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新闻的宏观控制与正面引导

时间:2022-08-05 03:37:24

负面新闻的宏观控制与正面引导

负面新闻作为正面新闻的对立面,是大众媒介经常性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传播内容。任何新闻信息在媒介的传播中,均有正、负两种效果。要将负面新闻的负效果降到最小程度,必须对其进行有效控制及正面引导。

负面新闻的内涵及特点

负面新闻作为媒体新闻传播的一项内容,日益占据了重要地位。负面新闻从其含义上讲,是指“消极的(或不好的、有害的)新闻信息”。通俗地理解,它是灾难性事件和破坏社会行为秩序的事件所传达出的信息,即我们常说的天灾人祸。负面新闻信息所表现的是不利于人类社会发展和人与自然界和谐的信息,是一种“非人性的特质”。

作为消极事实释放出的负面新闻,一般具有破坏性、突发性、敏感性和复杂性等特征,这些特征是负面新闻凸显出来的个性。突发性是指负面新闻事实的发生大多是突如其来,不可预测和无法把握。突发性是事实成为新闻的重要条件,但负面新闻事实的突发性比非负面新闻事实要强烈、明显。敏感性是指负面新闻一旦发生,能迅速对人的心理产生刺激,引起人们的惊愕、震撼和关注。换言之,负面新闻事实释放的信息,在满足人们消除事物新近变动状态的不确定上的能力远大于非负面新闻事实释放的信息。负面新闻的复杂性表现在其形成的原因复杂和人们对负面新闻信息的认知、情感、行为反应复杂这两个层面。负面新闻就其成因,可以分为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主观原因是人为造成的,且因社会和人的复杂性有不同的表现。客观原因通常指自然灾害。人们对负面新闻的认知、情感和行为反应也是极为复杂的,这种复杂性取决于他们接受负面新闻事实的心理能力和认知能力。

负面新闻是一把双刃剑,既有负功能产生消极影响,也有正功能产生积极作用,而后者是不容忽视的,主要表现在:认知功能,即让受众对生存环境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非典”肆虐时媒体的报道让人民对“非典”以及它所带来的危害有一个完整的认识,从而加以积极的防范;激励功能,如媒体对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消息的报道更加促使中国人民化悲愤为力量,积极投身到祖国的建设之中;警戒功能,警戒人们对犯罪行为和恐怖事件的防范}平衡功能,平衡对现实生活的报道以及平衡人们的心态,从而使人们产生忧患意识。虽然负面新闻信息的本质功能是负面的、有害的,但是作为信息“把关人”的新闻媒体只要适当地、正确地宏观把握,是可以弱化其负面功能而彰显其正面功能的。可见,从宏观上把握和引导负面新闻信息的传播是非常必要的且具有重要意义。

理论上对负面新闻的控制与引导

1 选择性传播

负面新闻信息的选择传播,是大众媒介有重点、有选择地报道和传播负面新闻信息,从而引导受众的认知、判断和评价。

这种传播有两个层面:传播内容的选择和传播方式的选择。传播内容的选择是在尊重客观事实的基础上,选择报道有利于产生积极作用的负面新闻信息,借助事实本身的力量,用事实说话,以期达到积极的效果。内容的选择要考虑信息的强度、受众的关注度和传播效果的影响度。传播方式的选择包括传播的速度、角度、广度、深度。大众媒介通过对传播方式的把握,处理好负面新闻信息与正面新闻信息的关系,分清主要和次要、局部和整体、现实和趋势的关系。

2 倾向性传播

负面新闻的倾向性传播,是大众媒介在尊重客观事实的前提下,对信息进行重新组合或解释,把自己的观点和立场通过对事实的阐释、评论或者评论性的文字表露出来,通过权威人士和组织、媒介直接出面的方式,就负面新闻信息阐明自己的意见、看法,引导大众接受正确的思想观念。事实与意见相融合,是负面新闻倾向性传播的特点。大众媒介在对负面新闻进行倾向性传播时,应注重对事实“意义”、“影响”、“作用”等的挖掘。由于受众在接受负面新闻信息时,不仅需要对事实本身的了解,更需要的是对事实的分析、思索、预测,倾向性传播恰好满足了受众的这种需要。

3 通过巧妙地设置议题进行舆论引导

媒体的舆论导向作用常常是通过精心设置的议题发挥的。从这个意义上,新闻舆论导向正确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媒介的已成设置是否正确,正确的舆论导向实际上是对功利性准确判断的结果。在负面新闻的传播中,对议题的设置十分重要。议题是媒介选择性传播和倾向性传播的立足点,也是对公众舆论进行引导的出发点和目的。

实践中对负面新闻的控制与引导

1 报社的角度

报社要抓住政府关心、百姓关心、反映强烈的事情,在两者的结合上做文章。这样的负面新闻刊登出来以后使问题得到解决,使政府和群众都满意,也可以使媒体形象上升,取得“三赢”的效果。例如开通市民热线,在供水、供电、道路、公交等方面负面报道较集中,在容易与职能部门产生对立情绪的领域,请政府部门与行业领导客串主持,使得群众与政府官员都有直接沟通和对话的平台。各部门不会因敏感问题而“猝不及防”,群众也有了解决问题的机会,化不利为有利。

2 煽辑的角度

编辑要尽力找到和挖掘负面报道中的正面因素。例如对凶杀等恶性案件的报道中,应在最能引导读者阅读的标题和导语里强调警方神速破案的信息,及时给读者以安全感,给不法分子以警示、威慑。在稿件选择上传达出负面新闻中的正面信息。在版面编排上把握好负面新闻的疏密度,对某一地区的负面报道如果在一段时间内或一个版面上过于集中,就会给受众造成该地区一片黑暗、问题积重难返、前途暗淡无光的错觉,这就背离了舆论监督惩恶扬善、鼓舞士气的初衷。

3 记者的角度

记者要筛选新闻线索,绕开可能使矛盾激化的信息。据悉,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每日接到的线索不下千条,而且绝大多数为负面信息,而他们最终选择报道的问题,无论是规范经济秩序的偏差,还是行政管理的失当,大多在舆论监督之下能够得以纠正和重新规范,而事实也证明,很多原本看似积重难返的问题在被他们曝光之后得到了解决。这无疑是使负面新闻产生正面效应的榜样。

以事实说话。这个事实必须是来自生活本源的真实的事实,如果不深入到事实发生的源头,而是用了材料中的事实,就很容易造成失实,哪怕一丁点的失实都可能使原本不很严重的负面效应在读者心目中被无端地放大。

切忌扩大打击面。在进行批评报道时,哪个领域、哪个行业、哪个人出了问题,就要针对这个领域、这个行业、这个人进行监督,不能因为一个局部存在问题,就不分青红皂白,推论出全局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样的舆论监督无疑会导致负面效应。

坚持以正面宣传为主,是我国新闻媒体的内在规定和职责要求,须臾不可放松。但只要加强对负面新闻的控制和正面引导也能起到积极作用。

上一篇:报业竞争中的“蓝彻斯特法则” 下一篇:从符号消费解读现代城市婚礼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