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爸爸”和“穷爸爸”的亲子之争

时间:2022-08-16 06:58:23

“富爸爸”和“穷爸爸”的亲子之争

因为一段“孽情”,她生下的儿子拥有两个“爸爸”:一个“穷爸爸”,一个“富爸爸”。当“富爸爸”开出50万元巨额补偿金买断“父亲权”时,“穷爸爸”将会如何选择呢?

遭遇“绑架”,

4岁孩子被钓鱼男子抱走

祝小斌现年32岁,家住河南省固始县分水亭乡。1999年春节期间,祝小斌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村的姑娘丁敏。当年的3月8日,两个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婚后第3天,祝小斌和妻子前往珠海打工。祝小斌在一家建筑工地当搬运工,丁敏则不顾祝小斌的劝阻,进入一家夜总会当服务员。

2000年2月,丁敏怀孕了,祝小斌欣喜异常。当年10月底,丁敏回到老家生下了儿子童童。令人不理解的是,丁敏对儿子一直很冷淡,常常无缘无故地发脾气。所有这些祝小斌都忍了。然而令祝小斌意想不到的是,儿子童童刚满月,丁敏就留下了一张“请原谅我不辞而别”的字条,只身离家出走。

祝小斌万分着急,多方寻找也未找到妻子。他既当爹又当妈,一个人照看儿子。

2001年10月,失踪近1年的丁敏突然与祝小斌联系,以感情不和请求离婚,随后寄来要求离婚的协议。其实这一年来,祝小斌已听说了妻子的“作风”有问题,细细想一下,在夜总会闯荡的女人肯定靠不住。于是他对丁敏说:“我可以同意离婚,但儿子必须归我!”

丁敏也想要儿子,双方争执了好长时间。2001年年底,祝小斌与丁敏在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童童被判给了祝小斌。

离婚后,儿子成了祝小斌唯一的寄托。其间,不断有热心人上门给祝小斌介绍对象,可当女方得知祝小斌还带有一个儿子后,要么拒绝,要么提出把孩子送人。祝小斌却明确表示:“我就是一辈子打光棍,也绝对不会将儿子送人的!”

儿子转眼4岁,家中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太好,祝小斌决定前往珠海打工挣钱。

2004年10月13日,祝小斌正在工厂里上班,突然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说童童不见了。祝小斌立即打车到火车站,匆匆踏上返乡的列车。

到家后,祝小斌得知:10月10日下午,两个操外地口音的青年男子骑着摩托车,带着渔具来到祝家门前的水塘钓鱼,童童贪玩,经不住他们的口香糖和零食的诱惑,跟在两个男子身后帮忙。13日下午,两个男子又来到水塘边钓鱼,童童又去帮忙。当天晚上,父母忙完地里的活回到家中,发现童童不见了。

祝小斌直奔固始县分水亭乡派出所报案。警方分析后认为,两个男子有重大嫌疑,但是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带走童童?凭直觉,祝小斌认为这件事肯定与前妻丁敏有关。

警方找到丁敏的父母,要求他们和丁敏联系。电话中,丁敏说自己正在江苏无锡。警方令丁敏立即赶回,配合调查。

丁敏回归后,面对警方讯问,道出了与珠海的千万富翁谢少秋的一段“孽情”。

孽缘往事,

千万富翁雇人偷走“私生子”

2004年11月9日,固始警方千里奔袭珠海,将失踪近1个月的童童救了回来,拐骗童童的正是珠海拥有千万资产的私企老板谢少秋。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童童毫发无损,正在当地一所贵族幼儿园上学。一脸幸福的童童几乎忘掉了固始老家,竟然喊谢少秋为“爸爸”。

童童被解救后,谢少秋以涉嫌拐骗儿童罪被警方刑事拘留,2004年11月25日被逮捕。可是,当民警对谢少秋进行讯问时,他却理直气壮地说:“我根本不是绑架,我只是想接回我的亲生儿子,因为童童是我的骨肉!”

至此,谢少秋与丁敏的一段孽缘才被公开。

早在1998年初,丁敏就在珠海一家歌舞厅打工,在歌舞厅里跟千万富翁谢少秋相识,不久谢少秋在外面租了套房子,让丁敏从歌舞厅辞职,从此将她包养起来。谢少秋还曾信誓旦旦,一生只对丁敏一个人好。但丁敏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打工妹,没有文化和教养,不可能嫁给谢少秋,所有的一切只是玩玩而已。

1999年春节前,丁敏决定和谢少秋分手,回到河南老家。后来,丁敏隐瞒了自己的经历,嫁给了祝小斌。丁敏婚后感到特别烦心,因为她早已习惯了歌舞厅的灯红酒绿,于是她催促丈夫一同去珠海打工。到珠海后,丁敏再次走进那家歌舞厅。由于祝小斌吃住都在厂里,管理很严,夫妻俩见面的机会很少。

耐不住寂寞的丁敏与谢少秋再次上演激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谢少秋觉得漂亮的丁敏很是可人,不仅善解人意,而且温柔体贴,比自己的妻子强多了,于是对丁敏动了真情。

2000年春节前,丁敏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一时说不清到底是谁的孩子,但从时间上推测,觉得这个孩子可能是谢少秋的。于是把这事告诉谢少秋,没想到谢少秋劝解说:“先打掉吧,等下一步我与老婆离了婚,你再为我怀孩子也不迟!”丁敏很生气,觉得谢少秋作为一个大男人,不敢承担后果,没有责任感。

之后,丁敏找到丈夫祝小斌,说自己怀孕了,现在工作忙,到底留不留这个孩子。祝小斌闻听惊喜若狂,哪里有不要孩子的道理。

见丁敏要把孩子生下来,谢少秋只好同意,并说珠海的卫生条件好,准备让丁敏在珠海生产。丁敏心中有鬼,推脱说:“你生意太忙了,这里没有人照顾,还是回我老家生产吧。”谢少秋同意了,拿出5000元钱语重心长地交代说:“孩子生下来,我会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2000年4月,丁敏回河南老家待产,半年后产下一个男婴。刚刚生过孩子的丁敏心事重重,担心儿子的“面相”,会让丈夫看出破绽,于是在儿子满月后不辞而别,再次回到珠海谢少秋身边。

谢少秋问儿子的情况,丁敏说:“放心吧,孩子由我妈养着,又白又胖十分像你,十斤重呢。”谢少秋说不要心疼钱,要加强营养,很快往丁敏的娘家寄去两万元钱。

过了些日子,谢少秋要求丁敏接儿子到珠海,丁敏显得有些着急,这才提出和祝小斌离婚,并要求抚养儿子。后来她终于离了婚,可没想到没得到孩子,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她拿着儿子的照片,一直欺骗谢少秋说:“儿子太小了,我妈妈会照顾好的,瞧瞧,长得越来越像你!”谢少秋很高兴,答应给丁敏在珠海买一套大面积的房子。

丁敏忐忑不安,事情总不能永远隐瞒下去,终于有一天,她装作委屈的样子,向谢少秋说出自己曾经结婚的事实。谢少秋非常生气,咆哮着大骂了一通,可眼前一切既成事实,他也没有办法,于是拿出两万元钱交给丁敏,让她同前夫打官司,争取得到儿子的抚养权。并交代: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儿子领回来。

正是抓住了谢少秋求子心切的心理,回到老家的丁敏无可奈何地说:“童童是祝小斌的命根子,我把童童抱走,如同要了他的命,官司不好打呀!”谢少秋立刻寄去三万元钱,说一定要想尽办法打赢官司。

后来丁敏多次给谢少秋打电话,说丈夫狮子大张口,一定要5万元现金不可。谢少秋不假思索听从。

儿子之争,

“穷爸爸”拒绝50万元补偿

2004年春,丁敏结识了固始同乡汪强,汪强在江苏无锡,是个很有钱的主儿,于是丁敏打算一脚踢开谢少秋,离开珠海。这自然要和谢少秋分手,谢少秋坚决不同意,并执意要把儿子接到珠海。丁敏感觉有些愧疚,于是告诉了谢少秋整个真相:孩子实际上判给前夫了,并由前夫抚养。

谢少秋惊呆了,细想之后,觉得当务之急是得到儿子。

2004年9月的一天,谢少秋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个高招:派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亲儿子”偷回来。于是四处物色人选,精心导演了一起拐骗亲子案。

谢少秋把童童“接”到珠海。起初,童童吵闹着要回家找奶奶,谢少秋给他买了各种食品和玩具后,不谙世事的孩子终于安静了下来。之后不久,谢少秋把童童送到了珠海一家贵族幼儿园。

2004年11月9日,固始警方在珠海市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在珠海将谢少秋刑事拘留。面对警方的审问,他说:“童童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把他带到珠海来抚养,只是想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2005年3月28日,固始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院对谢少秋刑事审判前,祝小斌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谢少秋赔偿自己的经济和精神损失共1万元。后经法院调解,谢少秋爽快赔付了1万元,祝小斌撤回了诉讼。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谢少秋伙同他人拐骗未成年人,使其脱离家庭和监护人,行为构成拐骗儿童罪,但谢带走童童主要处于收养目的,主观恶性不大,且已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法庭上,谢少秋并未因此而放弃要回孩子的决心,他要求做亲子鉴定,但法庭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审判结束后,谢少秋向祝小斌表示,如祝家答应把童童交给他,他愿意为此补偿给祝家50万元。面对谢少秋的巨额赔偿和做亲子鉴定的要求,祝小斌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童童永远都是我的,我无论如何不会把儿子当作商品卖出去,更不会去做什么亲子鉴定。”

当事人之一的丁敏始终不能澄清真相。对谢少秋,她坚称童童是谢的骨肉,对祝小斌,她则发誓说童童是祝的骨肉。童童和祝家的生活因此完全改变了。2005年整整一年,祝小斌守候在家里,几乎寸步不离地看护儿子。尽管谢少秋不死心,希望花金钱得到儿子,祝小斌每次都是拒绝:“儿子是我的,你别再打主意了,告诉你无数次了,给多少钱都不会给你孩子!”

2006年春节过后,祝小斌再次外出务工,临行前专门叮嘱母亲带好童童。如今孩子已6岁了,在固始县分水亭乡某小学读学前班,“穷爸爸”的家人仍然寸步不离地看护着,防止再次被“富爸爸”偷走。

2006年3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童童家。站在农家小院门前的水井边,6岁的童童一脸天真,帮助奶奶打水。童童的爷爷说:事实上,这些天我们还在担心害怕,不能再出意外了,为此专门在童童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子住在那里,专门照看孩子上学。

上一篇:国产宝马320i与325i 谁的性价比更高? 下一篇:韩明淑:韩国政坛上的“大长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