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

时间:2022-08-13 02:56:42

1958年,中国兴起了化运动。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最终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在以色列,有一种被称为“基布兹(KIBBUTZ)”的农业合作组织,规模虽没有中国当年的大,但其姓“公”不姓“私”、姓“社”不姓“资”的性质比起中国的来,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故熟悉以色列“基布兹”的中国人都称它为以色列的“”。“基布兹”是希伯来语“聚集”一词的音译,后来用来专指以色列具有公社性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以色列,“基布兹”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目前有近300个,人口15万左右,约占全国总人口的3%。

我在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工作期间,对以色列的“基布兹”比较关心。带着“基布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以色列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却在农村搞货真价实的集体经济等疑问,参观、访问了若干个“基布兹”,并对以色列的这一非常特别的农村经济合作组织进行了一番研究。

自愿参加,民主管理

有一次,我到离死海不远的一个“基布兹”参观,该“基布兹”的书记介绍说,“基布兹”是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组织起来的集体生产单位。凡参加者须获得全体成员中的半数以上人的表决通过,并经过一年的预备期,方可成为正式成员。开除成员需有三分之二的成员通过,但成员可随时申请退出。

他又说,“基布兹”的经营管理实行民主原则,最高权力机构是全体成员大会,由它决定生产计划、通过预算、决算、批准新会员,并对内部工作实行监督等。“基布兹”的最高行政领导是书记,下设生产计划、劳动、财务、住房、卫生体育、社会等专门委员会。书记与各委员会主席一起组成书记处或执行委员会,负责处理“基布兹”的日常事务。书记与各委员会主席均由全体成员大会选举产生,任期2年至3年,最长不超过5年。全体成员每年对他们进行一次信任投票,工作表现不佳的,可随时撤换。除社会委员会外,其他各委员会开会均是公开的,任何成员都可以旁听。社会委员会讨论家庭纠纷等问题时,除直接有关人员可以参加外,其余人一律不得列席。但会后需公布会议决定,以供大家监督。

“基布兹”不是一级政府,它的生产也不受政府支配,这与当年中国实行“政社合一”、搞计划经济是不同的。“基布兹”实行独立经营,从组织生产到产品定价、销售,完全由“基布兹”自己决定,生产收入归全体成员所有。“基布兹”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由“基布兹”租用,租期一般为49年,有的可达99年,期满后可自动延长。

人人劳动,各尽所能

在“基布兹”,凡是有劳动能力的人,不管其年龄大小,都必须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大家也都自觉地参加劳动。我在戈兰高地附近的一个“基布兹”参观时,看到一组老年人正在场地上收拾棉花和粮食,有的老人都已经七八十岁了。我问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在家休息,还要出来劳动?他们回答说,在“基布兹”,凡是有一点劳动能力的人,不管多大岁数都要从事劳动,能干什么就干什么,能干多少就干多少。他们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和技术工作,但场地上的一些轻活和简单活计还是可以干的。该“基布兹”的书记告诉我,即使已经不在“基布兹”工作的“基布兹”成员,包括在政府和议会中任职的官员,每年也都要返回“基布兹”参加劳动25天,只有在国外供职的成员可以例外。学生除每周上劳动课外,假期也必须有一半时间参加田间劳动或食堂工作。 在“基布兹”,工作分配采取自报公议和轮换制相结合的方式。每个成员可根据自身能力和技术水平提出自己想干的工作,由劳动委员会或全体大会讨论决定。为避免苦乐不均和枯燥感,各工种之间实行轮换。如搞食堂卫生、搞运输及采购等工作,均有全体成员轮流担任,每人每年至少要干25天,“基布兹”的领导成员也不例外。

公社生活,平均分配

“基布兹”成员过的是一种“公社式”的生活,全体成员的衣食住行、文化娱乐、生老病死、子女教育等等,全由“基布兹”包办。除此之外,“基布兹”成员每年还能拿到一定数额的零花钱,供个人支配。全体成员不分官民、工种、技术水平和贡献大小,一律享受完全相同的待遇。’由于生产的不断发展,“基布兹”成员的生活水平与城里人不相上下,有的“基布兹”成员的生活水平还高于城市水平。

“基布兹”内各种生活、文化、娱乐设施一应俱全。成员穿用的衣物可到“基布兹”的超级市场去选取,登记后即可取走。洗衣可送交洗衣房,有专人免费洗熨和缝补,洗净熨平后再由送洗人凭洗衣牌领取。“基布兹”成员一日三餐均到食堂吃自助餐。餐厅宽敞明亮,十分干净,可供数百人同时就餐。饭菜、酒水、饮料林林总总,琳琅满目。通常有十多种荤素凉菜,十多种荤素热菜,几种不同的汤和主食,还有啤酒、葡萄酒等酒类和可口可乐、矿泉水等各式各样的饮料,以及茶、咖啡和应时水果等。人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一切自便。我每次参观“基布兹”,都被邀请去其食堂就餐。每次都是餐盘一拿,自取饭菜、酒水,然后回到一桌,与“基布兹”成员坐在一起同餐共饮,继续了解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在“基布兹”,住房一律按人口统一分配,领导无任何特权。一般三四口之家可分得二室一厅或三室一厅,新婚夫妇和单身者可分一室一厅。家具、家电一律免费配给。我参观过一些“基布兹”成员的家庭,他们的住房虽谈不上豪华,但宽敞、明亮、适用、舒服,他们都比较满意。在“基布兹”内,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若因公或节假日外出,则可免费使用“基布兹”的大轿车和小汽车。

“基布兹”成员人人都享受公费医疗,小病就在“基布兹”的卫生所免费就医,大病到城里大医院治疗,一切费用由“基布兹”承担。若成员去世,一切丧葬开销也都由“基布兹”支付。每个“基布兹”都办有托儿所、幼儿园和小学,中学通常由邻近几个“基布兹”合办。小孩出生3个月后必须送托儿所,一方面从小培养孩子的集体主义观念,一方面可使孩子的父母不因照顾孩子而影响工作。学生在12岁以下可与父母住在一起,但12岁以上者则必须住集体宿舍。对中学毕业后考入大学的青年,全部费用由“基布兹”供给。

“基布兹”成员每年都享受休假。休假期间,可在国内免费旅游。出国旅游则轮流进行,“基布兹”按生产收入情况制定公费支付标准,超出公费支付标准的部分由个人自理。“基布兹”都有自己的文艺队伍,定期举行演出,还经常请全国有名的文艺团体前来演出。各个“基布兹”也都有自己的图书馆、陈列室和很好的体育设施,如网球场、灯光篮球场、游泳池等,有的还有体育馆。“基布兹”成员家中有喜庆活动,全体成员都前来参加。“基布兹”的食堂大餐厅同时起着多功能厅的作用,像上述喜庆活动及“基布兹”的全体大会和文艺演出等大型集体活动,都在食堂大餐厅中举行。

富国强兵,功不可没

尽管“基布兹”人口从未达到过以色列全国总人口的5%,但对整个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及文化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和产生的影响却不可小视。

在政治上,早期“基布兹”的成员大多来自俄国和东欧,他们都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最坚定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为以色列建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基布兹”的成功使它一度成为以色列国家的象征。以色列建国后,“基布兹”中许多人成为国家的领导人物。例如,自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就有四五位总理来自“基布兹”。

在经济上,“基布兹”作为农工商和高科技的综合联合体,对国家发展的作用也举足轻重。其农业产值占全国农业总产值的45%,占全国农产品出口总量的40%。小麦产量占全国的一半,牛肉占55%,棉花则占80%。工业产品除与农业有关的食品、纺织品、农机和灌溉设备外,还有电子、塑料、医疗器械、计算机、机器人等高科技产品。工业产值占全国的7%,出口占8%。此外,参观“基布兹”还是以色列的重要旅游项目之一,是外国游客的传统保留节目,为以色列增加了可观的旅游收入。

在军事上,许多“基布兹”都建在以色列边界附近,实际上都是屯田戍边的准军事组织。“基布兹”成员都有武器,一旦发生战事,每个“基布兹”都是一个军事堡垒,成员们拿起武器即可参战。此外,在以色列国防军中,来自“基布兹”的职业军人很多,是以色列军队的一支骨干力量。如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驾驶员的30%和陆军军官的25%都是“基布兹”的成员。

在文化上,起源于“基布兹”的民间歌舞、艺术以及庆祝犹太传统节日的形式,已流传到以色列社会的各个角落。“基布兹”文化已成为以色列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志在复国,艰苦奋斗

像“基布兹”这样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目前在世界上可以说是十分罕见的。在资本主义国家,更是独一无二。为什么在以色列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特殊现象呢?原来,“基布兹”运动是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休戚相关。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思潮的兴起,使散居在世界各地的许多犹太人开始向巴勒斯坦移居,试图用自己的双手重建一个犹太人的家园。当时巴勒斯坦的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犹太拓荒者在贫瘠的土地上刀耕火种,又受到周围阿拉伯人的威胁。为了生存,他们只有组织起来,依靠集体力量,向各种困难作斗争。这就是“基布兹”的萌芽和前身。为了实现犹太复国的理想,后来一些在世界各地的犹太富人也纷纷自愿放弃原来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陆续加入到向巴勒斯坦移居的行列中来。犹太复国主义是拓荒者的强大精神支柱,因此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他们都能团结一致,坚忍不拔,不屈不挠地克服重重困难,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中逐步站稳了脚跟。在拓荒者中,有许多人来自俄国和东欧。他们程度不同地受到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认为犹太复国主义必须和社会主义相结合,这样才有生命力,才能建立一种没有剥削、自由公正的新社会。1910年,东欧一批具有社会主义思想的年轻犹太人在犹太国民基金会的资助下,来到巴勒斯坦北部的太巴列湖(今加利利湖)南岸一个叫德加尼亚的地方,组建了第一个“德加尼亚基布兹”。他们在互助和自愿的基础上,共同劳动,共享财富,获得了成功。从此,“基布兹”就由少到多,由小到大,逐步发展起来,成为以色列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随着世界潮流的发展变化,“基布兹”中现在也有少数年轻人认为,“基布兹”虽然人人平等,无忧无虑,生活富足,但个人却发不了大财,因此出现了极少数人想跳槽离开“基布兹”。但这种想法短期内尚不至成为“基布兹”运动的思想主流,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基布兹”今后发展的方向。因此,在可见的将来,“基布兹”将会在以色列继续存在并发展下去。

上一篇:长篇小说《保卫延安》诞生前后 下一篇:丹江口水利枢纽的设计和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