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联赛改革慢热

时间:2022-07-22 07:56:16

排球联赛改革慢热

2016-2017赛季中国排球联赛是中国排球协会与新的商务合作伙伴体育之窗签署“3+2+N”合作协议的第一年。从排球业内看,利用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夺冠的契机,加速联赛的改革进程,当属共识。在排球业外,依靠中国排球联赛这块品相不错的自主赛事IP,做大做强,推进排球联赛的职业化和市场化,吸引更多的关注,占据有利制高点,也是重要的驱动力。眼下,本赛季的中国排球联赛已经结束了第一阶段小组赛的争夺,从10轮比赛的情况看,中国排协和体育之窗在赛季初的设计有哪些落在了实处,取得的效果又如何呢?

中国排协篇

设想之一:新赛季全面推进鹰眼

实际情况:新赛季,按照中国排协的要求,中国排球联赛所有24支男女队所在主场全部设置了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鹰眼设备。虽然各支球队或者俱乐部资金来源不同,鹰眼硬件的所有权不同,有些归属俱乐部或体工大队,有些归属球队所属省份或主场所在城市的体育局,但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鹰眼的采购、安装和调试,这应该给予充分的肯定。作为中国顶级的排球联赛,中国排协在联赛推出鹰眼,做到了“有法必依”,鹰眼已经成为参赛球队的准入标准之一。

不过,鹰眼的使用还是暴露出一些问题。

问题一:各赛区鹰眼操作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

联赛各主场的鹰眼操作人员都是经过设备供应商和中国排协培训才上岗的。但是由于培训时间有限,培训安排距离联赛开赛过近,缺少必需的实习期和试运行期等原因,在联赛初期,各赛区鹰眼回放系统在时间上差异性很大,短则一分钟,长则数分钟。女排联赛四川与天津一战,就出现了因为鹰眼挑战,比赛中断长达5分钟以上的争议。随着联赛的深入,操作人员日渐熟练,这个问题逐步有所好转。

问题二:鹰眼回放缺乏统一标准虽然中国排协在联赛开始前下发了有关鹰眼使用的规则说明,对鹰眼回放做出规定,但描述过于简单,难以形成制度化和规范化,赛区在鹰眼回放中往往各自为政。比如,对于球落点的回放,部分赛区不按最起码的要求来回放球的运行轨迹三维动画,只在大屏幕上显示球的落点。对于球有无打手的回放,不播放连贯完整的比赛画面,而是选择性地播出某一瞬间的静止画面。这无疑让鹰眼的公正性大打折扣。另外,因为硬件水平不同,部分场馆的大屏幕清晰度极差,难以满足联赛需求。模糊昏暗的画面使得比赛双方和主裁判都看不清,仅凭鹰眼裁判的判罚难以服众。 鹰眼设备

问题三:中国排球联赛的鹰眼操作人员不是第三方,而是主场的工作人员。虽然中国排协配备了鹰眼裁判,但中立性和独立性始终存在偏差。再加上部分裁判员对鹰眼挑战规则理解不清、把握不准,也造成了争议不断。

鹰眼的加入本是为保证比赛的公正和公平,作为高科技手段,联赛引入鹰眼是个新生事物,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在所难免。在理解之余,也要指出,管好鹰眼的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从源头上做出明确而公正的规定,实行标准化操作,避免人为因素的干扰,还鹰眼公道,让联赛清白。

设想之二:国内球员实现自由转会

实际情况:本赛季,中国排协为了鼓励球员流动,特意出台了新的转会政策,原则上,一家俱乐部在联赛中最多有三次国内球员转会的机会。但从实际情况看,球员转会市场依旧是死水一潭,难得的转会也是因循旧例,而非新规。

小组赛期间,除朱婷这个特例外,女排和男排没有一名现役国家队球员转会,对各支球队而言,各个层级的国手依然是绝对的“非卖品”。小组赛期间为数不多的球员转会,比如辽宁的梁春龙转会北汽男排、上海的韩添伊转会浙江男排,上海的陈伊娜转会云南女排,都是之前合作的延续。八一青年队的高意转会北汽女排、山东青年男排六名球员集体转会天津队、北汽男排三将转会天津队等,实际上也是俱乐部利用自己的资源积极争取过来的。所谓的国内球员自由转会依然是纸上谈兵,像中超或CBA 那样按照市场规律进行的职业化转会,更是空中楼阁。 陈伊娜

另外,由于第二阶段八强战和第三阶段的半决赛之前,晋级的球队还有转会机会,或许不排除有国手级优秀球员转会。不过,已经有球队表示,即便自己不能参与争夺更高名次的比赛,但本队的球员还要打保级战和备战全运会预赛,这样的理由让一些优秀球员无法实现转会。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所谓的“利益共同方”,某两支球队因为某种关系而产生了共同利益,联手针对第三方,对球员转会设置人为障碍。这些都使得所谓的二次转会成为一纸空文。可见,新规虽好,但国内球员的转会距离中国排协倡导的“自由”还相差甚远。

设想之三:取消赛区接待技术代表和裁判员的规定

实际情况:本赛季,中国排球联赛的技术代表和裁判员改由组委会统一安排,根据规定,俱乐部不得私下接触裁判,以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对于这一点,赛区和裁判、技术代表总体上还是执行得不错。虽然与以往相比,多了一点点麻烦,但保证了技术代表和裁判员的中立性和客观性,应该值得称道。

商务合作篇

本赛季,竞标胜出的商务合作方体育之窗为了更好地运营联赛,算得上尽心尽力。一方面,为排球联赛成立了独立的运营公司排球之窗;另一方面,在宣传和日常营运上也有所创新和突破。原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高潮出任排球之窗总裁,原北京汽车排球俱乐部总经理、原北京市体育总会秘书长于溯|辞去公职,加盟排球之窗,出任首席内容官。懂体育的人干体育,为联赛增色不少。

设想之一:建立三大联盟

实际情况:按照体育之窗的设计,中国排球联赛要打造三大联盟,即商务联盟、媒体联盟、城市联盟。

商务联盟:从目前的情况看,体育之窗利用中国排球联赛的IP资源进行资本运作,吸引了一些客户的兴趣。相比之前的状况,本赛季的商务开发有变化,力度有提升,价值有体现。

媒体联盟:这是体育之窗在本赛季着力打造的重要项目。体育之窗与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天津电视台、北京体育广播等热心推广排球的主流媒体建立了版权合作关系。特别是与地方的广电媒体签署版权购买协议,这可看做中国排球联赛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出于实际情况和体育之窗自身的公司特性,排球联赛的广播电视公共信号制作还要依赖于传统广电媒体,体育之窗也要为此支付信号制作费用,这跟体奥动力与地方电视台签署的中超版权协议是一致的,但是能够将中国排球联赛的赛事版权推向市场,毕竟是跨越性的一步。在新媒体版权的推广上,体育之窗颇有建树,包括新浪体育等网络媒体和部分视频网站纷纷购买了排球联赛的版权,并开设了排球专栏。

更大的亮点,在于排球之窗自身的微信公众号开辟了联赛的视频直播平台。每轮联赛,球迷可以通过微信号交替点播6场比赛,极大方便了受众,对排球联赛的推广也是极大利好。另外,排球之窗还委托索贝公司,在北京汽车光彩赛区专门设立了4G视频直播平台,属于很好的尝试。

不过,纵观整个联赛,依靠传统公共播出平台观看排球联赛的球迷依旧是主体。相比较而言,除北京和天津之外,其余各赛区的主场鲜有本地电视台直播(央视直播场次除外),排球联赛在京津之外大多数地方广电媒体中遭受的冷遇没有根本性改变。央视转播联赛的场次与以往基本持平,在报道形式、转播方式、赛事包装等方面,也沿袭老套路,缺乏创新,无法与中超、CBA比拟。因为央视对转播时段的限定,部分场次开球时间被临时调整。开球时间多变,无益于联赛品牌的打造,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姚明、郎平现身联赛开幕式。

按照中国排协的统计,联赛第一阶段男女排共20轮,总场次为120场。中央电视台选择了12轮各有一场直播,占总场次的1/10,占总轮次的60%。地方电视台直播37场,占总场次的1/4多。其中,北京电视台10场(女排5场,男排5场)、天津电视台14场(女排10场,男排4场)、辽宁电视台5场(全为女排)、深圳电视台5场(全为女排),这四家电视台加在一起就转播了34场。由此可见,这个数据其实并不华丽,与顶级联赛应有的电视转播量相比,甚至显得有些“寒酸”。

总体而言,本赛季排球联赛,体育之窗整合的媒体资源涵盖广播、电视、平媒、网络媒体、自媒体。宣传报道的广度和深度与以往相比,在新媒体和自媒体领域,有了显著提升。

城市联盟:城市联盟的理念是依托政府打造城市名片,虽有进展,但也有很大阻碍,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推进的客观环境。

设想之二:恢复全明星赛

实际情况:按照设想,全明星赛将在春节后一周举行。考虑到本赛季的现实情况,全明星赛暂定为2月26日在深圳举行。排球联赛的全明星赛已经不再停留在概念阶段,体育之窗正在积极努力落到实处,特别要体现排球特有的女排情结和明星价值。但球迷到底买不买账,还是一个未知数。据了解,本赛季的全明星赛在形式上会体现多样性,突出设计感,将文艺和体育有机结合,展现一场文体“秀”。但无论形式如何,如何产生入选的明星球员才是关键。目前看,很有可能是将球队推荐、球迷选票和数据统计三方面作为入选球员的标准,并增设一些外卡。最后效果如何,拭目以待。

设想之三:经纪人团队(联盟)

实际情况:虽然更多球队聘请了外援,但目前中国排球联赛的所有外援基本控制在两三个经纪人的手中。体育之窗虽然想打造自己的经纪人团队,为此也有设计,但与现实存在很大冲突。

中国排协和体育之窗的设想无论成效如何,想法都是积极的。很多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只有迎难而上,中国排球联赛才能稳步向前。

联赛关键词

除了顶层设计的落实情况不尽相同以外,再从以下几个关键词梳理一下本赛季联赛:

观众:本赛季排球联赛的观众数量有所提升。女排比赛的观众明显多于男排。最好的排球球市依旧是天津、北京等有着传统排球热情或文化的城市。辽宁沈阳、浙江嘉善、江苏常州的现场球迷数量稳中有升,这和女排热、明星热有很大的关系。北京女排主场与江苏女排一战,因为两支球队坐拥七大国手,门票销售空前火爆。虽是晚场的比赛,但很多球迷下午3点多就开始排队购票,当场上座率高达97%,为历年罕见。相比之下,男排联赛更多还是孤芳自赏。

通常,成绩好的球队观众会更多些,但也不尽然。比如男排联赛12冠王上海队成绩虽好,但球市冷落,或许只有京沪对话这样的重头戏才能调动球迷的胃口。云南女排主场所在的禄丰县虽然比较偏远,球队的成绩是十连败,但球市依然火爆。对这座小县城来说,云南女排的比赛丰富了当地民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根据中国排协的统计数据,中国排球联赛第一阶段现场观众人数增幅令人欣喜。女排联赛现场观众数约16万人次,平均每场约2655人;男排联赛现场观众数约12万人次,平均每场约2000人。这些数据一般由各个赛区提供,可信度存在问题。绝大部分球队主场场馆的看台不过2000-3000张坐席,实际开放率会更低,如果平均每场观众超过2000人,岂不是说上座率至少都在七成以上,甚至接近爆满?这和真实情况存在不小出入。因此,联赛的数据也应该做到实事求是,避免虚假数字撑了门面,却误了改革。

场馆:近几个赛季,排球联赛的场馆条件越来越好。像山东淄博、辽宁沈阳,都是全运会场馆的再利用。虽然浙江嘉善、云南禄丰这些县城的场馆有些老旧,但相对不大的空间坐上众多球迷,更拢人气,更利于营造主场氛围。

此外,由于本赛季联赛开赛日期早于以往,以往经常出现的南方场馆低温情况暂时没有出现。随着全国性气温走低,南方场馆能否满足16摄氏度的最低要求,还是未知数。

很多球队把主场放在大学里,将大学生球迷作为服务和观赛主体。江苏女排在常州大学,江苏男排在南京大学,福建男排在福建师范大学,八一女排在深圳大学等。这些大学场馆的硬件都是高标准的,这样的选择也是推广排球的积极尝试,但主场设在大学,会呈现出明显的潮汐式特征。排球联赛在跨年度的冬季举行,当学生面对期末考试、春节、寒假的时候,主场变得冷冷清清。同时,大学场馆坐落在校园内,缺乏必要社会宣传,再加上校方出于安全考虑,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社会球迷观赛。

球员:除朱婷外,中国女排的球员们都在地方球队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包括因伤缺阵多轮的惠若琪和没去成里约奥运会的曾春蕾。一干国手们在联赛中充分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成为闪耀的明星、球市的保障和球迷追逐的对象。不过,新人少有涌现,只有临时转会北汽的八一小将高意让人眼前一亮。 北汽男排外援奥利奥。

男排联赛中,老将风采依旧,新人也有冒头。八一的仲为君受到腿伤的影响,表现不及往年。崔建军、张晨、焦帅、梁春龙、初辉等老将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水平,依然是国内各个位置最好的球员。年轻人中,表现最好的当属北京队的接应江川,他的强力跳发球和进攻提升了北京队的攻击力。北京队副攻谷佳丰、四川队副攻王兆瑞、湖北队接应宋阳和副攻缪阮彤以及浙江队主攻朱志远等新人也有不错的表现。

外援:本赛季女排联赛不乏大牌外援,米哈伊洛维奇、卡里罗、洛维、罗宾逊、墨菲等人都是世界名将,但表现最亮眼的却是四川队的澳大利亚外援鲁尔克。在她的带领下,四川队时隔6年重返八强。她的得分高居所有球员之先,在得分榜前20名中找不到第二位四川队球员的名字,可见她一柱擎天的作用。

男排方面,同样是四川队的外援莱昂纳多令人印象深刻。他攻击力强,几乎没有哪支队伍能够有效抑制他的进攻。北京队的外援奥利奥得分能力较强,桑德技术全面。上海队外援格罗泽尔进攻十分强力,孔特全面实用。这5个人称得上高水平外援。外援水平正在与世界一流接轨,拉动了男排联赛的水平。如能坚持,对中国男排也是好事。

工资:中国女排的奥运夺冠和联赛改革,对排球运动员收入的拉动作用并不明显。部分球队在购买外援时可以一掷千金,但在改善运动员的待遇方面却束手束脚,真正是专款专用。北汽排球、天津女排算是富裕户,不仅购买外援不差钱,运动员、教练员的薪金水平虽比不上足球和篮球,但在排球界绝对是遥遥领先了,让其他球队羡慕不已。提高从业者的待遇,他们会更有动力。虽然很多地方体育局努力效仿北汽模式,但都不成功,除了合作方式、资金来源、政策法规、历史文化等原因,最为关键的还是理念和意识的问题。

教练:相比中超和CBA走马灯般地换帅,排球联赛的教练员流动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主教练执教时间普遍在4年以上,这和中国体育的全运会战略紧密相关。像天津的王宝泉、浙江的吴胜、北京的李牧,更是当仁不让的“常青树”。优秀的中青年教练员始终是中国排球的一大缺口。 李牧(右)

上一篇:如何进行有效的课文复述 下一篇:高中化学教学中小组合作学习的问题及对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