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纳皮尔 我用3D展现舞台艺术

时间:2022-07-21 11:05:14

朱利安.纳皮尔 我用3D展现舞台艺术

前不久,在北京蓝色港湾传奇时代影城,结束了北京国际电影节《蝴蝶夫人》放映后的导演朱利安·纳皮尔禁不住热泪盈眶。面对着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观众如潮水一般的掌声,这位已经默默在幕后耕耘了十多年的导演感慨良多。

“用立体的电影艺术展现舞台艺术,一直是我从小以来的一个梦想。从我小时候接触音乐剧开始,这个梦想一直伴随着我成长。而在今天,我能有机会将这样一部作品带到中国来,的确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是受宠若惊。”

其实3D电影离歌剧并不遥远

《蝴蝶夫人》里的巧巧桑是一个让所有歌剧迷们无法忘却的悲剧。在与美国大兵本杰明·平克尔顿结合之后,不幸被抛弃的她却一直还在痴心妄想能再度找回平克尔顿的爱,殊不知这份不对等的感情注定将会遭遇到沉默的破灭。而在苦苦奉献了三年的痴情等待之后,曾经在怒放的花丛中翻飞雀跃的蝴蝶最终惨烈地结束了自己的那毫无结果的泡沫爱情。

当整部歌剧最强音伴随着蝴蝶夫人巧巧桑最后一次展翅之时,所有的电影观众都为整部作品强大的视觉表现力和感染力所惊呆了。而导演朱利安·纳皮尔却在此时露出了一丝微笑:“这种表现形式我已经研究了十年了,没想到能让观众如此喜欢。”

据朱利安·纳皮尔回忆,在对3D电影和舞台艺术进行结合的十年研究时间里,自己可以说是经历了很大的煎熬。没有鲜花和掌声的鼓励,没有票房和名望的加冕,有的只是一个个横在自己追求梦想路上的难关。朱利安说,那算得上是他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日子,为了自己的梦想,他牺牲了很多。

早在2000年起,朱利安·纳皮尔就开始转行,由一个在英国电影和电视圈颇有成就的潜力新人转变为一个舞台剧、电影跨界导演。而从2002年开始,朱利安就开始了自己对3D表现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彻底抛开了自己以前作为潜力电影新人的过往,一切从零开始。

“最开始研究3D时,我其实对这项技术很没有信心。”开始的路程总是艰难的,3D技术在发展上的诸多限制一度给到了朱利安很多的疑惑,对他来讲,作为一项已经发展了20多年却仍然在停滞不前的电影表现形式,3D技术能否继续前行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当时,我几乎是尝试遍了各种的3D拍摄手法和表现手法,但是没有能够完美地投入到我的歌剧电影中的东西。我很希望能给观众带来一种吃着爆米花欣赏歌剧的别样观感,但是当时,我真的想要放弃了。”

2009年,电影《阿凡达》横空出世,带给了全世界的电影观众一次截然不同的3D视觉体验,也给朱利安·纳皮尔这个迷途中的探寻者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这一次,朱利安找到了与詹姆斯·卡梅隆有过深度合作的RealD公司,开始对全新的3D效果进行研究。其实早在2003年音乐剧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儿童音乐剧《星光快车》进行美国巡演时,朱利安·纳皮尔就曾与自己的团队打造出过一段让人震撼的3D片段影院演出。但是这一次,朱利安打算换个思路,重新开始。

“我曾经无数次地想过自己失败的可能性,因为这项技术实在是太冒险了!”重新起航的危险对已经经受过多次失败的朱利安而言是难以承受的,但是满怀希望的他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行。对他而言,把歌剧这项有着悠久历史的舞台艺术搬上大银幕,是一件比起制作真人电影而言更艰难的事情,因为两种艺术之间的巨大差别让他很难把握到真正的契合点,很难让3D电影技术与歌剧艺术完美地融合起来。

从开拍伊始,朱利安·纳皮尔就遭遇到了大量的难题,舞台的3D实拍效果着实让他难以满意。“之前,我有曾经考虑过在舞台上出现的种种问题,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如此之多。”当回忆起当初的拍摄经历时,朱利安坦言着实有些苦涩难耐。不仅仅是在舞台布景和灯光照度上的问题,就连一般的演员走位,习惯了歌剧表演的艺术家们着实难以像职业演员们那样做到精准走位。据朱利安介绍,在进行正式的三次录制之前,他与电影中的所有演员们在英国皇家剧院练习了三个月的走位,一次次地纠正着已经习惯了自由发挥的歌唱家们的表演习惯。所幸的是,最后的录制结果十分完美,自己的预期效果完全达标。

而当《蝴蝶夫人》的成品出来之时,朱利安与剧组同仁们的努力收到了回报,而他在3D领域十年耕耘的结果也终于结出了盛放的果实。虽然《蝴蝶夫人》只是他在歌剧电影领域的第二部作品,但是相较于第一部作品《卡门》来讲,朱利安更愿意让《蝴蝶夫人》成为自己在新领域的处女之作。“《卡门》对于我来讲,还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而《蝴蝶夫人》,才是我真正想展现给观众的一个礼物,因为它让我证实了,3D电影和歌剧的距离,真的并不遥远。”

在电影院看歌剧,这是儿时的梦想

“对我来说,电影就像是我的白月光,是我一直以来的事业;而舞台艺术则是我骨子里面的热爱,对我来说,就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当这两者结合到一起时,我的内心立马燃烧起来了。”

成长于伦敦的朱利安·纳皮尔从3岁起就跟着父亲混迹于伦敦西区的音乐剧演出中心,对他而言,舞台艺术就像是植根于他骨髓里的造血干细胞一样,时刻为他供应着激情的热血。《猫》、《歌剧魅影》、《西贡小姐》、《万事俱下耶稣基督》……一部部经典的音乐剧伴随着他成长,也让舞台艺术更深刻地扎根在他的血液里。幼年的他甚至还参与过《约瑟夫与神奇彩衣》的演出,只是对朱利安来说,幕后的工作更加具有吸引力。

“儿时的经历让我一直对舞台艺术有着深深的迷恋,这种感觉在我学完电影之后越发强烈。而当我结束了在威斯敏斯特大学的电影学课程之后,我就萌生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要不要把电影和舞台艺术结合到一起呢?”

对于当时的电影圈而言,朱利安·纳皮尔这么想,简直是疯了。在弗雷德·阿斯泰尔和金杰·罗杰斯卸甲归田之后,很少有歌舞类的电影能够获得足够高的票房成绩,更何况是一部完全把舞台艺术复制到电影中的舞台剧电影。在1999年时,初入百老汇的休·杰克曼就曾与一帮百老汇演员们炮制过一版这样的舞台剧电影《奥克拉荷马》,但票房十分惨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想过这样去拍摄电影了。

不过,当时的朱利安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顾及这些现实的问题,被梦想冲昏了头脑的他开始了在各个电影剧组里面的摸爬滚打。很快,他就加入了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虎克船长》,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而随后,BBC电视台和ITV电视台又邀请他为自己的电视电影掌镜。

“从《虎克船长》之后,我开始了在电视剧圈和电影圈的摸爬滚打,这一干,就是十年。”朱利安·纳皮尔坦言,在这十年的光阴里,自己始终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寻找一种最适合于展现舞台艺术的方法,能将舞台艺术带进电影院中。“毕竟,这是我的梦想,我一直都是为它而战斗。”

电影市场,可能还没准备好

其实,对于朱利安·纳皮尔和英国皇家歌剧团来说,如何拍好这样一部歌剧电影并不是最难的课题,而如何去将这样一部电影推向市场,才是最为艰难的事情。朱利安坦言,自己在接受这个项目之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一直到现在,自己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

“跟一般的电影不同,歌剧电影在内容和题材上太过特殊化了,你如果按照一般的方式来进行推广是绝对没法获得收益的。所以,我们只能够另辟道路,来让更多的人看到这部作品。”对此,朱利安和制作公司中的另外一家RealD公司联合,采用了3D放映机附赠的方式来推广这部电影,为全球一万多家有RealD的3D放映机的电影院提供了《蝴蝶夫人》的原版拷贝,对朱利安来说,这样的方法虽然没有太多的利润可言,但是却也是在目前情况下的唯一可行之法。

“对于现在的电影市场来说,歌剧电影还很不成熟,所以我们只能够用这样的方法,先开始一步步推广电影,再来打造属于歌剧电影的专有市场。”朱利安很无奈地表示,尽管在技术条件上,《蝴蝶夫人》已经完全具备了市场的所有要素,但是面对着现今势利的电影市场,朱利安和他的团队也只能把这部电影作为一部普通的试验品。不过,朱利安表示,在不久的将来,舞台艺术与电影,将会有着更加深入的联姻。“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制作下一部电影了,可能是《托斯卡》,也有可能是《西贡小姐》。但无论是哪一部,都会让我无法停止激动。我已经急不可待了!”

上一篇:梁静百无禁忌 下一篇:蒋浩“情牵”吴奇隆初尝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