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活着,拥有彼此

2019-08-10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初春的午后,24岁的成都女孩方崇清走在街头。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她仰起头来,看到路边的树冠,已是那样蓬勃的绿。

忍不住,方崇清兀自微笑,心里微微泛起柔柔暖意。真好,能和妹妹一起,再次看到这盎然的春天。

从去年春天到今年春天,这一年,方崇清走得漫长而坚韧。

但终于走过来了,又走到了这个复苏的旺盛的季节,多好,多好。

2010年4月9日早上5点,天还没亮,还在睡梦中的方崇清被枕边的手机吵醒。

迷迷糊糊拿起电话,听到对方说,是妹妹方晓蓉出了车祸。在广东惠阳。来不及多想,方崇清简单收拾了一下,立刻赶往成都机场。飞机上,方崇清的心却是那样千回百转起来。

方崇清和妹妹方晓蓉是同母异父的姐妹,方晓蓉比方崇清小7岁,刚满17岁,而在此之前,她们早已经不在一起生活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也是许久不见,也很少联系。

曾经,命运对方崇清来说过于残酷――不到3岁的时候失去父亲,3岁多一点时,母亲带着她和哥哥远嫁到方家。几年后,母亲生了妹妹方晓蓉,之后没几年,母亲也因病去世。从那时候起,虽然名义上有一个家,但事实上,方崇清和哥哥都成了孤儿。继父没多久又娶了,对自己亲生的方晓蓉尚好,但对方崇清兄妹,却是非常冷落和疏远,为此,生性倔强的哥哥不到16岁就离开学校打工养活自己,搬离了方家。留下年少的方崇清独自小心翼翼地过着寄人篱下的薄凉生活。

虽然有血缘联系,但是小方崇清7岁的妹妹方晓蓉天生任性,更多时候,倚仗自己的“小”和父亲的宠爱“欺负”姐姐。方崇清知道错不在妹妹,为难她的,是这种人生处境。于是读到中学,方崇清也干脆离开了那个家,搬到了哥哥租的小房子里,和哥哥一起过起了简单而略显清贫的生活。

方崇清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却还是放弃了考大学,初中毕业后选择了一所职业中专,毕业后找了份工作,开始自己养活自己。

和那个并没有给予方崇清任何温暖的家,她已经很少联系,包括有着血缘却缺乏亲情的妹妹方晓蓉。

在惠阳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方崇清一眼看到了车祸后的方晓蓉。

“非常非常惨,血肉模糊,人都变形了,根本看不出是一个17岁的女孩子。”医生说。那一刻,方崇清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很疼。

方崇清的眼泪哗地落了下来。这是第一次,她为妹妹流泪,来得毫无预感却那样淋漓。她在那一瞬间知道,从这一刻起,妹妹的命运,已经牢牢地和她捆绑在了一起,无法分割。对此,她没有抗拒的力量,只能认命。

后果比方崇清想象的更严重,不只是血肉模糊的外伤,妹妹的大脑受到强烈撞击,一直昏迷不醒。除了心脏跳动,方晓蓉整个人处于“死亡”状态,不睁眼睛,发不出声音,一直躺在那里,咽喉处切开了一个小口输入营养液,大小便完全不能自理……一切都需要方崇清照料。亲生母亲已经去世,那个父亲,他有自己新的一家人。只有方崇清一个人,每天把妹妹抱到担架车上,然后推着去治疗;每天为她换洗衣服被单,每天搓揉着妹妹的手喊她的名字――医生说,多和她说话,多喊喊她,对她的苏醒有好处。

一天又一天,方晓蓉的状况始终没有好转,也一刻离不开方崇清的照顾。方崇清的工作自然已经保不住了,暂时也无法寻找新的工作,照顾这样昏迷不醒的妹妹,已经耗尽她所有的时间和精力。

于是病房成了方崇清的“家”,吃住都在那个狭小空间里。偶尔同病房有出院的,病床会暂时空一两天,方崇清便可以在床上睡一两个晚上。但大多时间,都只能临时打个地铺。

工作丢了,所有的积蓄也早已花光,还欠下了医院大笔的医药费。交通部门已经作出事故裁定,肇事方――大货车司机负全部责任,程序上,只需妹妹清醒后的一个笔录。但妹妹迟迟不醒,肇事方也一直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常常在深夜,方崇清看着妹妹昏睡不醒的面容,轻轻乞求天上的妈妈――她和妹妹共同的妈妈,可以保佑妹妹早日醒过来。

终于,方晓蓉在昏迷了近两个月的时候,一天晚上,方崇清拉着妹妹的手说话时,忽然感觉到妹妹方晓蓉的手指动了动。

那一刻,方崇清感觉心跳加速,欣喜若狂。

两天后,方晓蓉醒了。此时的方崇清,比两个月前足足瘦了近20斤。

而方晓蓉的醒来,也不过意味着脱离了生命危险,醒来和清醒之间,还有着无法衡量的距离。甚至,方晓蓉不认得方崇清,记不起来车祸发生前的一切――妹妹失忆了。在方晓蓉醒来后,身体也随之快速康复,皮肤的伤痕都已经快消失不见,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如春天一样有着蓬勃的生命力。只有记忆如枯草,无论怎样呼唤,方晓蓉都只是茫然摇头,对过往一切全然不知。不知道家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怎样从成都到了广东,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出了车祸。她只能在方崇清的引导下,叫她姐姐,认知这个陪着她、照顾她的亲人,并本能地依赖方崇清。这是她唯一愿意依赖的人。

除了失去记忆,方晓蓉也出现了智力倒退,从行为到言语都更像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吃饭需要喂,需要哄着才配合医生的治疗,曾经认识的字也都不认识了,却喜欢玩方崇清手机上那些简单的游戏,爱看图画书……

尽管如此,妹妹能够醒来,方崇清已经感到无比幸福,这个3岁失去父亲、12岁失去母亲的女孩,此刻更知道生命的宝贵。活着,已经有幸。

方崇清想了两天,决定在惠阳找份工作,即使收入无法还清欠医院的费用,至少可以赚点钱,给妹妹补充点营养。后来方崇清选择了做钟点工。这样时间上可以自己安排,不会因此影响对妹妹的照顾。

然后,方崇清在医院附近租了间房子,开始对着菜谱学做各种病人适宜吃的饭菜。方崇清和妹妹方晓蓉,这对同母异父的姐妹,也终于在分开近10年后,又有了属于她们俩的“新家”。

有了“家”,生活也便利起来,每天的一日三餐,方崇清都换着花样做好后拿到医院去。方晓蓉有着孩子般对食物的热爱,爱吃甜食,爱吃肉,在醒来后的三个月里,长了十几斤,除了眼神始终有着小孩子样的茫然和天真,看上去,倒是一个珠圆玉润的好看的姑娘。同病房的人跟方晓蓉开玩笑:“丫头,看姐姐照顾你多好,白白胖胖的。”

方晓蓉就看着姐姐无比天真地笑。记不起过往的女孩,这样的笑容里带着单纯的幸福。

方崇清也随着妹妹笑,只是笑容里,有着妹妹看不懂的心疼和心酸。

半年后,方晓蓉的康复治疗转成阶段性,方崇清便把妹妹接回了家里。为了不让妹妹一个人在家寂寞,方崇清买了台二手电脑。但方晓蓉却依然对姐姐的手机更感兴趣,只要方崇清回来,就会要她的手机来玩简单的游戏。

于是妹妹就那样独自开心地躺在床上玩,方崇清扎着围裙洗衣做饭,偶尔回头看看妹妹――这样的画面多了,心里竟然慢慢生出一种陌生却又真实的温暖来。方崇清知道,这是她几乎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暖,是一家人相依相伴的温暖。即使她将为此背负沉重而漫长的负担,又怎样呢?“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工作会有,房子也会有,还有好看的男人和轻快的恋爱,我还年轻,什么都来得及……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在妹妹住院的时候给予了我们那么多经济上和生活上的帮助……其实,我,还有妹妹,我们都是幸运的,有幸活着,拥有彼此,并被许多人关爱。”

现在,方崇清已经接受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无偿援助。去和车祸的肇事方打这场经济赔偿官司,也许是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方崇清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就像春天会再次到来,花会再次盛开。在这个有爱的世界,她和妹妹,会一直笑得阳光,活得灿烂,看到一个又一个春天。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珍惜手中的破罐子 下一篇:做你的宝贝一生一世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有幸活着,拥有彼此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vzsq700yota.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论文发表

    省级/部级/SCI发表绿色渠道,不成功退全款,服务有保障

  • 原创范文

    原创度90%以上,可通过查重检测,1对1服务,修改到满意为止

热门推荐 更多>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论文发表 期刊投稿 原创范文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