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促上阵英阿马岛空战之开战

2019-08-05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1982年,阿根廷国内陷入空前的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高居不下,失业率更是节节攀升。为转移国内民众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加尔铁里政府决定铤而走险,通过武力解决马岛问题。

反目成仇

马岛主权之争起于1833年,当时一支英国远征小队踏上马岛,将原有的阿根廷居民驱走,宣布该岛为英国所有,此后岛上主要以英国移民为主,尽管人数只有2000人左右,但他们一直坚定地拒绝阿根廷的主权要求。不幸的是,号称拉美“ABc三巨头”之一的阿根廷也不肯放弃对马岛的领土诉求,它在1910年和1927年两次提及马岛问题(当时英国还是阿根廷重要的政治盟友与商业投资来源国),布宜诺斯艾利斯不但要求得到马岛本身,还包括周围的附属地区(如南乔治亚岛)。在1945年加入联合国后,阿根廷又竭力利用联合国第114号决议的内容,将马岛问题列入“非殖民化”工作内容,这一努力在1965年得到回报,联合国大会第2065号决议要求英阿双方“根据第114号决议的精神和尊重岛民的利益(不是愿望)”的前提下谈判解决领土争端。

谈判从1966年持续到1980年,英国外交部一度认为尽快将马岛主权移交给阿根廷最符合岛民和英国的利益,因此他们不鼓励在岛上投资,并同阿根廷签署一项交通协议,使马岛的对外联系依赖来自阿根廷本土的每周定期航班,但福克兰岛公司(成立于1851年,被英国固来特公司控股)拥有半个马岛土地所有权,同时在英国议会下院有相当影响力的“福克兰岛委员会”有足够政治能量阻止主权顺利交接。随着上世纪70年代阿根廷军人集团独揽国家权力,并针对左翼人士发动以肉体消灭为目的的“肮脏战争”,英国国内及马岛团体反对移交的呼声越来越高。1979年,新的英国外交大臣卡林顿勋爵(Carrington)试图利用租借协议来打开谈判局面,方案是“主权归阿根廷,但英国长期租借,期间岛上日常行政管理由英国负责”,阿根廷对此表示接受,可是方案于1980年12月2日呈交英国下院时却被否决了。

感觉被耍弄的阿根廷军人们决心给英国一点颜色瞧瞧,1981年12月6日,由利奥波德.加尔铁里(Leopoldo Galtieri)上将领导的新的军政府夺得权力,他是个有亲和力的军人,但政治上却很幼稚,据说嗜酒如命。军政府的各项政策主要由海军司令乔治・阿纳亚上将(JorgeAnaya)制定,同其他阿根廷上流人物不同,阿纳亚是一个坚定的反英主义者,他在担任驻英武官时就痛恨英国人,据说阿纳亚支持加尔铁里夺权的条件便是后者答应把英国势力从马岛乃至整个南大西洋赶出去,而军政府的三号人物,空军准将巴斯里奥・拉米・多索(BasilioLami Dozo)要谨慎得多,但他没有给狂热的阿纳亚制造麻烦。阿根廷海军参谋部制定了两个绝密计划,其中“阿尔法”计划旨在南乔治亚岛建立秘密军事据点,而另一个“警察”计划是要对马岛发动全面进攻。随着准备工作的深入,“警察”计划开始被阿军方列为首选计划,它将动用包括航母在内的阿海军大部分主力舰艇、3000名陆战队员和特种,计划于1982年3月15日完成,整个行动准备时间将从1982年5月中旬持续到7月中旬,首选开始日期为7月9日(阿根廷独立日)。正当“警察”行动如火如茶地策划之际,“阿尔法”行动的第一阶段于1981年12月开始实施,阿海军把41名废金属工人送到南乔治亚岛西北面登陆,名义是察看当地废弃的捕鲸设施的损坏程度,阿根廷工人拒绝到50公里外的英国营地办理签证手续,这违背了之前的惯例,英国政府提出抗议。尽管英属福克兰总督莱克斯・亨特(Rex Hunt)视此事为阿根廷政府有预谋的行动,意在测试英国的反应,但英国驻阿大使却认为不必小题大做,毕竟英国的外交策略仍然保守地坚持奉行近200年的“光荣孤立”路线,随着自身经济和国际地位日益下降,伦敦理智地将主要精力放在欧洲以及北约方面,特别是在保守党1979年赢得英国议会下院选举后,有关加强防务与发展经济的争论再次成为唐宁街争论的焦点。

1981年6月,英国国防大臣约翰-诺特向议会提交一份被称为“王国防务改革计划”的提案。在这份提案中,诺特指出英国当前最大威胁仍然来自苏联及华约组织,最大的战略利益来自欧洲及北约,最重要的战略要地集中在北大西洋和英吉利海峡,因此应尽可能从全球收缩触角,将主要力量部署于北半球。这份报告最直接的受害者无疑是担负海外防务使命的皇家海军――航母数量将由原先的3艘减至2艘,驱逐舰及护卫舰的数量将由59艘减为50艘。同时根据报告要求,皇家海军的远航范围也被大大缩小,海军数量将被至少精简1万人。虽然英国政府开始从全球范围收缩力量,但有些岛屿仍被定义为具有重要战略价值而予以保留,不过马岛的价值评估却非常微妙,皇家海军坚持这片人烟稀少的群岛是英国南大西洋上的重要据点,也是英国进入拉美的唯一门户,不能轻易放弃,可是口袋空空的英国政府却觉得那里是个越早甩掉越好的包袱。

混乱中的应战

1982年,阿根廷国内陷入空前的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高居不下,失业率更是节节攀升。为转移国内民众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加尔铁里政府决定铤而走险,通过武力解决马岛问题,在他看来,马岛远离英国本土,一旦开战伦敦未必会作出太强烈反应,即使想抵抗也很难保证兵员以及物资补给,再加上英国保守党政府已作出将防务重点集中于欧洲大陆的政治宣示,更让阿根廷看到有机可乘,从而提升阿根廷大国形象,增强民众凝聚力,堪称一举两得。因而,阿高层决定把“警察”计划加速升格为一次重大军事冒险,时间定在1982年6至10月间,此时负责马岛作战训练的英舰“奋进”号(HMSEndurance)恰好离开该水域,前往其他区域巡逻。

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1982年3月9日,几名狂热的阿根廷青年擅自踏上南乔治亚岛并升起,英国政府为此命令“奋进”号继续留守马岛,并派出23名陆战队员登岛驱逐。这一事件在阿根廷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加尔铁里认为与其等到6月份开战,不如利用此次国内反英高潮先发制人,不仅能够达到其战略目的,同时还能转移已经积重难返的国内矛盾。3月23日,加尔铁里最终下定决心,武力收复马岛,并将此次军事行动定名为“罗萨里奥”(Rosario,即“警察”计划的正式名称)。此消彼长,原本以为此次事件仅仅是一个有限冲突,伦敦方面对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怒火起初并未在意。直到阿根廷已经进入全面战备状态的最后时刻,伦敦才意识到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为此皇家海军悄然派出一支特混舰队开赴马岛附近海域,这支特混舰队不仅包括水面舰艇,还包括两艘攻击核潜艇,但顾忌到长途奔袭乃兵家大忌,英国仅是将该

舰队锚泊在距离马岛16海里的地方。

相对于英国方面的谨慎,阿根廷则是大刀阔斧。4月2日凌晨4时30分,阿根廷首先吹响战争的号角,向马岛发起全面进攻,150名特种兵乘坐直升机空降马岛首府斯坦利港,并炸毁了位于布鲁克湾的空无一人的英国陆战队兵营。控制港口之后,2800名阿根廷陆军士兵在鲱鱼湾(Mullett Creek)登陆,不过60余名英国陆战队员及当地民兵用MAG机枪和84毫米反坦克火箭筒进行了抵抗,在击毁一辆阿军的LVTP-7两栖战车后退到总督府内。交火持续到上午9点30分,英军宣布投降。与此同时,阿军护卫舰“哥里科”号(Guerrico)也赶到停泊有英舰“奋进”号的南乔治亚岛,在己方3架直升机的掩护下,逼降了当地英军。

英国属地遭到了入侵,但玛格丽特・夫人(Margaret Thatcher)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政府一开始并未马上做出派兵决定,因为内阁联合情报委员会给出的马岛形势很不乐观,在8000英里外,逐步恶化的天气环境下,对装备良好、人数众多之敌展开军事行动实在太过冒险,因此唐宁街仍寄希望于外交解决。可是局势到了4月1日却发生骤变,夫人担心对阿根廷的入侵行动示弱会在议会和公众中引起强烈反弹进而引发政治地震,要知道她珍视苏联媒体送给自己的“铁娘子”绰号,希望自己面对危机时做得比男同行更好,如果在马岛问题上示弱,即使本届保守党政府能够幸存,她自己也将不得不辞职。更重要的是,对马岛一往情深的皇家海军司令亨利・里奇爵士(Henry Leach)在陪同夫人出席4月1日晚的议会下院会议时,用动人心魄的演讲陈述了马岛与英国荣誉的关系,强调武力夺回马岛虽然危险,但并非不可能,“面对这场令人绝望的危机,如果英国不出兵,我们的国际声誉将一落千丈”。里奇的发言打动了所有的人,4月2日(星期五)凌晨,英国宣布与阿根廷断交,成立以为主席的战时内阁,作为最高决策机构,英国国防部向全军下达作战命令。4月3日,英国议会上院全票通过武力收复马岛的决议。需要强调的是,当阿根廷入侵的消息被报道后,英国公众的愤怒情绪大大出乎政府预计,二战后国力的持续下降已经让高傲的英国人士气低落,仅仅9个月前,20世纪英国最大的城市暴乱席卷40余座城镇,1982年1月份的全国失业者达到300万人,创30年代全球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新高。英国民众心中的情景是:在国力最虚弱的时候,一个拉美的专制入侵英国领土,杀害英国士兵,奴役英国居民,加之一张有关战争的电传照片反映阿根廷士兵用枪逼迫英国战俘面朝下趴在地上,彻底激起了英国人的愤怒,对来说,正所谓“民气可用”。

与此同时,英国还利用娴熟的外交手腕把阿根廷逼到失道寡助的地步。4月3日,英国驻联合国大使安东尼・帕森斯爵士(Anthony Parsons)推动安理会通过第502号决议,强调阿根廷的行为是违反国际法的并要求其立即撤军。同一天,夫人通过电话说服法国总统密特朗暂停对阿根廷的出口AM39“飞鱼”空射反舰导弹、“超军旗”攻击机和涡轴发动机(供阿根廷IA-58“普卡拉”反暴乱攻击机所用)。4月10日,欧共体(欧盟前身)在英国的呼吁下宣布对阿根廷实施为期一个月的贸易禁运,并考虑延长禁运期。英国最大的外交胜利是赢得了美国的外交支持,阿根廷曾希望通过加尔铁里同美国某些高官的私人关系来加强两国外交合作,希望借助美国的影响力来对抗英国的武力讨伐,时任美国国务卿的亚历山大・黑格一度往返于伦敦与布宜诺斯艾利斯之间,试图连哄带骗迫使双方妥协,避免苏联人“渔翁得利”。4月8日,黑格用威胁的口气警告夫人“考虑大西洋联盟的共同利益”,然而一向以“英美特殊同盟关系”为荣的夫人不吃这一套,“铁娘子”敲着办公桌吼道:“张伯伦在1939年用的就是这张办公桌,他胡说什么捷克离我们还远着呢!正是由于他的失职,大批英国人白白丧了命!”听到夫人把马岛争端同二战前夕张伯伦的绥靖政策相提并论,黑格知道她下定打仗的决心,于是停止外交斡旋。当时正值冷战高峰,英国这样一个重要的盟友比远离世界中心的阿根廷重要得多,美国国防部长卡斯帕尔・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向英国人表示美国愿意提供任何帮助,但必须在保密的情况Yo后来的战事证明,美国的协助对英国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没有美军的后勤及情报支援,英国通过阿森松岛中转物资无论准备还是作战都会花更多时间,这将很可能遭遇即将来临的冬季,那是任何战事都无法进行的岁月。

调兵遣将

利用有利的国内外“软优势”,加快了备战的脚步。4月1日,英国皇家空军应海军要求,派出7架C一130H运输机搭载战略物资抵达英国位于南大西洋的重要战略基地阿森松岛(Ascension)。4月2日,英国政府决定派出一支特遣舰队增援南大西洋,并暂停正在执行的舰艇退役计划。4月5日,皇家海军航母“无敌”号(HMS Invincible)、“竞技神”号(HMS Hermes)以及船坞登陆舰“无恐”号(HMS Fearless)在4艘驱逐舰、7艘护卫舰、4艘登陆舰以及6艘补给舰伴航下奔赴前线,舰队里搭载有2000余名陆战队员,他们首先在阿森松岛进行短暂休整,并与刚刚结束地中海春季训练任务的7艘驱逐舰以及护卫舰汇合,在约翰・F・伍德沃德(John F Woodward)上将带领下于4月28日抵达马岛附近海域,并立即在此设立以马岛为中心,半径200海里的禁航区。同时,伦敦加派的3艘攻击核潜艇已提前于4月12日左右抵达该海域。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远征中,“竞技神”号和“无敌”号各搭载一个中队的“海鹞”式垂直起降战机及一个中队的“海王”式反潜直升机。正是这支不起眼的空中力量,一定程度上成为战争最终的胜负手。具体来看,“竞技神”号搭载了皇家海军航空兵(NAS,Naval Air Squadron)第800中队(NAS 800)的1l架“海鸥”FRS.1战斗机,外加一架紧急从BAe公司(原霍克・西德利公司,现发展为BAE系统公司)的仓库里挖来一架堪用的“海鹞”XZ450(它实际是“鹞”式战机家族的首架原型机),它原本是用作“海鹰”空射反舰导弹的试验平台。到后来战事进行正酣的5月18日,皇家海军又倾尽全力,通过“大西洋运输者”号货轮把4架“海鹞”补充到第800中队。而部署在“无敌”号航母上的第801中队(NAS 801)起初只有8架“海鹞”抵达战区,到5月18日和19日-才陆续补充r4架。这些舰上起降的“海鹞”飞机携带了美国提供的第三代AIM-9L“响尾蛇”近程空空格斗导弹,能够全向攻击,1981年

才交付英军使用,性能优良,不过这批“海鹞”无法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只有英国皇家空军的“鹞”GR.3飞机可以使用),只能投掷自由落体炸弹或发射无控火箭弹。为了配合势单力薄的皇家海军航空兵,皇家空军也向战区投送相当数量的辅助兵力,尤其是装备C-130运输机的第24、30、47、70中队维系了英国本土一阿森松岛一马岛战区的空中桥梁,为前线运去重要的兵员和补给品。皇家空军还有一个第59战术轰炸机中队,利用智利与阿根廷存在领土纠纷的关系,英国自4月10日起秘密借用智利南端的潘塔阿里纳斯(PutaArenas)基地起降第59中队经过改装的“堪培拉”PR.MK9轰炸机,对阿根廷本土实施秘密空中侦察。装备有“鹞”GR.3战机的皇家空军第1中队则开抵阿森松岛担负当地防空任务,后得到第29中队的3架F-4E“鬼怪”FGR.2战斗轰炸机支援,为特遣舰队构筑起相对安全的后方。而皇家空军第120、201、206中队装备的“猎迷”MR.2反潜巡逻机则屡屡前出至阿根廷本土海岸线附近,负责目标搜索、无线电联络等任务,掌握阿根廷空中力量的动向。皇家空军第55、57中队则使用“胜利者”K.2加油机,担负远程飞行的加油任务。皇家空军第44、50、101中队则使用行将退役的“火神”B.2轰炸机,屡屡从阿森松岛起飞,执行对阿军控制下的斯坦利机场的轰炸任务。

阿根廷方面也意识到决战即将到来,加紧展开备战工作。仅就空中力量而言,阿根廷空军(Fuerza AereaArgentina,FAA)无疑是阿根廷军事力量中最现代化、最具作战能力的,飞行员素质较高,整体实力在拉美国家中仅次于巴西。它的主要装备包括17架从法国购买的“幻影”III战斗机、37架从以色列采购的“匕首”战斗轰炸机(实为法国“幻影”5的翻版)、45架美国A-4B/C“天鹰”攻击机,10架陈旧的英国“堪培拉”MK.62轻型轰炸机,35架国产IA一58“普卡拉”轻型攻击机,9架C-130运输机(含两架KC 130加油机),多架波音707和利尔喷气公务机(兼作侦察机),2架SP-2H“海王星”反潜巡逻机。阿根廷海军航空兵也实力也不容小觑,5架购自法国的“超军旗”攻击机虽然飞行性能平平,但导航/攻击精度不错,因挂载AM39“飞鱼”导弹而成为英国特遣舰队的最大威胁,8架和空军同时采购的A-4Q攻击机能够超低空精确投弹,10架意大利产MB339A教练/攻击机和15架美国产T-34C教练/攻击机可用于低烈度作战。阿根廷海军航空兵还有自己的S-2E“追踪者”和SP-2H“海王星”反潜巡逻机及若干架直升机。阿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所使用的主要武器包括“蜻蜒”近程空空格斗导弹,它是以色列拉斐尔公司产品,它属于第二代格斗导弹,只能追尾攻击,性能不如法国卖给阿根廷的“魔术”R.550导弹,但这两种导弹的库存量都非常稀少。而阿军最具成胁的精确制导武器――“飞鱼”空舰导弹仅有区区5枚。

在整个战争期间,阿根廷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把喷气式战机集中于距马岛斯坦利港大约在380~580海里之间的本土沿海基地内,尤以距斯坦利港最近的大河基地(Rio Grande)部署了“匕首”、“超军旗”和“天鹰”等主力战机,承担向马岛提供空中支援的“航空母港”角色。至于马岛本地,阿根廷动员30架国产IA-58A“普卡拉”轻型攻击机、6架意大利制MB339A教练机以及4架美制“比奇”T-43C一1轻型教练攻击机上岛,它们除集结在原有的斯坦利机场外,还向戈泽格林(Goose Green)的备用机场分散了一些。为防止被英军空袭瘫痪,阿根廷人在两座机场周围部署了大量防空武器,包括35毫米以及20毫米高射炮、“海猫”及“罗兰德”地空导弹。

说长道短

总体来说,双方的力量对比此时尚属势均力敌,英军长途奔袭,虽然具有技术上的优势,但在投入战场的武器数量特别是战机数量方面不如阿根廷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不计辅助机种,作战初期双方战机数量比达到20:123的离奇差距。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阿根廷空中力量特别是空军的编成结构只适合内陆近程作战,它基本是按照边境战争模式组建的,但加尔铁里政府却将它推向一个陌生的战场,阿空军(同样也包括海军航空兵)缺乏远程侦察手段,仅有几架SP-2H反潜巡逻机能对水面舰艇的发现距离超过50海里,用波音707和利尔喷气商用飞机改造的侦察机虽具有远程飞行能力,但它们仅能用气象雷达在近距离内探测海面目标(但无法识别),位于斯坦利港的陆基监视雷达对执行战斗巡航任务(CAP)的英军“海鹞”战机的发现距离也不超过40海里,这导致阿军机群长时间无法发起大规模空袭,原因就在于战前无法提供准确实时的情报,战后无法提供战果评估。更重要的是,阿空军缺乏远程支援手段,包括空中加油、远程海上救援、空运等,阿空军仅有2架KC-130加油机,不足以支持大机群作战,同样限制了阿军飞机数量优势的发挥。上述编成与保障方面的短板,使得阿根廷空中力量无法将账面上的数字优势转化为战场上的数量优势――在同一时间段内投入战场的作战飞机数量并没有压倒英军的“海鹞”,英国特遣舰队只拿出区区8架“海鹞”飞机居然坚持到5月18日,这足以让任何墨守成规的军事专家跌碎眼镜。

就作战飞机而言,阿军飞机的主要缺陷是设计年代较早,机龄偏大。“幻影”III设计于1953年,“匕首”的原型――“幻影”5设计于60年代初;A-4设计于1952年;“超军旗”设计于60年代末。最老的A-4是美国海军淘汰的旧货。而英国海军的“海鹞”FRS.1的研制始于1975年,最“老”的XZ450机龄还不到4年。但这并不等于说“海鹞”的设计和“幻影/匕首”有多大的代差,真正的差别在于机载航电设备,而“海鹞”航电设备的优势在这场战争中并未表现出来,倒是缺点被阿飞行员抓住了――“海鹞”的蓝狐雷达发展自“山猫”直升机的海浪雷达,最大缺点是没有下视下射能力(因为要省钱),结果一旦被阿根廷人抓住破绽后,阿机全部采用低空突防,导致英机拦截难度大幅增加。

关于马岛空战期间的“海鹞”战机的推力矢量飞行特性,即利用发动机推力转向急剧减速并改变飞行轨迹,英国参战飞行员并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只有当你犯下太多的错误让对手进入攻击位置的时候,这一特性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对于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来说却是多余的。至于常规机动性,“海鹞”并不以此著称,只是垂直起降的要求使之具有较高的推重比,相对于阿根廷飞机具有一定优势,但谈不上“代差”。而在机载武器方面,英国人所用的AIM-9L空空导弹相对于阿根廷人的“蜻蜓”、“魔术”导弹才算真正具有“代差”的武器,AIM-9L可靠性高,攻

击范围大,具有一定的迎头攻击能力。据最新解密的档案,皇家海军航空兵早在开赴马岛途中,就考虑到阿根廷战机多系法国装备的特点,特别请求法军出动“幻影”IH和“超军旗”战机,在航行途中多次进行对抗空战和模拟攻击演练,以熟悉阿军飞机性能。

从战略层面观察,由于加尔铁里政府对英国参战的估计不足,导致原本准备面对与智利的领土冲突及镇压国内左翼的阿根廷军队在短短几个月转向面对远海作战,整个军事体系没能进行足够的准备,这意味着他们被迫在英军选择的时间内、在自己不熟悉的地域、以一种陌生的方式作战。

当然在军事上,英国人也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与阿根廷人类似的困境――皇家海军的训练与部署同样不适合远征行动的要求!英国政府内部对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和是否应该继续维持耗费巨大的海军争议不断,而且这种争议往往付诸于行动,其结果是对英国国防预算的削减从60年代起就没有停止过,就在英国决定出兵马岛前夕,伦敦已经内定要将皇家海军仅有的两艘航母“竞技神”号和“无敌”号转卖给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因此很多人认为阿根廷如果再晚些时候夺取马岛的话,结果也许就完全不同了。

还有一点需要提及,英阿两国空中力量的指挥机构也对作战发生不容忽视的影响力。为应对与英国的战争,阿根廷建立一套复杂的指挥机构,负责作战的最高司令部为新组建的南大西洋战区司令部(South Atlantic Theater ofOperations,TOAS),指挥官胡安・隆巴多(Juan Lombardo)海军中将,指挥阿根廷海军和马岛卫戊。陆军准将本杰明・梅嫩德斯接受TOAS领导,负责指挥驻马岛的所有陆海空。阿根廷空军作战司令部(TOAS下属的战略空军司令部)组建一支特遣,称为南部空军(Fuerza Aerea Sur,FAS),由空军准将恩斯多・荷拉西奥・克拉斯波(Ernesto Horacio Crespo)指挥,它集中了阿根廷几乎所有堪用的作战飞机,但这支最强大的机动打击力量并不归TOAS指挥。虽然FAS在级别上和TOAS下属几个司令部相当,但它并不接受隆巴多的指挥,而是直接向军人执政委员会(实际上就是加尔铁里)负责。这种错综复杂的指挥关系不利于作战指挥,但却是军人执政委员会内部复杂人事关系的缩影,对加尔铁里来说,将阿根廷最强大的机动兵力掌握在手里,对觊觎总统宝座的其他军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威胁,而且在即将到来的英阿冲突中,空军无疑是作战主力,仗打赢了,加尔铁里就是指挥空军作战的英雄;输了,第一个替罪羊是梅嫩德斯,然后是隆巴多,最后才是加尔铁里自己。

英国方面的指挥体系远没有阿根廷复杂。为首的战时内阁负责处理战场以外的所有问题。英军总参谋部下设特遣舰队司令部,海军上将约翰・菲尔德霍斯爵士(John Fieldhouse)任司令,指挥部设在诺斯伍德,直接向总参谋长莱文上将(Lewin)负责,指挥动员、协调各军兵种相关单位;特遣舰队下设南大西洋司令部,负责一线的作战指挥,由航母战斗群司令伍德沃德少将全权负责。这种简洁明快的指挥体系便干英军对瞬息万变的战场做出更为快捷的反应。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F-35:日本的权宜之选 下一篇:美国空军2020~战略构想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仓促上阵英阿马岛空战之开战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vqygs00zr6m.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期刊投稿

    省级/部级/SCI发表绿色渠道,不成功退全款,服务有保障

  • 原创范文

    原创度90%以上,可通过查重检测,1对1服务,修改到满意为止

热门推荐 更多>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论文发表 期刊投稿 原创范文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