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学生放在学习“正中央”

时间:2022-07-02 07:42:39

把学生放在学习“正中央”

把学生放在学习“正中央”,是我们对课堂教学的追求,但在评价教学时,我们的注意力还常常聚焦在教师的“教”(活动设计、问题设计、板书设计和练习设计),并没把学生的“学”植入教学评价的关注点,至少对什么是学生“在学习”“真学习”“会学习”的认识还不尽统一,甚至还有些肤浅。比如,我们把学生在听讲当成在学习,把学生能记住当成真学习,把学生按教师的板书进行小结当成会学习。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里的“听讲”是听老师在说、“记住”是记录老师的写,“小结”是重复老师的板书。

究竟“在学习”“真学习”“会学习”指向什么?贲友林老师《三角形按角分类》的教学,让我们从一个新视角获得了答案,或许这就是我们在苦苦寻觅的教学变革吧!

我们从“课堂总结”来审视本课的教学。

黄新程同学的总结用“一分为三”精准地概括了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钝角三角形的并列关系。

这个结论的得出开始并非一帆风顺。从刘嘉仪同学的“分成四类”,后经王宇轩同学质疑刘嘉仪的分类引发了“特殊”说;从杨亭玉同学表达“包含”的画圈,又经桑瑞阳、王佑楠同学的两次修正形成的“并列”说;几番起伏逐步建立起学生对相关概念的正确认识,这个学习历程不仅自然呈现了学生的“在学习”,重要的是学生认识变化的历程清晰可见,为教师了解学习状况、调整后继教学提供了保障。

王宇轩同学在总结时提出的“三角形最多有3个锐角,但最少,也有2个锐角。”看似在量化三角形锐角的指标,实则蕴含着对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和钝角三角形概念的深刻理解。

从王子墨最初对“都”“只有一个”的认识到曹德坤“还要考虑三角形的内角和180°不能分成两个钝角以及两个直角和一个锐角”,从向无邪的逐一求证到王佑楠的反例验证,最终有了邱苏阳的“我发现,一个三角形起码有两个锐角,剩下的一个角是什么角,它就是什么三角形”,学生对概念理解越发清晰,越发明确,越发肯定。这是自我反思式学习,是思维看得见的“真学习”。

汤政同学总结时表达了自己的学习收获:看一个三角形最大角的度数,就能判断是什么三角形。这一方法的归纳与提炼,不仅蕴含着概念理解,也体现了概念运用。

其实,从邱苏阳的“我发现……”起,贲老师就有意识安排了“一道题”,这道题拉开了概念运用的序幕,走进了对概念理解的考察。经由全体同学应答,贲老师的追问,到张笑航同学的最后陈述,尽显学以致用,最终完美收官。

从“学”到“用”恰恰反映的是学生“会学习”。因为会学不只是会听、会记、会仿,会学更表现为会思考、会辨别、会质疑、会完善、会应用。

把学生放在学习“正中央”,就要让学生“在学习”“真学习”“会学习”可视化,贲老师《三角形按角分类》一课的教学比较好地实现了目标。

(朱宇辉,南京市教学研究室,210018)

上一篇:小微企业如何走出融资困境 下一篇:大象有形:学校文化深度建构的思考与实践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