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员亵法枉法酿丑剧

时间:2022-07-30 05:45:36

司法官员亵法枉法酿丑剧

这是一起令人叹嘘的司法腐败大案。公安局长给负案在逃的犯罪团伙老大通风报信,出谋划策,开脱罪责;看守所长和法官为庇护罪犯使尽招数,公然执法枉法,甚至弄虚作假;监狱长见钱眼开,鲸口大张,收受百万巨款。在权势、金钱、人情攻势下,演绎了一幕人间丑剧。虽然邪恶一时占据了上风,但终究邪不压正,无视法律的人最终落入法网,以权亵法的司法官员最终走上了审判台。

上篇

争矿引发命案

在河北省西北部,有一座历史名城――赤城县。它位于华北平原与内蒙古之间的群山峻岭之中,与首都北京山水相依,县城距北京仅180公里。

王军伟、郝风平是赤城县两个有名的痞子。王军伟,生于1970年3月,赤城县田家窑镇田家窑村人。因儿时面部黑黝,人称二黑娃,家人还给其取小名“二宝”。郝风平,长王军伟一岁,赤城县田家窑镇井儿洼村人,俗称小名“和平”。这二位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便纠合在一起从事赌博、敲诈勒索、非法采矿等违法活动。渐渐地,以王军伟、郝风平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成为赤城县闻名的地霸。

为取得庇护,他们十分注重结交司法干警,不惜感情投资,伺机为其所用,赤城县公安局局长高连军就是其中的一个。

高连军,生于1963年9月,原籍张家口市下花园区花园乡花园村人。他们相识于朋友的介绍,那时,高连军任张家口市庞家堡公安局局长。王军伟、郝风平为能结识上高连军这位公安局长而高兴。他们主动和高连军往来,请吃饭,打麻将,投其所好。一来二去,彼此成了好朋友。

2002年1月,高连军调任赤城县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有了高连军这棵大树做靠山,王军伟、郝风平的腰板硬实了许多。

2003年,王军伟、郝风平在田家窑镇近北庄村附近非法开采了一座铁矿,直接影响了在邻近开选矿的矿主刘兴林的个人利益。刘兴林也是当地的名人,在和王军伟交涉无果的情况下,8月23日晚上8时许,他带着几个人来到王军伟矿点,将矿上的鼓风机电闸拉掉,鼓风机机管砍断,使铁矿被迫停产。

晚上10时,王军伟得到报告后怒不可遏。他喊上郝风平,立即组织了王海、刘海潮、郝世义、刘廷续、孟晓佟等十余名打手,携带手枪、猎枪、东洋刀、砍刀等凶器,分乘两辆汽车赶到刘兴林的选矿厂。进矿后,王军伟持手枪连开数枪对刘兴林等人进行威慑,其他歹徒用木棒、砍刀砍打刘兴林和矿上值班人员。刘兴林身中数刀,致动脉破裂及全身多处创伤引发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其他受害人员中一名重伤,二名轻伤,三名轻微伤。

凶案发生后,王军伟、郝风平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他们拿出一笔钱,让参与打架的主要人员四散躲藏,等风头过后再说。事情安排妥当后,俩人带着郝世义、刘廷续连夜驱车赶往山西五台山避祸。

接连而来的说情者

就在王军伟、郝风平等人撤离现场后不久,赤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就接到报警。刑侦人员迅速赶到矿山,现场一片狼藉,血迹斑斑,惨不忍睹。经受害者指认,刑侦人员抓获了歹徒王海。经审讯,王海交代出了这起案件的主谋王军伟、郝风平和刘海潮等人参与斗殴的经过。刑侦人员迅速传讯刘海潮。刘海潮知道难逃法网,也如实交代了自己参与犯罪的经过,其交代的内容和王海一致。

办案人员经过一天的紧张侦查,初步确定此案系王军伟、郝风平以报复为目的制造的故意杀人案。

很快,案情初步结果报到了高连军的案头。一看自己的好友王军伟、郝风平是这起大案的制造者,高连军内心暗暗吃惊。由于案情重大,又是涉枪犯罪,案件很快按程序上报至张家口市公安局和河北省公安厅,引起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关注。市公安局还抽调专人成立了专案组,负责案件侦破和督查。

这天晚上,高连军一夜未眠,思量着下一步如何应对这一难题,同时,他也预感到:明天将很快有人找他说情。

果然不出高连军所料。第二天上午高连军刚走进办公室,手机响了。电话是自己的老同学、现任下花园区某厂纪委副书记门振国打来的。高连军和门振国同学情谊很深,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个人关系。门振国和王军伟也是好朋友,王军伟经常请高连军和门振国一起吃饭娱乐。

门振国在电话里直言不讳地问道:“田家窑出了大案子,是不是二宝、和平他们干的?”

高连军猜测到门振国是受王军伟的委托来打探案情的,便对老同学毫无避讳,如实相告:“跟着二宝去打架的王海、刘海潮已被抓住,他们供出是二宝、和平组织人干的。现在张家口市公安局正在全力抓捕他们,这回篓子可捅大了。”

刚放下门振国的电话,又有人敲响了高连军办公室的门。来者叫王树鹏,是王军伟、郝风平生意上的合伙人。

王树鹏平日和高连军来往密切,落座后直接问起案情。高连军又是如实相告,这个案子的的确确是二宝、和平他们干的。他特意点拨道:“现在案子定的是故意杀人,现场发现弹壳,但没有找到枪支。二宝他们是不是带着枪支跑了?找不到枪就会发通缉令,他们如果和你联系,你让他们赶快想法子把枪交了。现在,凡是涉枪的案子,省厅都要派督导组,如果枪收回来,省厅就不会派督导组了,这样省里的督导力度也就弱了。”

高连军知道,只要把枪追回来,省厅就不会太关注这个案子,他想为王军伟、郝风平开脱就好办多了。

开脱罪行的“前奏”

从高连军内心讲,此时他不仅不想抓王军伟、郝风平,反而盼着他们跑得越远越好,这样会为他们开脱争取时间。身为公安局长,在情与法的面前,私情压倒了正义。为了应付上级对案件的督查和被害人亲属的哭闹,他随便安排了几名干警去追捕王军伟、郝风平等涉案人员。

过了一天后,刑警大队办案人员给高连军汇报:涉案的枪支已由郝风平的岳父交了出来。

一听说枪支交了回来,高连军连日来心里紧绷着的弦松了下来。他把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和刑警大队负责人召到其办公室说:“王军伟的案子定故意杀人是不是有点重?再问问到案的犯罪嫌疑人,能不能从主观找点理由,弄成故意伤害。”

高连军虽然就任赤城县公安局局长时间不长,但作风霸道,喜欢说一不二,许多干警对他敬而远之。现在他对如何处理王军伟案发了话,并且意图很明确,属下岂敢不办?

几天后,副局长给高连军汇报说:“笔录改好了,加上‘吓唬吓唬、别把人打死’的意思,这样就可以改成伤害致死。但是需要给市局汇报一下。”高连军满意地说:“好!明天你去市局报一下。如市局同意就把材料留给他们,不同意就把汇报材料带回来,别留下把柄。”第二天下午,这位副局长从市局回来欣喜地向高连军报告:“市局同意把案子改成故意伤害致死。”

看着市局同意了自己的意见,高连军暗暗窃喜。为了把事情做得严密一致,他把王树鹏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案子已改成伤害致死,你告诉二宝、和平,让他们将来到案后要说上‘打架前二宝在矿口曾说过去吓唬吓唬,别把人打死’的话。”

处心积虑的“自首”

几天后,王树鹏又告诉高连军一个棘手的消息:郝风平在外不慎把腰摔伤了,伤势很重,需要去医院手术治疗,这种事情现在咋办为好?高连军想了想说:“你先让和平别露面,过几天再说。”一周后,高连军打电话把王树鹏召到自己的办公室:“和平的腰要是摔得严重的话,你告诉他先投案,然后我再想法给他办个取保候审治病。”

很快,王树鹏把这一喜讯告诉了郝风平。郝风平接到王树鹏的电话后,决定先到秦皇岛住院治腰,然后在秦皇岛医院投案自首,为保外就医创造条件。

郝风平住进秦皇岛某医院后的第二天晚上,王树鹏就把郝风平要投案的想法讲给了高连军。高连军说:“给和平讲一下,投案也要注意影响(指方式),别和我直接联系,让他直接给刑警队打电话投案。到时候我带人去秦皇岛。”

之后,高连军按诺行事,第二天即带着刑侦人员驱车赶往秦皇岛。到医院见过郝风平后,高连军当即安排属下给郝风平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然后率员返回了张家口。

再说王军伟,自从打死人躲到外地后,每天度日如年,他把自己的将来全部寄托在了高连军身上。在得到高连军通过门振国捎来的口信后,他决定马上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兄弟郝世义(外号四毛)、刘廷续(外号黑豹)回赤城投案,并让门振国向高连军报告。

高连军一听说王军伟要带着两个弟兄来投案,马上进行阻拦。他告诉门振国;“不能让他们三个一起来。这样别人一看就是假的。先让二宝自己回来弄个自首。二宝投案后让他说还想立功,再规劝那两个同案犯投案。这样就能给二宝弄个立功,那两个同案犯也算自首。要是二宝带着那两个人一起来,三个人都只能是自首,二宝就算不上立功了。”

高连军毕竟技高一筹,经他这么一点拨,王军伟假自首不仅更加逼真,而且自首和立功两个条件都具备了。

特殊的在押犯

王军伟投案自首被关进看守所后,按照高连军的主意,开始为争取重大立功活动。他虽然人被关在看守所,由于有高连军的关照,他的对外联络很畅通。他先是通过自己的朋友李树威做马仔孟晓佟的工作,劝孟晓佟投案。那天晚上孟晓佟参与了斗殴,案发后根据他的指令外出躲藏。由于是王军伟的指令,孟晓佟很快同意投案自首。

王军伟通过看守所的干警把孟晓佟同意投案的情况报告了高连军,并要求亲自去做孟晓佟的工作,高连军同意了。

在公安人员准备录孟晓佟的口供之前,王军伟为了使孟晓佟讲的和自己的供述一致,欲和孟晓佟串供。他向高连军说:“高局长,我想先和晓佟说几句话。”得到高连军的许可后,王军伟先把孟晓佟叫到一个房间嘱咐道:“过一会儿公安局的人给你做笔录时你一定要说上,我给你们在矿口开会时说了‘人家不打咱不打,打起来千万别把人打坏了’的话。”直到俩人串供完毕,两名警官才装模作样地对孟晓佟做了一个笔录,然后把孟晓佟带了回去。

就在警官给孟晓佟做笔录期间,王军伟在另一个房间里和久别的爱人相见。王军伟和妻子谈笑风生,劝妻子别担心他,他虽然在看守所里,但生活得很好。妻子看着王军伟脸色红润,身体健康,也就放心了。

在看守所里,王军伟是个特殊的在押犯,由于有高连军的关照,上至所长,下至看守警员,都对他关照有加:他住着单号,想吃什么有人送;虽然人在高墙之内,但和外界信息畅通,矿上的生意,他遥控指挥,做得红红火火;隔三差五,他还和高连军及自己的狐朋狗友们出去潇洒玩乐。对他来讲,看守所就是不用付钱的宾馆。

在高连军的运筹下,王军伟的假自首、假立功做得天衣无缝,为从轻或减轻处罚奠定了基础。不久,王军伟、郝风平的案子被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

2004年5月,张家口市人民检察院就王军伟、郝世义等人故意伤害罪案和非法持有枪支罪案,向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于是,一幕丑剧刚谢,另一幕又开始了。

下篇

对法官的攻关

王军伟的案子被到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后,按分工此案由刑一庭负责审理。庭长李胜利指定工作人员仲建清为该案主办人,并确定由承办人在内的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

为实现重罪轻罚的目的,王军伟指使自己的生意合伙人田世民向李胜利、仲建清开展“攻关”。田世民明白,这个案子要做到峰回路转,庭长李胜利和案件承办人仲建清的态度是关键。2004年6月份的一天下午,经王军伟的辩护律师蒋某联系,李胜利答应和田世民晚上见个面儿。宴请之前,田世民将5万元现金用塑料袋包好放在一个纸袋内,在上面又放了两条软中华香烟和两瓶酒,准备适时送给李胜利。

席间,几人相谈甚欢。李胜利还向田世民出谋划策道:“要想轻判王军伟、郝世义,你们争取就赔偿问题和对方达成调解,取得对方谅解。这个很关键,如果处理不好,对方会在法庭上要求加刑。要是能调解好,被害人要求轻判,这就好办多了。”吃完饭后,临别时,田世民将装有钱和烟酒的纸袋子送给李胜利。李胜利推辞了几下,就顺手收下了。

李胜利收下钱,开始琢磨着伺机为王军伟等人开脱。他给合议庭里包括仲建清在内的几个法官说:“这个案子有领导打招呼,审理时注意关照一下。”暗示法官们在处理时有所顾忌,从轻判处。

仲建清作为这个案子的实际主办人,在调解王军伟对受害方的经济赔偿问题上,帮着王军伟费了不少心,给被害方做了许多工作,终于使双方达成了赔偿协议。王军伟为了表示对仲建清的感谢,也是为了今后继续利用仲建清,让田世林送给仲建清一万元,仲建清没有丝毫推辞便收下了。

在李胜利、仲建清等人的庇护关照下,2004年9月1日,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王军伟犯有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以郝风平犯有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郝世义、刘廷续、王海、刘海潮、孟晓佟等人也分别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

为办拒收找替身

王军伟获刑后,按照高连军给他出的主意,开始运作把自己弄成一个乙肝患者而逃避去监狱服刑。他知道自己身体健康,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于是就找看守所代所长王跃中预谋从监狱办理拒收证明,以达到不入监的目的。

王跃中是一名从事多年公安工作的老警察,前任看守所所长张志刚升任县林业公安局局长后,在高连军的提议下,他被局里任命为代所长,主持看守所工作。王军伟被关进看守所后,名义上是犯罪嫌疑人,但鉴于他和高连军的特殊关系,王跃中一直对他关照有加,有求必应。王军伟先是通过看守所的狱医和外界关系,从医院弄了两份自己患有乙肝的虚假证明。乙肝虚假证明到手后,王跃中告诉王军伟,要想保外就医,还需要办个拒收手续。

但监狱拒收手续办得并不顺利,接连跑了好几天,事情仍没有办成。没有办成监狱拒收手续,高连军暗暗着急。他突然想起原任看守所长张志刚和承德监狱的狱政科长王广兴关系很好,便想让张志刚给王军伟活动活动。

在高连军的多次督促之下,张志刚带人专程赶到承德,找到王广兴。

此时,王广兴刚刚升任承德监狱副狱长。张志刚把来意给王广兴讲了讲,王广兴说:“人(王军伟)不来检查不行,但只要是乙肝没问题(指能办拒收)。”

张志刚又试探地问:“王狱长,假如这个人没病能不能给办一下。”听王志刚这么一问,王广兴引起了警觉:“送来的人必须有病,没病怎么能办拒收呢?志刚,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没病啊?”

张志刚不敢说实话,只好小心地说:“这个人肯定有病,但不一定那么严重。”

王广兴听张志刚这么一说,心里恍然大悟,他也不戳穿张志刚的谎言,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那好吧,我到时候想想办法再说。”

回到赤城县看守所,又是在王跃中的办公室,张志刚和王军伟讲了去承德和王广兴见面的情况。王军伟听完直接说:“我给100万,让他放心办。我们找个替身去应付检查,但告诉他们,别发现去的人不是我后,把替我的人给扣了。”

张志刚很快把王军伟的话传达给了王广兴。百万巨款相诱,王广兴这次没有打折扣,电话里爽快地答应他尽力帮这个忙,并一再说:“只要送来的人有病,不管检查结果如何,我决不会扣人,这点你们就放心吧。我和狱政科的同志打个招呼,什么时候来我再通知你们。”

三天后,王广兴打电话给张志刚,要他尽快把犯人带到承德去检查。张志刚很快通过王跃中通知了王军伟。此时的王军伟已找好了一个患有乙肝的替身。体检过程非常顺利,这让王军伟感到了一丝欣慰。在监狱医院体检完毕后,按规定,第二天还要去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复检。

为保证事情办的顺利,当天晚上,王军伟通知张志刚和他弟弟王军清第二天赶到承德,把给王广兴准备的100万送出去。王广兴不忘牵线人,顺手塞给张志刚一万元,以表谢意。

事后,张志刚开车把王广兴送回了家。据王广兴案发后交代,他收受的99万元贿款,“分多次存入银行,2007年用前妻的名字在承德市银领小区买了一间临街商铺,花了51万元,装修房子花了10万元,另外的钱都用于打麻将、吃饭、唱歌、洗澡消费。”

第二天上午,王跃中等人带着王军伟来到承德附属医院复检。和昨天的程序一样,由替身冒充王军伟,复检时一切顺利。

俗话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王广兴收下王军伟100万元后,很快把监狱出具的《承德监狱罪犯拒收通知书》在监狱大门给了张志刚。

随后,按规定,王跃中又带王军伟到张家口某医院进行了体检复查。他们仍用偷梁换柱的把戏,骗取了乙肝证明。

体检结束后,12月16日,王跃中分别以看守所和县公安局的名义向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草了《赤城县公安局关于在押犯王军伟患病情况的报告》,报告申请对王军伟暂予监外执行。这份申请报告很快放在了高连军的案头。12月18日,高连军挥笔签下了自己的意见:“同意。”

2005年1月20日,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赤城县公安局的申请、医院体检报告和承德监狱的拒收证明,决定对王军伟暂予监外执行十二个月。通知送达赤城县公安局后的当天下午,轰动一时的赤城县命案要犯王军伟便如愿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此时的时间是2005年1月底,距2005年的新年还有十余天。

重获“自由身”后的变本加厉

王军伟出狱后,知道自己能获自由之身,高连军等人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作为一个生意人,他懂得“ 知恩图报“。他更知道,目前的自由是暂时性的,要想长期获得自由,他必须借助多种权势、多种庇护。截至2009年8月被收监前,他向高连军、李胜利等多名公安司法干警施以贿赂近300万元。据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王军伟先后向公安局长高连军行贿10余次,贿款共计34.5万余元;指使田世民等人送给王跃忠贿款6万元、张志刚贿款7万元;送给承德监狱副监狱长王广兴贿款100万元;送给李胜利贿款19万元、仲建清贿款5.省略

上一篇:“换客族”的环保消费风潮 下一篇:原来闹剧也会“旗开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