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橘尚能北枳?

时间:2022-07-04 12:33:48

《谢—安琪》

艺人:谢安琪

唱片公司:金牌大风

发行时间: 2013-09-20

专辑风格:流行

本刊推荐:

“南橘北枳”,出自《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意思是淮南的橘树,移植到淮河以北就变为枳树。比喻环境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变了。这句成语用到以一曲《喜帖街》成为香港乐坛平民天后的谢安琪第二张国语大碟《谢-安琪》,实在颇有意味。

众所周知,香港和台湾的流行曲市场,在90年代才开始港星和台星互访的“过江龙”行动:台星大多我行我素,将国语专辑发行一个港版了事;而港星哪怕谭咏麟也得绕着舌头唱台式情歌,将香港已经大红的粤语歌曲填上国语词,再加几首台湾本地音乐人特别度身定做的主打歌曲。而从专辑企划角度看,不管歌手在香港的定位、个性如何,都会减少比较西化、港化以致意识出位的作品,快歌自然是大大减少的,主体一定是安全的台式K歌,即使叶倩文在香港如何风尘侠女到了台湾也只能沦为知心大姐,都市叛逆者杜德伟最终在台湾被改造为情歌王子。可见南橘北枳,港星攻市场,变味是必然的。

很不幸,这个持续20多年的金科玉律,也一样发生在谢安琪身上。从《Kay One》、《Binary》、《Yelling》、《你们的幸福》一路走来,知性女子的果敢、香港旧街巷的情怀、窝心的自我抚慰、戏如人生的乐坛之歌、世界末日与新纪元的希冀,谢安琪的平民草根和窝心熨帖,实在犹如枯水季节的一泓清泉。可惜一旦跨入大中华音乐市场的宏图霸业时,强大的商业企图心和当下台湾主流乐坛顽强的控制力必然将她摄入那前辈们都无法逆转的黑洞。

《谢-安琪》比首张国语大碟《第二个家》都成熟和精致了不少,可听性也颇高,当然,曾经的香港茶餐厅元素自然消失殆尽,这是一间台北珍珠奶茶店,首首好听、保险,却不会产生一首澎湃的“年度之歌”。不过,如果我们忘却香港,将它作为一张好听的台湾流行歌集来听,《谢-安琪》就是水准之上的。民视偶像剧《我爱你爱我爱你》的片尾曲和插曲《我们都被忘了》、《眼泪的名字》被列为专辑抢占电视观众的主打,从技术上KAY并无太大瑕疵,一气呵成的演绎、一听如故的旋律,如若填上粤语版或会延续《钟无艳》的亮丽,相信未来日子必能在KTV广为传唱。而林夕与Christopher Chak 联手的《在雨中不能说雨》则继续奉献隽永金句——“恋爱中看不懂爱情,温馨中抓不住温馨”,可惜曲调的起伏略为平淡,抹杀了可能成为新经典的努力。在这些传统招式之外,专辑中更让人惊喜的则是一些清新的小品:带有一颗自由孩童心的《小顽童》,民谣色彩的《到南边走走》、林一峰撰写的用“一”字玩味感觉的《一》。个人最推崇的却是一首商业品牌的篮球比赛推广曲,和“中国好声音”吉克隽逸合唱的《两双》,KAY首次演绎这类带有摇滚味的电子舞曲,很运动、很动感的战斗形态,时尚却又野性,两个人的声音虽然质地迥异却神奇般的合拍,次次令人都手舞足蹈!

听完这张专辑,资深的港乐KAY迷肯定是失望大过希望,新札的国语歌迷则观望中有所发现,而作为产业从业者来说,则肯定意犹未尽,港星的“南橘北枳”,如何才能既不失本色而又放之四海而皆准,这个命题留待更多有心人去破解吧!

游威

华语金曲奖总策划、国际华语音乐联盟秘书长、资深乐评人。 注 解

谢安琪2008年的一首粤语歌曲《喜帖街》轰动一时,唱出了香港时代变迁、百姓的心声感叹,揽获了几乎所有香港的重要奖项。

多年生草本。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皆有过江龙之名。一为豆科植物榼藤别名;另一种为蕨类植物,同时为一种药材。1990年代香港乐坛用来比喻到香港发展市场的台湾和星马歌手。

Christopher Chak:笔名“泽日生”,正宗香港音乐人,为陈奕迅《富士山下》作曲而为乐迷所熟知。其主要职业是心理分析师。泽日生是Passport Publishing及EMI版权携手于2007年重点推介作者。而Christopher Chak与林夕携手合作碰出新的火花。流畅的旋律再配上深情有含义的歌词,短短一两年带来了好几首有惊喜的作品。EASON的《富士山下》,谢安琪的《钟无艳》,到张敬轩的《披星戴月》,每首都是品质之选,值得慢慢享受。

上一篇:装点文艺门面的必备滥词 下一篇:反抗“”,即是“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