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O9000是一种新形式的保护主义吗?

2019-07-04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摘要]利用修正后的引力模型,对ISO9000系列标准对于我国出口贸易的影响进行了实证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在控制了ISO9000的内生性后,贸易伙伴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对于我国出口具有显著消极的影响,其出口弹性为-0.19;我国与贸易伙伴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的相互作用对我国出口具有积极的“共同语言”效应,其出口弹性值为0.02;我国ISO9000认证水平对于出口的影响不显著。综合上述影响,认为ISO9000系列标准这种理论上的非贸易壁垒对于我国的出口起到实际的贸易壁垒的作用。

[关键词]中国出口;ISO9000;保护主义

[中图分类号]F752.69 [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1673-0461(2011)03-0071-06

一、 引 言

近几十年来,随着关税、配额等传统贸易壁垒的大量减少,技术性贸易壁垒越来越成为国际贸易流动的重要决定因素。技术标准是技术贸易壁垒的一项重要内容,由于名义上的合理性及形式上的隐蔽性,被认为是一种新形势的保护主义。近年来,技术标准对我国外贸发展负面影响日益显著,我国出口企业面临越来越多的标准壁垒,出口受到了很大影响。其中,我国外贸受欧盟的技术标准影响最为显著,几乎所有的出口产品都遭遇其标准的阻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各出口行业的发展。Blind(2001)[1]指出标准化对发达国家的产品出口可以起到促进作用,而Neil Gandal和Oz Shy(2001)[2]等的实证研究一致表明标准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出口形成了阻碍。而其主要原因在于发达国家相对于发展中国家对于国际标准的制定权具有更大的影响,Clougherty和Grajek(2008)[3]就指出由于欧盟对于国际标准组织的重要影响,标准已成为了欧盟限制从非欧洲国家进口的工具。另外,发展中国家由于缺乏基础设施来对实施标准提供支持,反而表现出标准相对较低的普及率进而阻碍了出口(Magali A. Delmas 2002)[4]。那么,谁掌握了标准的制定权,谁的技术成为标准,谁就掌握了市场的主动权。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得标准者得天下[5]。我国在对于标准的制定过程处于被动的情况下,标准的采用到底给我国的出口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更具体而言,技术标准这种理论上的非贸易壁垒对于我国的出口是否起到实际的贸易壁垒的作用呢?对此缺乏直接的证据。

国内对于技术标准与贸易关系的实证研究不多。熊明华(2004)[6]对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与华东地区出口贸易之间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赵志强和胡培战(2009)[7]通过量化的技术标准实证研究了浙江技术标准战略对浙江出口美日欧市场竞争力的影响程度。邢孝兵和徐洁香(2010)[8]实证角度验证了日本标准化水平的提高对于中国农产品出口的贸易保护效应。尽管以上的研究填补了国内在此方面的空白,却存在着以下三个方面的不足。首先,除了熊明华(2004)的研究直接用ISO9000认证数量来衡量技术标准外,后两者的研究中对于技术标准缺乏自然和直接的测量途径。赵志强和胡培战(2009)只采用每年新实施的地方标准数量来代替技术标准战略,而并不能区别不同标准的效率和重要性。邢孝兵和徐洁香(2010)则将日本标准提高设为虚拟变量,完全回避了标准的测量问题。其次,以上研究均选择检验净效应,未区分技术标准对于贸易影响的不同机制,而进口国、出口国的技术标准认证水平及两者的相互作用对于贸易的影响很可能是不同的。再次,他们的研究均没有考虑到内生性问题,即技术标准与出口可能是同时发生的。一方面各国标准化的协调一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贸易壁垒;而另一方面,可以反映一个国家开放度的贸易强度可能决定标准化的过程(Blind2002)[9]。不考虑内生性问题,标准化对贸易的影响可能是有偏且不一致的。

基于以上实证分析中存在的不足,做了以下处理:第一,选取ISO9000 ①这一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国际标准,我们可以利用其认证的数据(ISO2002,2006,2008)来捕获标准在一个国家的采用程度,并可以克服传统测量标准化的方法限制;第二,我们能利用母国和东道国的ISO9000的普及率② 以及两者的相互作用来判定标准化影响贸易的不同渠道;第三,我们选取ISO14000作为ISO9000的工具变量。ISO14000是一个自愿的环境标准管理工具和系统,目的在于监视和改进企业的环境绩效。ISO14000作为ISO9000的一个好的工具是以两个标准之间有共同的原理作为条件的。事实上,存在着经验证据ISO14000的认证数量与ISO9000的认证数量正相关,因此意味着两个标准背后的驱动因素具有显著的重叠。(Gyula Vastag 2004)[10]。此外,Prakash和Potoski(2006)[11]发现一国的ISO9000的认证数量显著影响ISO14000的认证数量。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也发现出口对一个国家的ISO14000的认证没有影响。这样,较高的贸易水平对ISO14000认证没有明显的影响,使得ISO14000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变量。

二、计量模型与数据选取

(一)计量模型

贸易引力模型是指两个国家之间的单项贸易流量与它们各自的经济规模成正比,与它们之间的距离成反比(Anderson, 1979) 。根据研究目的,通过引入新的解释变量,得到扩展的引力模型方程为:lnMijt=α+β1ln其中,因变量Mijt为我国对j国在时间t的服务出口额(百万美元),前两个解释变量是中国和进口国的GDP和人均GDP的乘积,用以衡量双方的经济规模,β1和β2的预期符号为正。Distanceij是指我国与进口国之间的距离,其期望符号为负。ISO9000it和ISO9000jt分别是我国和进口国在时间t的ISO9000标准的认证数量,为了更好的进行国际比较,这里取的是ISO9000与人口的比值③ 。Infrit为我国在时间t的基础设施指数,在这里为公路密度、人均航空客运量和人均电话线长度的平均值。这三项都有可能减少进出口国间的贸易成本(CèlineCarrère2006)[12]。FTAijt考虑两国是否属于同一自由贸易区。εijt是误差项。

在改进的引力模型中我们加入了主要变量ISO9000,而其中又包括了我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进口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以及两者的乘积,以此来分别考察ISO9000影响我国出口的不同机制。ISO9000系列标准会对我国出口产生以下效应:

(1)竞争效应。在出口国标准化的普及可以使其企业产生竞争优势进而扩大出口。这个竞争力的提高可能是由于国内效率改进带来的,也有可能是部分采用标准化的企业质量改进导致的结果(Swann,Temple和Shurmer 1996)[13]。然而,多数学者更强调企业由提高的出口竞争力而导致的外部收益(Hudson和Jones, 2003)[14]。此外,Clougherty 和 Grajek(2008)发现ISO认证促进了已经建立监察质量制度的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总之,技术标准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标识,减少了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并且导致了标准普及较广的国家的出口提高。

(2)信息效应和适应成本效应。进口国的标准的普及包含两个互补的效应――信息效应和适应成本效应,影响国际贸易流动。在信息效应方面,国家采用标准代表了一种机制,通过这种机制本地的知识是可传播的并且对于外国企业而言是很容易得到的,所以提供了在一国市场销售的必要的信息(Swann, Temple和Shurmer 1996)。这个方式为外国企业创造了明显的出口机会,透明度和清晰度的提高使得获得关于进口国环境的信息成本减少了。然而,进口国标准的普及也有可能由于导致了部分外国生产者的适应成本而阻碍贸易(Moenius, 2006)[15]。外国生产者必须改变生产设计、改组生产系统,来适应不同的标准和认证程序(Marc Vancauteren 2005)[16]。这些适应成本被发现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是很大的(Czubala, Shepherd和 Wilson 2007)[17]。Blind(2001)进一步发现适应成本对于那些对标准化过程没有影响的企业是特别的高。因此,在进口国实施标准可以增加外国生产者的适应成本,当这些适应成本很大时就会阻止贸易。总之,进口国的技术标准对贸易有两个互补的效应,即正的信息效应和负的适应成本效应,净效应取决于两个效应的大小。

(3)共同语言效应。技术标准拥有共同语言的特性促进了跨国企业的交流。Blind (2001)指出两国之间一致的技术知识根本上提高了交流的效率并促进跨境贸易,而标准必须在母国和东道国都被采用才能建立共同语言的特性。Bénézech (2001)[18]认为 ISO9000系列可以被看做是被企业利用的一种代码、一种语言,自然地降低了企业间的信息不对称,降低了纵向联系的交易和搜寻成本。共同语言的特性可以减少不同国家企业间贸易联系中的交流障碍,促进了双边贸易。

另外,在模型中我们没有考虑其他可以促进中国出口的因素,如共同语言,共同边界和民族网络。这些贸易驱动因素是不随时间变化的,可以通过国家间固定效应的估计(FE)被控制。同时,利用FE也有其他的优势,那就是可以解释贸易相联系的其他因素,这些是很难量化或观测的:制度环境、信息成本和文化相似性。这些因素的遗漏可能导致内生问题和估计偏误。例如,ISO9000的普及需要国内良好制度的支持,而制度也同样可以支持贸易(Anderson和Douglas Marcouiller 2002)[19]。这样,引力方程中忽略了制度可能导致ISO9000系数的估计偏误。Baier和Bergstrand (2007)[20]在遗漏国内政策变量时,就利用国家间的固定效应处理了自由贸易协议(FTA)的内生问题。简而言之,国家固定效应的估计通过解释不随时间变化的因素控制了大部分可能的内生问题。将采取这种方式来控制这样的一些可观测与不可观测的因素。

(二)数据选取

利用2001年~2008年中国对44个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流量的面板数据进行引力模型的回归测算。我们选取的44个贸易伙伴国家或地区为:欧洲的奥地利、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荷兰、挪威、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俄罗斯、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和英国;亚洲的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印度、印尼、以色列、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南美洲的巴西、阿根廷、智利和秘鲁;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非洲的埃及、南非和尼日利亚。2008年中国对这些国家或地区出口额占中国出口总额的84.45%,基本可以反映中国的出口情况。另外,2008年中国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ISO9000认证数量的和为894,301,占世界认证数量的90.99%,可以对ISO9000认证情况进行比较全面的把握。实际观察样本容量为352个观测值。

ISO9000④ 和ISO14000数据均来自国际标准组织(ISO2002,2006,2008)。中国历年对贸易伙伴的出口数据来自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s Comtrade),各国GDP、人口以及基础设施指标数据来自世界银行的WDI数据库。中国与贸易伙伴国之间的距离测算的是两国首都之间的距离,是由网站www.indo. com上提供的软件计算得出。FTA数据来自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http: //fta.mofcom. gov. cn/,其提供了中国已签署协议的自由贸易区的证据。

三、实证结果分析

(一)计量结果及其解释

表1报告了三个不同方程的计量回归结果:方程Ⅰ报告了基本的引力方程的结果;方程Ⅱ报告了加入控制变量INFR及FTA的估计结果;方程Ⅲ报告了固定效应的估计结果。这三个不同的回归方程可以使我们发现回归结果是否具有一般的稳健性。在方程Ⅰ和方程Ⅱ的混合最小二乘回归中,我们发现引力模型的基本的解释变量(两国的GDP、人均GDP和距离)的估计系数的符号与我们预期相符,并且具有较高的显著性。这表明引力模型的基本原理较好地解释了样本国之间的贸易流量。另外,在方程Ⅲ(固定效应)中GDP与人均GDP的估计系数要高于其在前两个方程(混合最小二乘回归)中的估计系数。这也是与早前的研究结论相一致的(Carrère等 2006; Baier 和Bergstrand 2007)。在回归方程选择的控制变量中,基础设施指数的估计结果也是与预期一致的,无论是本国的基础设施还是贸易伙伴国的基础设施对于我国出口都表现为显著的积极的影响。另一个控制变量FTA也在1%的水平上显著,并且其系数为正,这也是与预期相符的。

从表1来看主要考察的变量ISO9000的估计结果。ISO9000的认证水平表现为对于我国出口的不同的显著影响。首先,本国ISO9000的认证水平对于出口具有显著的积极的影响;其次,进口国的ISO9000的认证水平对于我国出口具有显著积极的影响(方程Ⅰ和方程Ⅱ),可见进口国对于ISO9000标准的采用给我国带来的信息效应要大于适应成本效应,净效应为负值;再次,我国与进口国ISO9000的认证水平的相互作用对于我国出口具有显著的积极的影响,可以认为各国都采用ISO9000系列标准减少了国家企业间贸易联系中的交流障碍,促进了双边贸易,体现了“共同语言”的特性。同时,通过Hausman检验,我们拒绝了随机效应模型的零假设,采用固定效应模型。正如前面所说,固定效应模型很好的控制了遗漏的共同语言、共同边界、制度环境、信息成本和文化相似性等变量,R2值由0.81上升到0.98。ISO9000弹性都有所下降。其中,本国的ISO9000的弹性由0.338下降到0.169,东道国ISO9000的弹性由0.301下降到0.251,两国ISO9000的共同作用的弹性由0.053下降到0.033。弹性的显著性也受到影响,后两者的显著性由5%的显著水平变为10%的显著水平。

(二)稳健性结果讨论

在前面我们提到,一方面各国标准化的协调一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贸易壁垒;而另一方面,可以反映一个国家开放度的贸易强度可能决定标准化的过程。Prakash and Potoski(2006,2007)发现ISO14000是ISO9000的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变量,同样我们也可以对其有效性进行检验。

首先是工具变量ISO14000和内生变量ISO9000的相关性检验,如果两者的相关性很弱,则称之为弱工具变量,从而使后续的统计推断失效。我们以内生变量ln(ISO9000)作为因变量,以其他外生变量ln(YitYjt)等和工具变量ln(ISO14000)作为解释变量进行回归,对ln(ISO14000)的系数进行显著性检验,此时的t统计量为13.82, 在该变量1%的水平上显著,这个时候可以认为工具变量与内生变量是高度相关的。

其次,我们可以对于被怀疑是内生变量的ISO9000进行内生性检验。先用被怀疑的内生变量ln(ISO9000)对方程Ⅱ中所有其他的解释变量和工具变量ln(ISO14000)进行回归,并提取其残差ε;然后将该残差加入到方程Ⅱ作为一个新的解释变量继续回归,如果ε的系数显著,则说明ISO9000确实是一个内生变量[21]。按照上述方法,我们得到残差的t统计量为50.1,在1%的水平上显著,从而证实了ISO9000的内生性。接下来我们就用ln(ISO14000)作为工具变量,对三个方程进行两阶段最小二乘回归,看结论是否发生了变化。

在考虑了ISO9000的内生性后,基本的解释变量GDP、人均GDP和距离及FTA的估计结果变化不大,而ISO9000和基础设施估计结果先后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表2中,我国的基础设施对于出口影响依旧显著,而进口国的基础设施的估计系数仍为正,却变得不显著了。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由良好的基础设施减少的贸易成本更多应体现为货物到达进口国海关前,这样出口国基础设施才是出口的主要驱动力。

ISO9000的估计系数的显著性在表1和表2中明显是不同的。第一,我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在表1中是对于出口具有显著积极的影响的,而在表2中这一变量则只在方程Ⅰ和方程Ⅱ中显著,而在方程Ⅲ(固定效应)中则不显著。这部分证实了前面关于ISO9000的内生性假设,即我国的出口促进了ISO9000的普及,我国的ISO9000的采用是为了符合外国买方的要求。而一旦考虑到内生性问题,ISO9000通过提高本国企业竞争力来促进出口的这个效应就变得不稳健了。第二,进口国的ISO9000标准的认证水平依然显著,然而符号却发生了变化,由正值变为负值,其出口弹性为

-0.19。如此看来,在考虑了国际标准的内生性后,ISO9000的适应成本效应体现的更为强势了。第三,我国与贸易伙伴国ISO9000标准认证水平的相互作用对于贸易的影响在表1和表2中的结果是一致的,都表现为显著为正,其出口弹性为0.02。然而,其弹性值明显小于进口国ISO9000的弹性值,综合来看,ISO9000对于中国出口的消极影响要大于积极的影响,对中国出口起到了实际贸易壁垒的作用。

四、结 论

通过收集2001年~2008年中国与44个主要贸易伙伴国(含地区)的面板数据,对ISO9000标准对于我国出口的影响进行了实证研究,并且克服了技术标准与贸易关系实证研究中的三个主要困难:测量问题、多种效应与内生问题。研究结果表明:第一,ISO9000对我国出口具有显著的共同语言效应,这意味着当我国与贸易伙伴国都具有较高的ISO9000认证水平,这可以减少双方在贸易时的交流摩擦与障碍进而促进我国的出口。然而,具体情况还要取决于我国ISO9000的认证水平的高低。第二,贸易伙伴国的ISO9000认证水平对于我国出口具有显著消极的影响,即进口国认证水平的提高会阻碍我国对该国的出口。这说明了贸易伙伴国ISO9000认证水平的提高给我国出口企业带来更多的是较高的适应成本,损害了出口企业的利益,限制了其出口。第三,我们发现在控制了内生性后,我国ISO9000认证水平的提高并没有显著的促进我国的出口。所以,我们没发现出口国标准化的普及带来的竞争效应――提高出口企业的竞争力。这与前面的内生性假定具有某种程度的一致性,即我国企业采用ISO9000认证是只是为了满足外国买方的需求,是出口促进了ISO9000的普及。这样,可以说我国企业采用ISO9000是被动的,在被动采用情况下其实施成本必然很大,造成企业内部的损失,降低了其出口竞争力。

研究结果具有丰富的政策内涵。尽管我国的ISO9000认证数量世界第一,但是我国仍然是ISO9000认证水平(普及率)比较低的国家,与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国家存在较大的差距。所以,尽管发现了ISO9000的共同语言效应,但其是基于双方都具有较高的认证水平的基础上的,我国较低的认证水平及其与发达国家的较大差距使共同语言效应受到很大限制,可以说认证水平差距越大则共同语言效应越小。这样技术标准认证水平的较大差距就限制了我国对于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国家的出口。而发达国家认证水平的提高会加大我国与之的差距,一方面差距拉大会减少共同语言效应;另一方面发达国际认证水平提高的本身会提高我国企业的适应成本从而进一步的减少我国的出口。这样,ISO9000阻碍了我国的出口,成为我国出口的实际贸易壁垒。基于此,我国应当积极的参与国际技术标准的认证,以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而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很多学者认为由于欧盟对于国际标准组织的重要影响,ISO9000已经成为欧盟提高欧洲内贸易而减少从非欧洲国家进口的工具。因此,我国应利用在世界的经济地位通过国际磋商不断加强我国在国际标准组织影响力,更多的参与到国际技术标准的制定过程中,并消减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在国际技术标准组织中的地位,限制在其影响下不断产生的技术标准,减小我国与其的技术标准差距。另外,应该通过国内效率的改进来提高我国企业竞争力,从被动的适应国际技术标准变为主动的技术革新来推动技术标准的国内普及率。

[注 释]

① 1987年,国际标准组织的技术委员会出版了ISO9000标准。ISO9000系列标准通常被认为是通用的质量管理标准,任何组织不论其规模,活动领域或者其管理文化都可以进行实施。

② 文中以每百万人口所拥有的ISO9000的认证数量来反映ISO9000在各个国家的普及率,表明了各个国家的ISO9000的认证水平。

③ 考虑了人口因素后的ISO9000的认证水平可以反映其在一个国家的普及情况。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我国ISO9000的认证数量在2008年为224,616,排名世界第一,然而在将人口加入来考察ISO9000认证水平时,我国2008年ISO9000的认证水平为169.57(每百万人),排在世界第47位,排在45个样本国家(含地区)中的32位,与排在第一位的意大利1,977.34(每百万人)差距较大,属于ISO9000认证水平较低的国家。另外,欧盟国家的ISO9000认证水平普遍较高,大都排名世界前30。

④ 在我们的分析中,我们认为ISO9000是统一的标准,尽管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构成演化为了一系列的嵌套标准。企业起初的选择在三个核心认证之间(ISO 9001, ISO 9002和 ISO 9003),这三个认证在覆盖的质量体系原理上是不同的。ISO9000家族的2000版本用一个单一的标准ISO9001:2000取代了这三个标准。作为补充的标准,2000版本包括ISO9000:2000,其对于质量管理系统的原理和专门词汇进行了描述。ISO9004:2000为执行的改进提供了指导。这些标准(ISO 9000:2000和ISO 9004:2000)的发展是以先前的ISO标准作为基础的。ISO9000家族的核心成员最终被一个单一的标准代替了,本文简单的假设把ISO9000作为一个统一的标准是合理的。

[参考文献]

[1] Blind, Knut. The Impact of Innovations and Standards on Trade of Measurement and Testing Products: Empirical Results of Switzerland's Bilateral Trade Flows with Germany, France and the UK[J]. Information Economics and Policy, 2001,13(4): 439-460.

[2] Gandal, Neil, and Oz Shy. Standardization policy and international trade[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01,53(2): 363-383.

[3] Clougherty,Joseph A. and Michal Grajek. The Impact of ISO 9000 Diffusion on Trade and FDI: A New Institutional Analysi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2008,39(4): 613-633.

[4] Delmas, Magali A. The diffusion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standards in Europe and in the United States[J]. Policy Sciences, 2002,35: 91-119.

[5] 宋明顺,赵志强,张勇,熊明华. 基于知识产权与标准化的贸易技术壁垒――“国际贸易技术壁垒与标准化问题”研讨会综述[J]. 经济研究,2009 (3):155-158.

[6] 熊明华. 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对华东地区出口贸易影响的实证分析[J]. 国际贸易问题,2004(10):17-19.

[7] 赵志强,胡培战. 技术标准战略、技术贸易壁垒与出口竞争力的关系――基于浙江出口美日欧的实证研究[J]. 国际贸易问题,2009 (10):79-86.

[8] 邢孝兵,徐洁香. 技术标准化的贸易保护效应[J].国际经贸探索,2010 (6):24-30.

[9] Blind,Knut. Driving Forces for Standardization at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s[J].Applied Economics, 2002,34(16): 1985-1998.

[10] Vastag, Gyula. Revisiting ISO 14000 Diffusion: A New‘Look’ at the Drivers of Certification[J].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4,13(3): 260-267.

[11] Prakash,Aseem, and Matthew Potoski. Racing to the Bottom? Trade,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and ISO 14001[J].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2006,50(2): 350-364.

[12] Carrère, Cèline. “Revisiting the Effects of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on Trade Flows with Proper Specification of the Gravity Model[J].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2006,50(2): 223-247.

[13] Swann, Peter, Paul Temple, and Mark Shurmer. Standards and Trade Performance: The UK Experience[J]. Economic Journal, 1996,106(438): 1297-1313.

[14] Hudson, John, and Philip Jones. International Trade in ‘Quality Goods’: Signalling Problem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2003, 15: 999-1013.

[15] Moenius, Johannes. International Standardization as a Strategic Tool: Do National Standards Hinder or Promote Trade in Electrical Products[M]. IEC-Geneva, Switzerland, mimeograph,2006.

[16] Vancauteren,Marc and Daniel Weiserbs. Intra-European trade of Manufacturing Goods: an Extension of the Gravity Model[R]. Université Catholique de Louvain -Discussion Paper 26,2005.

[17] Czubala,Witold, Ben Shepherd, and John S. Wilson. Help or Hindrance?: The Impact of Harmonized Standards on African Exports[R]. World Bank -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4400,2007.

[18] Bénézech,Danièle, Gilles Lambert, Blandine Lanoux,Christ-

ophe Lerch, and Jocelyne LoosBaroin. Completion of knowledge codification: an illustration through the ISO 9000 standards implementation process[J]. Research Policy, 2001,30(9): 1395-1407.

[19] Anderson, James E,and Douglas Marcouiller. Insecurity and the Pattern of Trade: Anempirical Investigation[J].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2,84(2): 342-252.

[20] Baier,Scott L.,and Jeffrey H. Bergstrand. Do Free Trade Agreements Actually Increase Members' International Trade? [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07,71(1): 72-95.

[21] 伍德里奇. 计量经济学导论:现代观点[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484.

Is ISO9000 A New Form of Protectionism?

――A Empirical Research Based on China's Export

Ma Lingyuan

(Zhengzhou Institute of Aeronautical Industry Management, Zhengzhou 450015, China)

Abstract:This paper uses the revised gravity model to study the impact of the ISO9000 on China's export. The results indicate: (1) by dealing with the endogeneity concerns, the certificates level of trade partners yields significant positive impact on China's export, elasticity of export is

-0.19; (2) the interaction of China and trade partners' ISO9000 certificates yields “common language” effect on China's export, elasticity of export is 0.02; China' certificates level of ISO9000 doesn't have significant impact on China' export. It concludes that ISO9000 becomes trade barriers even though they are not necessarily trade barriers to China's export.

Key words: China's export;ISO9000; protectionism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全国区域间碳汇投资机制研究 下一篇: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滥用及其表现形式论析

被举报文档标题:ISO9000是一种新形式的保护主义吗?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u3wbn00q9ql.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