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个离岸金融特区的设想

时间:2022-07-01 05:23:52

深圳,一个离岸金融特区的设想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自由化浪潮的推进,发展金融中心已成为世界各国参与金融竞争的新潮流。作为金融市场正在崛起的新星,中国如何把握时机,迎接挑战,构建自己的金融中心,已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

深圳的出口加工业、技术创新及高科技产业、港口群及物流业、通讯和动漫业均促使了巨量资本的流动,并带动了深圳金融服务业的高速发展。但由于与香港在经济方面日趋紧密的关系以及深圳股票交易所这个资本市场日益带来的金融想象空间,深圳在金融服务业方面需要更大的平台和更为超越的理念。跨越深港两地的金融服务将有助于深圳的金融触觉伸向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因此,在经济特区成功的基础上,深圳需要尝试金融创新,即设立离岸金融特区。

一、什么是离岸金融?

国际金融中心,是指在高度国际化、自由化的金融管理体制和优惠的税收制度下,通用可自由兑换货币进行国际资金融通的国家和地区。根据其影响范围可以分为传统金融中心和离岸金融中心,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金融市场的不同:

1.离岸金融市场不受所在地管辖,不受外汇管制,在准备金和税收方面有一定的优惠条件;传统的国际金融市场则往往受所在国制度约束较多。

2.离岸金融市场借贷的货币通常不是金融中心所在地的本地货币,而是境外货币;传统金融市场则主要经营该市场所在地货币。

3.离岸金融市场的交易是在非居民与非居民之间进行;传统国际金融市场则是居民与非居民之间进行交易,或者是居民之间以外币进行金融交易。

4.离岸金融市场的利率是以伦敦银行同行拆放利率(LIBOR)为基础,不受所在国货币当局的控制;传统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利率则受到所在国货币当局的控制。离岸金融中心的存款利率一般高于传统国际金融市场的存款利率,货款利率则低于传统国际金融市场的货款利率,因而存贷利率差较小,更能吸引投资者和筹资者。

5.离岸金融中心的业务一般是批发性的。

离岸金融已有近50年的历史,由西欧肇始,发展到北美和日本、加勒比地区、东南亚地区及中东地区。全球离岸金融中心大约有70个,它们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及金融一体化发挥着重要作用。根据2007年1月麦肯锡咨询机构出版的资料,全球资产的总容量(包括证券、政府和公司的债券、股票、银行存款)在过去12个月内已经超过了140万亿美元。资本流动的盈利主要产生于离岸和在岸之间的汇率差。从离岸金融业务来讲,未来全球资本流动规模及频率只会增大,不会缩小。资本在寻求更大的流动空间,这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带来的趋势,任何政府和区域化组织都是无法阻止的。

二、中国设立离岸金融特区的意义

1. 战略意义

纽约、伦敦、卢森堡、新加坡、香港及东京这些国际性大都市,吸引了全球相当比例的资本。这些资本为当地政府解决就业、进行国际资本融通、金融服务以及巩固其战略地位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在吸引国际资本方面有众多优势,例如: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强有力的支持者及领导者,中国是非西方阵营的经济和政治大国,中国不存在资本歧视和政治歧视。中国领导人倡导和谐的国际发展秩序,因此在中国政局稳定及经济开放的情况下,大量的资本会寻求在中国增值的机会。

从战略上讲,中国也有理由吸引国际资本。当然在管理方面,我们可以严格限制国际资本冲击中国资本市场。限制的方式就是:设立离岸金融特区。离岸特区就像防火墙,需要优良资金时,打开门户,风险到来时,关闭门户。

如果设立离岸金融特区,中国将可以在整个亚洲乃至太平洋地区起到资本市场调节作用;连同香港的金融市场,中国在整个国际金融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会完全不同;中国资本的进出将更趋于频繁;由于中国经济市场的迅速发展,国际资本在中国停留的时间会超过以往;内地企业外汇收入使用更加灵活;政府对涉外企业在外汇和税收方面的监管会更加有效。这一切对中国经济发展将起到极大作用。

2. 实际意义

首先从区域经济上讲,中国的资本市场将会有效地与香港及特区内各个资本市场迅速结合,以此产生一种对本地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

其次,国际资本大量进入中国离岸金融特区的同时会受到特区法律监管,使得中国能够灵活使用国际资本,并形成离岸和在岸的巨大差;由于国际资本的频繁流动,其发生的税收及服务收益将是巨大的;金融业的巨幅发展将带动深圳的配套服务市场,如人力资源市场、法律服务市场、会计服务市场等;金融就业市场会受到极大的刺激,香港及境外高级金融和服务人才到深圳就业的欲望更加强烈,这会为深圳带来国际先进的金融管理理念、投资理念,离岸金融特区产生的金融管理、银行管理、资本投资、税收、法律监管、信息保密等经验将会有利于国内金融业改进其服务,增强其国际竞争力。

中国银行业国际化进程缓慢,中资银行仅在少数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很难满足中国跨国企业的金融需求。跨国发展要求企业所在母国银行能够提供及时、便捷的一揽子金融服务,例如:境外融资、集团财务管理、贸易结算、降低财务成本、规避投资风险、投资中转以及参与境内外招投标等。特区内银行基本可以实现内地银行境外服务延伸,满足企业境外发展融资需求。

况且,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必须采用境外商业组织的运作模式。当前跨国公司普遍采用的离岸经营模式――离岸公司、离岸账户和离岸金融市场运作为内地企业提供了良好范例。由于离岸中心对商业组织的免税及法律成本和管理成本的降低,内地企业可以通过世贸组织规定的“跨境提供”和“境外消费”方式,在内地控制企业境外往来账户、成本核算、日常开支和支付等。特区内银行在境内向离岸客户提供境外银行服务,即企业境外业务境内操作,方便企业集中资金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益的同时降低了日常的经营与管理成本。这一切最终都将增强内地企业、银行的跨国经营能力,为它们成长为“国际巨子”打下坚实的基础。

三、国际离岸金融中心的基本情况

国际离岸金融中心不但要具备国际金融中心的条件,即国际化金融管理体制、高度经济自由化、非居民参与的资金融通,还需在商业信息保密、商业组织设立、登记和管理、国际协议和国际义务履行方面有特别立法并且完全实行所得税来源地税收政策。离岸金融中心可以分为三类:

1.内外混合型离岸金融中心(以伦敦和香港为代表),具有以下特点:

离岸业务不设单独的账户;

与在岸账户并账操作;

非居民与居民存贷款业务在同一账户上运作;

资金的出入境不受限制;

离岸金融市场与在岸金融市场合为一体。

伦敦离岸市场始于上世纪50年代末,属于“自然形成”的市场。它既经营银行业务,也经营证券业务。非居民除获准自由经营各项外汇和金融业务外,其吸收的存款也不需缴纳准备金。自1979年10月英国外汇管制取消后,“离岸”本身的含义便发生了变化,伦敦离岸市场实际上已经成为兼具境内和离岸业务的“内外一体式”金融市场。香港自从1972年废除外汇管制后,也逐渐演变成亚太地区一个主要的“伦敦型”离岸市场。

2.内外分离型离岸金融中心(以美国和日本为代表的严格内外分离型,称为纽约型),具有以下特点:

离岸账户和在岸账户实施隔离;

居民与非居民存贷款业务分开;

在岸交易与离岸交易分开;

禁止资金在境内外市场间、离岸账户在岸账户间流动。

以分离为基础的“渗透型”(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泰国曼谷和马来西亚纳闽岛为典型代表),其显著特点是:允许单向渗透,即仅允许离岸向在岸贷款或允许在岸资金流向离岸。“新加坡渗透型”则允许离岸账户与在岸账户之间双向有条件渗透。

纽约型主要交易对象是非居民,筹资只能吸收外国居民、外国银行和公司的存款。但开办国际银行业务,便利的不限于外国银行,任何美国的存款机构和外国银行在美分行皆可申请开办。存款不受美国国内银行法规关于准备金比率和存款比率的限制,贷款必须在美国境外使用。

3.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亦称簿记型,以加勒比海地区的开曼、巴哈马、英属维尔京为典型代表),其特点是:

国际商业银行为了避税并享受市场提供的优惠条件在所在国某一城市设立机构,在账户上处理境外交易;

市场所在地税制明确规定没有直接税或直接税赋较低;

金融机构业务相当一部分是记账。

在加勒比地区,集中了一批资源匮乏但经济发展迅猛的微型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它们没有或者只有很少的独立加工业,国民收入基本上来源于服务业。为了发展避税港,许多当地政府纷纷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来促进和规范离岸金融业的发展。

具体而言,“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通常的做法包括:

当地政府对在其境内注册的境外公司提供优惠税收待遇。避税港离岸公司和离岸金融机构从事国际贸易和金融业务等,均可免缴或少缴所得税,不缴资本利得税、外国投资税、汇出税、地产税、销售税和增值税等其他税收。当地政府对境外公司只收取一定的注册费、营业执照费和管理费等有限的费用;

离岸公司在避税港享有高度的隐私权。发行股份不需要到政府机构登记,只要投资者本人知道其拥有某离岸公司的股票就可以。而且,此类公司的股票可以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交易;

其他优惠政策。如在汇率等方面实行更加优惠的政策,并对离岸机构不实行外汇管制等。

四、在深圳设立离岸金融特区的可行办法

1.借鉴保税区或经济特区等模式,确立深圳离岸金融特区的法律地位

深圳是中国首个经济特区,是改革开放的先驱城市,且与香港毗邻,市场经济环境非常成熟,并率早得到国际认可。设立金融特区,深圳的条件最为优越。金融特区的地位应首先在法律层面得到保障。

2.解决税收制度问题,但决不是避税港

我认为不能把避税港型的离岸金融中心照搬到深圳,也不能为了满足离岸金融中心的要件(零税收、宽松的法律和监管制度、非常严格的保密制度、不签署多边或双边国际条约、不履行国际义务等)而放弃中国的大国道路。

深圳离岸金融应该探索中国式离岸模式。

深圳离岸金融特区可考虑实行地域管辖主义,对来源于特区外的收入完全免税;应积极与国际组织、相关国家签署反洗钱等方面的协议,以打击各类金融犯罪。但对合法的金融交易要有严格的保密制度,这并不完全等同于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而应是具有中国特点的保密制度。

3.解除外汇管制

特区内逐步取消外汇管制,建立宽松的金融管制环境,试行离岸人民币在特区内自由流通。

4.实现银行业务公平竞争

凡经监管部门批准在金融特区内设立的银行,不论是中资外资一律享受同等待遇,建立统一监管标准。

5.建立一套特别法律和制度

在深圳离岸金融特区享有立法授权的模式下,可立一些适用于特区内的特别法,比如:《离岸公司法》、《离岸银行法》、《离岸保险法》、《共同基金法》、《离岸信托法》、《税法》、《银行监管法》、《保密法》、《反洗钱法》、《金融机构监管法》等。以上立法可借鉴境外国际金融中心、离岸中心的相关成文法律,使金融特区内的法律有一个相对独立于国家立法的框架。

6.引进离岸业务的专业服务机构

专业服务机构可由政府审查并发放牌照。专业机构只受法律督责。

建立离岸金融中心,国外用了几十年,而中国如果选择深圳,可能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建成离岸金融特区。这就要求政府在法律和观念上有巨大突破。在未来10至20年中,建立离岸金融特区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

(作者系莫萨克・冯赛卡律师行亚太区合伙人、中国财产规划与管理研究会会长)

上一篇:构建土地“三资一体”调控和管理新模式 下一篇:社长致词 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