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色•戒》看张爱玲与李安的情爱观

2019-08-13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摘 要] 一个间谍故事,让张爱玲和李安情有独钟,一个毫不言悔地改写了整整30年,另一个则顶住压力将其改编成引起巨大争议的影片。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真相,在张爱玲和李安的手中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而不同的演绎,则呈现出两人截然不同的情爱观,一个解构了爱情――残忍、无望,另一个则重新建构了爱,《色•戒》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情?张爱玲和李安从不同角度给出了不同的诠释。

[关键词] 《色•戒》;演绎;情爱观

《色•戒》在张爱玲小说中不甚引人注目,然而张爱玲本人对该文情有独钟,在《惘然记》序中,她说道:“……故事都曾经使我震动,因而甘心一遍遍改写这么些年,甚至于想起来只想到最初获得材料的惊喜,与改写的历程,一点都不觉得这其间三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①

而李安,在采访中则指出,《色•戒》是他最喜欢的张爱玲的作品,多年来他都意图将其改编为电影,终于如愿以偿,虽然《色•戒》公映后,因床戏遭到了舆论的非议,但依旧无悔。

是怎样的一个故事,令张李二人情有独钟,念念不忘?故事原型“郑苹如刺丁案”,又一次穿越历史的迷雾,吸引了受众的眼光。当然,小说与影视作品毕竟不同于纪实文学,面对同一个故事,张爱玲与李安分别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着演绎,我们看到的,其实是张爱玲和李安截然不同的情爱观。

“郑苹如刺丁案”在20世纪40年代轰动上海。郑苹如,上海名媛,其父为国民党元老郑钺。上海沦陷后,郑苹如加入中统,利用中日混血的出身,成为一名出色的特工。后接受色诱暗杀“76号魔窟”特工总部主任丁默村的任务,于1939年12月21日实施暗杀活动,事泄被捕,于1940年2月被秘密枪决,死时年仅23岁。据记载,郑苹如临刑前神色从容,坦然对刽子手说:干净些,不要把我弄得一塌糊涂。其父郑钺因不愿出任伪职保释女儿,亦于1941年初抱恨而终,其未婚夫王汉勋,兄弟郑海澄均在对日空战中牺牲。

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女子,为了国家,投入了敌人的怀抱,用自己的色相,去施“美人计”。据载,丁虽懊恼,却始终对郑不忍下手,最后还是其副手李士群瞒着他下令处决。从始至终,郑苹如都利用自己的美色玩弄敌人于股掌之间,这是何等的风情与从容。

然而小说毕竟不是纪实,张爱玲毕竟是那个写《传奇》的才女,她以一贯的反高潮改写了故事,也引起了长达数十年的争议。

暗杀失败的直接原因是改动的关键。历史上丁默村的逃逸乃出自本人的警觉,而张爱玲却石破天惊,在即将得手的关头,让美人临时变计放了他,这就使故事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忽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太晚了……‘快走。’她低声说。”②一刹那的心软,她放走了他。

当然,更大的改动应该是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取向,郑苹如决意要杀丁默村,对丁,除了虚与委蛇,并无真情。而丁默村却优柔寡断,显见余情未了。而张爱玲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让王佳芝放走了易先生,更让他反噬一口:“他一脱险马上一个电话打去,把那一带都封锁起来,一网打尽,不到晚上十点钟统统枪毙了。”③不但如此,他还在心里给自己的所为做了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她临终一定恨他,不过‘无毒不丈夫’。不是这样的男子汉,她也不会爱他。……他们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她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④读之令人毛骨悚然。然而这毛骨悚然,恰是张文的魅力所在,她将这一段畸恋刻画得入木三分。

王佳芝是美女,有虚荣心,更有自恋的幻想,台上台下,她都要“顾盼间光彩照人”。她的自恋幻想是行动失败的直接诱因,她自负于自己的美貌,潜意识里不能接受他不爱自己,易某无意间的一种神情诱发了她心里的柔情,使她放弃了理智,易某因此而脱逃,行动功败垂成,她也枉送了性命。也许,在说出“快走”那一瞬,她已看到了结局,然而正如张爱玲所说:“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在情与理相冲突时,女性比男性更为冲动,然而这冲动,在关键时刻是致命的。

和王佳芝相比,易先生身上很少有正常的人性弱点。尽管如此,张爱玲仍设法在“买钻戒”和“一网打尽”两个环节深入了他的内心:“本来以为想不到中年以后还有这样的奇遇,当然也是权势的魔力,……明知是这么回事,不让他自我陶醉一下,不免怃然。”⑤此时的老易是感伤的,明知女人依附于自己的权势,除此,他一无所有,这感伤既有自觉和自省,又有欲自欺而不可得的心态,这使我们可以暂时忘记他的汉奸身份,报以几分悲悯,一点原谅。然而,当他下令枪毙佳芝后,其心理却令人齿冷,他的逻辑仍以自我为中心,自大、自私、自欺、自恋,在他看来,他与佳芝的情感,俨然升华为一场超越了儿女私情的生死恋,佳芝成就了他,让他成了英雄。老易的自我陶醉,令结尾充满了震撼。

《色•戒》充分体现了张爱玲的人生观及情爱观。“无情”与“苍凉”是张爱玲对世界整体的看法,但是她又强调在无情的世界中,迸发的些许情感火花,这一点光,是人生的必要支撑,却更衬出世界的苍凉。《色•戒》反映出张爱玲对女人和男人天性的理解,两者对情感的态度折射出男女间的巨大反差,更令人惊异的不是女子的情动,而是男子的无情和极度膨胀的自我。这不仅让我们想起了胡兰成,另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善于自我陶醉的人。之所以张爱玲对《色•戒》情有独钟,反复修改了30年,也许是在这个故事中,她的情感际遇找到了共鸣。这是张爱玲自我意识的一次真实袒露,这种意识包含了她对人性和爱情本质的认知。

张爱玲的《色•戒》对故事原型有了突破式的改动,而李安又在张爱玲的基础上再度加工,使得影版《色•戒》具备了李安自己的感知。在《色•戒》影像化的过程中,李安加入了许多情节化设计,这些细节为人物情感的发展和演绎做足了铺垫,让原有被篇幅局限的故事立体起来,也使得人物心理变化更加有层次感。

(一)王佳芝的人生历程

片中,佳芝的父亲带着弟弟去了英国,而她则在战乱中流徙,第一次色诱失败后,她孤身一人回到上海,寄居在亲戚家,除了孤注一掷,已无退路。在心境上,少了原著中的玩票性质和报复心理,多了对苍凉人生的体味。同时,王佳芝对爱情也有憧憬,她与邝裕民之间若即若离的微妙感情,也是她慷慨赴义,加入暗杀小组的重要原因。此后,李安为王佳芝的心理做足了铺垫,失身后的屈辱与失落,目睹同伴杀人后的震惊与恐惧,回到上海后的孤独自闭,再度投入组织的孤注一掷,影片中的王佳芝,少了原著中的虚荣与肤浅,却多了一抹灵魂,这一切,才能让王佳芝最后一瞬的情感突变合情合理。

(二)床戏的隐喻

影片中的三场情欲戏份是最为人诟病的地方,而恰恰是这三段情欲戏的深入,展示了两个孤独的人在这场性爱游戏中的位置转换,易先生第一次对王佳芝几近虐待狂的强暴式性爱,把他扭曲的心态和对王佳芝最初的玩弄之心袒露无遗,后面渐渐显出的床笫间的温柔、细腻和体恤,让我们看到了佳芝在他心中的位置,而王佳芝从被动的受虐到主动的疯狂,说明老易已启发了她的性意识,让她深深沉沦,甚至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暗杀机会。三段床戏是《色•戒》遭到非议的主因,人们太过关注表象,却忽略了李安的初衷――即易先生与王佳芝情感的渐变。在色诱的过程中,王佳芝的情欲被易先生引导着一步步释放开来,在如履薄冰,不知生死的特殊环境中,她竟然充分享受到了性爱的极致快乐,而对于引导她走向成熟的男人,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情感上的依赖。李安为王佳芝的心理突变做足了准备,这正是王佳芝临时变计的情感依据,它是符合性心理学的。日本作家渡边淳一认为:“女性自在疼痛之中失去处女贞操后,对性的感受会日益丰富敏感,以致最终能充分领略到性的快乐,因此,对在此过程中引导她领略到性奥秘的男人,女性往往表现得非常执著。……哪怕最初并无太多好感,但是一旦鱼水相亲,便会逐渐爱上对方。”⑥王佳芝在老吴面前的一场情感爆发,使她的心理挣扎展露无遗:“他不但要像蛇一样钻进我的身体里,还要钻到我的心里!” 正是这一段告白,让主人公的情感发展有了依托,也使得她最后的临时变计有了合理的铺垫。在剧中,王佳芝的人性成熟无比艰难,一方面她要背负爱国大义,一方面她要屈从于自己的情欲。在和易先生一次次鱼水交欢的冲撞中,王佳芝被男性本能的原始爱欲所打动,从半真半假的引诱到情不自禁地陷入,在情欲与理智的拉锯下,王佳芝最终屈从于情欲,放弃了抵抗。这一连串的改动,让王佳芝的心路历程演绎得极有层次,不致有突兀之感。

(三)易先生的立体化呈现

在原著中,除了几段心理描写外,易先生这个人物基本是隐形的。但编剧王蕙玲却补足了原著隐藏的情节,雨中的惊艳邂逅,牌桌上的暧昧,裁缝店里的试衣,都表现出他对佳芝不可遏制的欲望。对黑暗的恐惧,汽车上冷酷的宣泄,寿司店中的黯然感伤,充分展示出这个男人内心的恐惧、不信任和前途无望的挣扎。在影片的结尾,当佳芝被处决后,易先生回到她的房中,用手轻抚床单,似乎还在感觉她的体温,哽咽的语声显示出他内心的挣扎与不舍。在李安的安排下,电影放弃了原著中那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虎”与“伥”的描写,使得易先生少了些冷酷,多了一点温暖,成为一个动了情,从扭曲的世界中回复人性的弱者。

《色•戒》没有令影迷失望,它不仅保留了张爱玲的灵魂,也展示了李安的情爱世界。张爱玲笔下的爱情绝望而残酷,她的悲观态度影响到了笔下的人物,无论积极还是消极,他们都不会有心想事成的美好结局,她在小说中透露出情爱世界中的千疮百孔,隐喻着世事的沧桑和爱情的无望。应该说,张爱玲在《色•戒》中解构了爱情,残忍,绝望,而李安,却重新建构了《色•戒》,把它变成了一个有人性的爱情故事。在李安的眼中,《色•戒》是张爱玲的爱情自传,也是她对爱情的牵情之作,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纵然被牵累、辜负、欺骗,却依然不悔,也始终未能忘情。一个冷酷绝望的故事,被李安演绎出了温暖,毕竟,电影是造梦的工具,给人一个温暖的希望,还是好的。

注释:

① 张爱玲:《张看》,《惘然记序》,经济日报出版社,2002年版,第400页。

②③④⑤ 张爱玲:《色•戒》,《张爱玲文集》,安徽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191页,第193页,第191页,第190页。

⑥ [日]渡边淳一:《男人这东西》,陆求实译,作家出版社,2010年版,第32页。

[作者简介] 吕静(1978― ) ,女,湖北武汉人,硕士,平顶山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编导教研室主任,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影视艺术编导。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从语篇整体论探析电影《刮痧》的中西文化差异 下一篇:基于电影蒙太奇与文字建构的特色分析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从《色•戒》看张爱玲与李安的情爱观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w580104gryh.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热门文章 更多>

张爱玲散文

推荐服务
  • 期刊投稿

    省级/部级/SCI发表绿色渠道,不成功退全款,服务有保障

  • 原创范文

    原创度90%以上,可通过查重检测,1对1服务,修改到满意为止

热门推荐 更多>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论文发表 期刊投稿 原创范文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