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亲情:这个要分儿子50万元赔偿费的人是个负心汉

2019-07-16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六年前,她“错误”地爱上了一个刚离婚的男子,五年前,她生下了这个男子的儿子,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子是个负心汉,在男子答应支付抚养费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可就在孩子出车祸而死后,男子却一纸诉状把她告上了法庭,要瓜分50万元的死亡赔偿金……

真爱无极,女大学生产下家教主人的私生子

李燕是江苏淮安人,出生于1975年,自打她记事起,就生活在贫穷之中,出身寒门的李燕从小就能吃苦耐劳,从小就比同龄人更有同情心。

1995年,李燕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徐州矿业大学,学费全是父母亲东拼西凑的,看着父亲佝偻的身影,母亲苍老的面孔,李燕暗暗发誓:一定要自己打工读完大学,一定不要父母亲再为自己上学操心了。

1999年的正月初五,李燕像往常一样,拿着写有“家教”字样的牌子,在学校附近自我推销。一个中年男子来到了她身边,一番直截了当的对话之后,他们就谈妥了做家教的事宜。这个中年男子的名字叫周雷。

第一次家教后,周雷留李燕在他家吃饭,他告诉李燕,他今年35岁,是徐州重工机械厂的一名普通职工,年前刚刚离婚,他把女儿看做是自己生命的全部,所以放弃了所有财产,争到了女儿。说到动情处,周雷泪水流了下来,李燕对周雷的不幸十分同情,她更是从内心佩服周雷的有情有义。

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李燕和这个单亲家庭融为一体了,她除了给孩子上课外,还包揽了周雷家许多家务,渐渐地,李燕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了这个男人。1999年6月的一个晚上,李燕哄孩子睡着后,周雷先是久久地看着她,接着就把李燕一把拥入怀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李燕没有控制自己的感情……

1999年7月,李燕毕业了,朋友给她在南京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知道这个消息后,周雷耷拉着脑袋问李燕:“你是不是准备离开我?是不是嫌弃我?”还没等李燕回答,周雷就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你一生都是我的,我不许你走!”说完放声大哭。李燕的心里顿时涌起了无限柔情,她动情地说:“我永远不离开你!一生一世都不离开你!”于是,李燕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徐州分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同时,她和周雷正式同居了。他们商量好了,11月份一起去淮安,把事情告诉李燕的父母,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春节期间都结婚。

一眨眼就到了1999年9月份,有一天,周雷整夜没有回来,自从他们相识后,这还是第一次,李燕有点生气。早上,周雷一脸疲惫地回来了,他解释说,几个朋友喝酒后玩了一会儿牌,李燕也就没多想。不久后的一个星期天,细心的李燕在帮周雷洗衣服时,意外地发现周雷衬衣上有根女人的长头发,她生气地质问周雷,周雷若无其事地说:“我也不知道呀!肯定是同事搞的恶作剧。”李燕相信了。

这年10月,李燕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沉醉在了将为人母的无尽喜悦当中!当天晚上,李燕准备了一桌好菜,要给周雷一个惊喜,可是当李燕兴奋地说出这个消息后,周雷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开心,李燕似乎还看见他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惊慌。

此后的日子里,周雷以各种理由要李燕到医院打掉孩子,都遭到李燕的拒绝。李燕问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周雷坚决否认。问他为什么不要孩子,周雷有时说经济条件不好,有时说因为女儿还小。李燕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她思考再三,就要周雷同她去领结婚证,但是周雷同样找出各种借口推托,被李燕催得急了,他不高兴地说:“还没到春节呢!别今天一个主意,明天一个主意!”看到周雷真的生气了,李燕也就不多说了。

几天后,李燕又遭受了一次伤害,她的父母来到徐州,也要李燕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原来,李燕和周雷同居的事一直是瞒着家里人的,李燕的一个大学同学在淮安工作,她偶然遇到了李燕的父亲,无意中说出了李燕和周雷的事。父母知道了真实情况,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们觉得丢尽了脸面。话不投机,父母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当即断绝了同李燕的亲情关系。

到这个份儿上,李燕应该死心了,聪明的做法是就此断绝同周雷的关系,但是,她是一个特别爱面子的人。她对朋友说:“我已把青春、贞操和爱情全给了周雷,我生是周家的人,死是周家的鬼!”李燕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她想,再心狠的男人总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只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周雷不会扔下他们不管的。

此后的日子里,周雷每天都逼着李燕到医院打掉孩子,2000年2月,李燕毅然决定离开周雷家,她只身来到淮安,租了间房子住下来。

生活所迫,未婚妈妈向情人讨要生活费

2000年6月5日,李燕在没有任何亲人陪护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去医院产下了一名男婴,取名叫东东。也许是老天眷顾李燕,东东长得虎头虎脑,可爱极了,邻居85岁的王老太每天都要来看一下孩子,她说:“不看孩子一眼就吃不下饭。”这让李燕看到了希望。

李燕决定把喜讯告诉周雷,她打通了周雷的手机,周雷一听到她的声音,声音都有点发抖了,他告诉李燕,自己一直在寻找她,几个月中天天做梦都想着她,可当周雷听到李燕已把孩子生下来的消息后,突然间发火了:“你真的生下来了,谁同意的?”不由分说挂掉了电话。刹那间,李燕觉得自己又一次掉到冰窟窿里了,她抱着东东泣不成声。

2000年12月,李燕决定到徐州去找周雷,几经周折,她终于在街上发现了周雷,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是东东的父亲呀!说也奇怪,这个时候,李燕竟然一点儿也不恨周雷了,她真的想在周雷怀里痛哭一番,可出乎李燕意料的是,周雷一看见她,扭头就走。他居然连看自己儿子一眼都不愿意,李燕的心在滴血!她跟在周雷后面走到了周雷家,周雷的几个朋友门神一般把她拦在外面,而周雷呢?则把门关得死死的,还故意把音响调得震天响。李燕彻底明白了,周雷是真的不要她了,当初寻找她也只是为了让她打掉孩子,免除后患。

2001年1月16日,李燕再次带着孩子来到徐州,她敲开周雷的家门,刚要进去,突然从屋里冲出一个40多岁的女人,二话没说,就一把抓住李燕的头发死命地拽起来,还破口大骂李燕是“骚货”、“婊子”。李燕怀里抱着孩子,腾不出手来,只好拼命地喊救命。好半晌,周雷才叼着烟踱了出来,他慢条斯理地对李燕说:“我已经和我原来的老婆复婚了。”周雷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将李燕击倒了,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周雷一直是脚踩两条船,一直没有断绝同前妻的关系,那天洗衣服时发现的头发就是他前妻的。她撕心裂肺地责问周雷:“你为什么要说和我结婚?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周雷把她推了出来,门“砰”地关上了。

李燕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可一看到孩子天真无邪的小脸蛋儿,她就不忍心了,孩子没有妈妈是多么可怜呀!她决定忘掉周雷这个狠心的男人,忘掉徐州这座让她伤心的城市,她要竭尽全力把东东抚养成人。想清楚后,她便坐上了回淮安的汽车。

一个未婚妈妈带着孩子,生活当然是异常艰辛的,李燕很快就感受到了沉重的生活压力。每月要支付400多元的房租和水电费,还要花200多元买奶粉,再加上近300元的伙食费,一个月下来至少要用1000元钱,为了生存,李燕干过钟点工,做过超市售货员,当过家教老师,但这些工作的收入都不高,渐渐地她连糊口都困难了。更要命的是,因为自己忙,只能把孩子托给邻居或熟人看管,有一次,孩子饿得直哭,不知怎的就把一根牙签放到嘴里了,险些酿出了大祸。李燕不放心了,只好把东东背在背上出去做工。

2002年1月15日,在实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李燕第三次到徐州找周雷,她没有直接到周雷家去,而是每天守候在周雷上班的路上,四天后,也就是2002年1月19日,他们在周雷家附近的一家茶馆见面了,周雷先是大谈了一番他现在的幸福,接着就拿出了一沓钱,重重地甩在李燕面前说:“这是一万块钱,你一年也赚不到的,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李燕拖着周雷的衣服,哀求周雷别丢下孩子,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这下子触怒了周雷,他暴怒地说:“东东是私生子,我就是不管能怎么样?”听完这无情的话,李燕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周雷虽然有点内疚,但还是扭头就走了。

2002年春节一过,李燕请了个律师,她要状告周雷,要他承担做父亲的义务。在律师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周雷身为孩子的生父,每月支付500元的生活费,直到孩子18岁。

签好协议后,李燕当天就回到淮安,不久,她在一家保险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她知道东东是自己一生唯一的依靠了,因此,她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东东。2002年4月,李燕给孩子买了一份意外伤害保险,可她没有想到,就是这份意外伤害保险又一次让她肝肠寸断。

痛失爱子,负心汉居然要分亡子补偿金

岁月的荡涤使李燕成熟起来了,她擦干眼泪开始了全新的生活,转眼就到了2005年,李燕成了公司的优秀业务员,收入也进入了白领阶层,可就在她再次勾画美好的人生蓝图时,不幸再次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2005年6月4日,李燕骑着自行车送东东去幼儿园,经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一辆摩托车把他们连人带车撞出去10多米远,东东的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孩子,我的孩子!”李燕不顾一切地爬过去,然而,东东的鼻孔和嘴里全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东东被撞死了,我没有孩子了。”李燕猛地站起来,一头撞向那辆肇事摩托车,她的头立即变得血肉模糊。当她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被送到了太平间。“苍天啊!你为什么这样不公平?东东才5岁呀!”李燕大声叫喊着。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李燕痛不欲生,她先后两次服用安眠药自杀,幸亏朋友和同事及时相救,她才保住了性命。那几个月,李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她整天躺在床上一点儿都不想动,让她稍感宽慰的是,自己的父母得知女儿的不幸遭遇后,原谅了她,还出面料理了外孙的后事。

2005年7月,淮安市交通警察大队事故科经过调查取证,认定所有的责任是肇事方,7月12日,李燕刚从交警大队出来,她所在的保险公司就通知她去领保险赔偿金,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肇事方和保险公司一共给了她50多万元的经济补偿。

也就在这个月,李燕来到了南京。孩子是在淮安出事的,这又是一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她不想再留在那里了。可她在南京安顿下来还不到10天,周雷却从徐州赶到了南京,他一见到李燕,就“砰”地跪在李燕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自己的忏悔。李燕早已看清了周雷的嘴脸,她拿起电话就要拨打110。刚才还表示要痛改前非的周雷突然间换了一副嘴脸,他索性二郎腿一跷,单刀直入地告诉李燕,他来南京的目的就是分儿子的死亡赔偿金的。

李燕想不通,周雷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还是周雷自己说出了内情,周雷对李燕说:“你发财了也不告诉我,要不是你的同学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呢!”他接着又习惯地点上一根烟说:“你或多或少也给点我这个做父亲的吧!”李燕当场拒绝了周雷的要求。周雷严厉地说:“我作为孩子的生父,一直支付着孩子的生活费,我完全有权利得到赔偿金。”李燕终于失去理智了,冲过去对周雷又打又抓:“是你毁了我的一生,是你毁了我的儿子,你赔我儿子,赔我的东东!”周雷连忙跑了出去。

这次大吵以后,2006年2月19日,李燕意外地收到了周雷委托律师发来的律师函,10多天后,周雷一纸诉状把李燕告上了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

周雷的关键证据是每月支付500元生活费的那份协议,他认为,自己出钱给孩子,就是尽了抚养义务,就理应分得这部分“遗产”。李燕的律师当即指出,死亡赔偿金不是遗产,遗产是被继承人死后遗留的财产,死亡赔偿金是对人的一种抚慰。周雷从未与孩子共同生活过,与孩子仅仅是血缘关系而毫无亲情,他只能象征性地分到一小部分死亡赔偿金,如果李燕不同意,也可以一分钱不给他。

当然,周雷也有他更充足的理由,他不知听谁说,李燕在保险单上填的收益人是“法定继承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就应该同李燕平分这50万元,因为他和李燕同属“法定继承人”。其实李燕在为孩子投保时,保单上保险受益人一栏上填的是自己的名字。

不久,周雷又向法庭提出了新的理由:他要求李燕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他说,孩子出事后,他的精神始终处于崩溃的边缘,所以他要求依法享受精神抚慰金。

许多人认为,从道德方面讲,周雷给李燕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倒是事实,说周雷受到伤害是谁也不相信的。几次近距离交锋后,李燕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她的内心万分痛苦:“我没有想到他是这样一个人,我算是把他的骨髓也看清了……”而周雷心里也不好受,他多次对朋友说:“我是怪李燕瞒着我把孩子生下来的,我也不想这样做,可家里老婆我怎么交代?”

2006年7月底,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此案作出判决,不管结果如何,在这起案件中,周雷已输掉了最起码的人性,李燕更是遭到了极大的精神折磨。

后记:笔者近日从律师处获悉:在法院判决前,周雷向李燕提出了双方私下了结的请求,他声泪俱下的话语再次让李燕心软了,但双方在赔偿金的分配上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周雷希望得到20万元,可李燕只答应给周雷5万元,鉴于这个原因,法院推迟了判决日期。是不是继续把官司打下去,心力交瘁的李燕正处在痛苦的抉择中。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约会网上恋人,硕士生为爱血祭屠刀遗恨悠悠 下一篇:莫亚文和他的绯闻女友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扭曲的亲情:这个要分儿子50万元赔偿费的人是个负心汉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uqatb00ys2v.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