自然科学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鼓舞的经验主义者,休谟相信必须,也唯有将自然科学中使用的原则和方法――实验推理方法――应用到精神科学的研究中,才能够获得伟大而光荣的成就。这在休谟为《人性论》一书设定的副标题――“在精神科学中采用实验推理方法的一个尝试”――中就可以有足够清晰的判断。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对心灵本质的了解如同对外界物体的本质一样没有足够的认知。既然自然科学能够通过对外界物体有针对性的实验结果进行仔细而精确的观察,获得有关自然界的科学理论,我们就同样可以“借助仔细和精确的实验,观察心灵在不同情况下所产生的那些特殊结果”①,发现心灵的能力和性质,再通过逻辑将这些原因和结果推溯到最概括、最精微和最普遍的原则上去。

在认识论中对实验推理方法的应用,休谟设定了要完成的三个主要任务:“说明我们心灵活动时所运用材料的性质”,“了解我们在做推理时的心理作用的性质”,“划定人类知性的范围和能力”②。这三个问题的回答构成了休谟整个认识论的体系。而“说明我们心灵活动时所运用材料的性质”则成为休谟认识论的基础。

休谟基本接受了笛卡尔和洛克等人观念作为人类认识活动全部材料这一理论,并将其视为他整个哲学体系自明的前提。虽然在《人性论》中休谟并未对“观念作为人类认识活动的唯一材料”这条论断的确实性做过任何相关论证,但很明显休谟将这看作是知识论毋庸置疑的真理,他对观念的来源、分类、组合、性质等研究正是建立在这条论断之上。虽然心灵的活动能力无比强大,但是它所能应用的材料却不是无限的。“我们尽可能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们的身外,把我们的思想推移到天际,或是一直到宇宙的尽头,我们实际上一步也不能超出自我之外,而且我们除了出现在那个狭窄范围以内的那些知觉以外,也不能想象任何一种存在。这就是想象的宇宙,除了在这个宇宙中产生观念以外,我们也没有任何观念了。”③所以当休谟试图说明我们心灵活动所应用的材料性质时,也就是对人类心灵之内的观念进行研究。

既然休谟承认观念是人类心灵活动的唯一材料,那么了解人性要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我们是如何获得这些观念的?《人性论》知性论部分第一章第一节论述的正是这个问题――论人类观念的起源。休谟将所有呈现于心灵中的东西统称为知觉,由印象和观念构成。这“两者的差别仅在于:当它们刺激心灵,进入我们的思想或意识中时,它们强烈程度和生动程度各不相同。进入我们心灵时最强最猛的那些知觉,我们可以称之为印象;印象这词包括了所有初次出现于我们灵魂中的一切感觉、情感和情绪。至于观念这个名词,我用来指我们的感觉、情感和情绪在思维和推理中的微弱的意向”。④休谟的这种划分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印象和观念作为知觉,两者之间并没有质的差别,不同只在于两者在心灵中造成的强烈和生动程度的差别。这种以量的程度作为划分依据,却未能给出精确的量化衡量标准,多数时候会造成混淆,尤其是休谟承认在某些特殊情形下两者的差别微乎其微,譬如当我们处于心智混乱情绪激动的时候,一些观念在心灵中造成的刺激程度接近于印象;或者当我们注意力不够集中,某些印象进入心灵时极为微弱和低沉,甚至强烈程度不及观念。

将印象和观念的区分标准设定为量的程度差别,却又无法对这种程度差别进行具体的量化,甚至承认在某些时候这种区别程度受心理状态的影响可以非常接近,以至于心灵无法区分印象和观念。这种划分标准无疑会给休谟的知觉理论一种粗糙且不精确的感觉,甚至与他标榜的“在精神科学中采用实验推理方法的一个尝试”相违背。

休谟的这种划分受到诸多病诟。“英国分析哲学家吉尔伯特・赖尔就批评休谟做了一件‘徒劳无益的’工作,并认为休谟的错误,一方面假定了一个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印象的幽灵’――印象的摹本,另一方面则在于他将感觉和心相两种不能进行比较的东西进行了比较,因为想象的尖叫声较之于实际听到的低声细语既不更响亮也不更微弱,因而休谟的错误是‘拙劣的错误’”。⑤就休谟本人而言,印象和观念的理论同样遭到了现实中反例的挑战,在由色谱中其它可知颜色推导出从未见过的中间某一缺失颜色的实验中,心灵可以不经验任何先在的印象就得到那个未曾经验过的颜色的观念。这个反例的出现破坏了休谟整个哲学体系严密一致性的要求,并且出现在他哲学体系至关重要的基本命题上。即便如此,休谟还是坚定地坚持印象-观念的知觉结构理论,并将其作为整个哲学体系的最初开端,其理由何在?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出回答:

第一,为了解释观念的来源,并解决关于天赋观念的争论。“我们的一切简单观念或是间接的或是直接的从它们相应的印象得来的说法是正确的,这是我在人性科学中建立的第一条原则。”⑥无论是简单观念还是复合观念,记忆观念还是想象观念,究其根源都源自简单印象。虽然简单印象分为感觉印象和反省印象,其中反省印象并非来自直接的感官刺激。但是对其关系休谟还是给予了更清楚的说明,并将它们称为原始印象和次生印象,所谓原始印象或感觉印象,就是不经任何现前的知觉,而是由身体的组织、精神或对象接触外部感官而发生于灵魂中的那些印象。次生印象或反省印象,是直接的或由原始印象的观念作为媒介,而由某些原始印象发生的那些印象。可以看出,一切观念的最终根源起源于简单的感觉印象。没有最初的感觉经验,我们就不可能具有任何观念。

第二,“休谟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以印象和观念的区分为前提,进而考察印象和观念之间的关系,从中确立哲学推理所依据的某些原则。”⑧正是在对印象和观念的考察中,休谟发现印象和观念之间从印象到观念的先天结构,并确立他在人性科学中的第一条原则,即心灵中的一切观念,不论是简单观念还是复合观念,都起源于简单印象。此后休谟的所有哲学原则都以此为基础,不能与其相矛盾。

第三,该理论可为休谟的哲学研究提供检验的标准。“休谟认为一切哲学概念和术语都是同一定的观念相联系,或表示着一定的观念。既然一切观念都来自于印象,而且印象是清晰明确、不容争议的,因此,当我们要判定一个哲学概念或术语是否有意义,只要考察一下它代表的或相关的那个观念,问一问,‘那个观念是从哪个印象得来的’?如果找不出任何印象来,就可以说,那个概念和术语是完全没有意义的。”⑨此后在因果推理的考察中,休谟多次应用这一判定标准对每个命题是否有意义进行验证,以便维持其整个哲学体系的严谨和正确性。所以,对于休谟的整个经验哲学而言,知觉结构理论成为最有效、最不可或缺的检验标准。(作者单位:湖南城市学院)

注解:

① 休谟:《人性论》,上册,关文运译,郑之骧校,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6、8页。

② 休谟:《人性论》,上册,第8页。

③ 休谟:《人性论》,上册,第84页。

④ 休谟:《人性论》,上册,第13页。

⑤ 雷德鹏:《走出知识论困境之途――休谟、康德和胡塞尔的想象论探析》,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61页。

⑥ 休谟:《人性论》,上册,第18页。

⑦ 周晓亮:《休谟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83页。

⑧ 周晓亮:《休谟哲学研究》,第91页。

上一篇:论培根的剧场假象 下一篇:简述我国的民族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