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障“减调潮”

2019-07-01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虽然会在一定范围对社会保障费用进行一定调整降低,却再不会回到上世纪90年代社会保障系统性缺乏的状态,而是会在另一个层面上,完善十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包括更全面的覆盖,以及费率在各机构和各地区的合理分摊。

2016年全国“两会”后,已经有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天津、云南和甘肃等在内的12个省(直辖市)对社保费率或者是医保费率进行了下调。

这一轮降费率,起于中央政府在经济下行期间为企业减负的意图。各地缴费下降能给企业带来多少成本减低的利好,在不少地方社保资金收支矛盾本已突出的情况下,减收会不会引起社保的支付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减调

此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全国“两会”上,都提出了要降低企业“五险一金”。

目前,我国职工社保“五险”包括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5大类,“一金”即住房公积金,费率合计约为39.25%,其中职工基本养老保险28%(单位20%+个人8%),基本医疗保险8%(单位6%+个人2%),失业保险2%,工伤保险0.75%,生育保险0.5%。占据社保缴费“大头”的是养老和医疗保险费用。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企业承受着相当高的成本。

中国的各项社会保障缴费比例之高,几年来一直是舆论诟病热点,企业抱怨负担重,职工抱怨真正拿到手中的净收入量太小。

据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的测算,中国的社保缴费率在全球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表示,作为世界上超级老龄化社会的德国,规定养老保险费率不超过20%,基本控制在19%的缴费费率,但中国却达到了28%。

不仅是企业,不少员工亦对相当高的社保费用有看法。对就业并不稳定的许多城市白领而言,距离退休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每月交数额不菲的养老保险,其间变数很大,如果去到另一个发放金额低的省份发展,以前的高缴费等于白交。而对那些顶多干上三两年,挣一笔就回老家的普通打工者而言,在发达地区缴纳的社保金,更是对将来的收益毫无帮助。

在当前经济下行,企业利润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为了调动企业的积极性,下调企业的五险一金缴纳比例,是对长期以来民间呼声的回应,也是大势所趋。

本轮调整中,上海的力度是目前看起来最大的。3月21日,上海宣布调整单位缴费部分的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费率,社会保险费率总水平从此前的45.5%下调到43%。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单位缴费费率同时均下调1个百分点,失业保险单位缴费费率下调0.5个百分点。

对于各界普遍呼吁下调的养老和医保费率,除上海外,山东、浙江、福建和广东等其他发达省份也动作较大。例如山东省由20%降低到18%,低于国家规定2个百分点。

而其他多地大多集中在除养老和医疗保险以外的失业、工伤和生育等小险种上。这一方面是去年国务院常务会就明确要求下调这3项保险费率,另一方面,工伤、失业、生育等保险基金本来总额小,目前各地也普遍收大于支、结余较多,因此适当下调费率不会影响保险基金正常运行。

包括天津、山东和甘肃等在内的不少地方,还允许有困难的企业缓交社保。

早在2014年12月,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就曾公开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企业觉得负担重。

降低社会保险缴费率方面的相关工作也在不断推进。2015年2月和6月的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已分别对失业险、工伤险、生育险费率进行下调。虽然这些项类数额不大,一时的具体影响有限,但打开了“降社保”的政策盒子。 影响几何

对企业来说,显然是此次改革的最大受益者,因为企业一直是目前中国社保费用缴纳的大头。

据测算,此次上海费率下调后,预计全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135亿元。而广东则明确,到今年年底,将为全省企业减轻社会保险费(含住房公积金)约350亿元。

社保降费率最复杂的是养老保险的费率。目前,我国养老保险实行省级统筹,有的省份资金充裕,有的省份已经出现当期收不抵支。如广东、浙江等地,节余较多,可以先降、多降。而一些省份,已经在动用历年节余或者需要大量财政补贴。

不仅因为这些地区经济发展,上缴的总金额和费率都较高,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上海、广东等地区属于劳动力流入地,大量农民工都在务工地缴纳养老保险等社保,养老保险基金转移回保险待遇支付地时,只能转移个人账户,以及统筹账户中部分比例基金,给上海、广东等地留下不少结余,因此具备下调空间。而不少劳动力输出大省,基金收入相对较少,支付压力较大,由此降低缴费比例空间不大。

因为各省市区实际情况不同,本轮调整中各地对社保险种、费率降幅、实施期限的规定亦各有差异。其中,广东、云南等地区不仅降低了单位缴费费率,还降低了个人缴费费率。分析认为,这意味着,工资总额不变的情况下,上述地区企业职工拿到手的工资会有所增加。

为了眼下的收益,降低社保费用,会不会影响日后的实际退休待遇,成为民众普遍关心的问题。事实是,目前下调比例也不大,影响应该不会太大。能够降低费率的这些险种实际上都存在着收大于支的情况。

在此轮社保降费潮中,降低养老金缴存比例的省份几乎都是养老金累计结余相对较多的省市。其中,广东、北京等地养老金的累计结余均已超过了1000亿,单单广东一省的结余就占到了全国累计结余的1/6。

据上海市财政部门公布数据显示,去年全市基本养老保险结余182亿元,累计结余达1111亿元;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当年收支结余217亿元,累计结余1093亿元。据此简单测算,以去年收入为基数,养老与医疗费率均降低1个百分点,两项基金仍能实现结余。

而且,当前“五险”基金征收与待遇发放两者并不直接挂钩。社保待遇发放高低,主要取决于国家和各地已制定的待遇计发或报销管理办法,除部分基础养老金待遇外,其他社保待遇与缴费费率高低并不直接相关。

3月21日举行的通气会上,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就介绍说,目前上海市职工社会保险基金的收支情况较好,有一定的积累且年度有结余。因此这次职工社保费率的下调,不会影响到参保人员的总体待遇水平,今后,将继续根据国家部署和本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适当提高各类社会保险待遇,进一步确保市民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

然而,既然已经开了口子,未来并不排除企业一方缴纳的养老金和公积金费率下调的可能,以及福利待遇受到影响。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传统计划经济的单位办社会的保障形式被打破之后,1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构建一个市场经济下的新型社会保障体系,从约2003~2013的10年时期,曾被称为社会保障的“黄金时代”,大量资金的投入,和包括养老、新型医保等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的迅速覆盖。而这种趋势目前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显然有所收缩。

在医保资金缺口的担忧之下,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中,曾提出“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政策”。在巨大的争议之下,正式在全国人大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则删去了这段内容。 待解之问题

然而,在整个经济和社会已经发展到目前的阶段,虽然会在一定范围对社会保障费用进行一定调整降低,却再不会回到上世纪90年代计划经济转型时期的社会保障系统性缺乏状态,而是会在另一个层面上,完善10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包括更全面的覆盖,以及费率在各机构和各地区的合理分摊。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未来5年,我国将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实施全民参保计划,基本实现法定人员全覆盖,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一个重要背景是,虽然中国的社保缴费名义上很高,但是,实际缴纳基数已经多年低于实际工资水平,并造成了社保名义费率的“虚高”。一些参保单位往往通过低报缴费基数等方式来降低实际缴费负担,形成了我国特有的社会保险“名义”和“实际”两个费率。如果把缴费基数做实,名义缴费的费率马上就能下降。

《中国社会保险发展报告2014》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月人均缴费基数为3037元,全年缴费基数为36444元;2014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56360元。也就是说,实际社保缴费基数大致为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5%,或影响职工退休后待遇。

在老龄化严重的情况下,中国养老保险基金支撑未来的养老保险支出已面临很大压力。今年,养老保险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变化,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上调幅度仅为6.5%左右,低于多年来每年固定调涨10%的水平。

然而对养老金支付困难的问题似乎不必过分担心。按照将于2016年5月1日起施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规定,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和以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构成的全国社保基金将扮演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的功能,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

李克强总理就曾强调,中国的社会保障基金是充裕的。以养老基金为例,2015年养老保险收支结余3400多亿元,累计结余34000多亿元,同时,全国的社会保障基金储备16000亿元没有动,还能够划拨国有资产来充实养老基金。

一个重要背景是,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承担了历史债务,通过国有资本划转,把历史欠账还上,费率就一定会有下降空间。

养老金实现全国统筹后,费率也自然能有所下降了,因为基金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节。中国的社保目前是省级统筹,而非全国统筹。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人口结构和养老保险基金收支以及积累结存状况之间存在着显著差异,不少地区职工养老、医疗两项保险基金常年收不抵支,广东上海等地则基金结余较多,全国统筹面临巨大的利益调整,需要一个逐步调整的过程。 2014年2月9日,富士康武汉园区招募中心,招聘中心里正在进行形体查验。

其他还有不少可以改善目前社保费用状况的方法,比如,现在基本养老金的结余数万亿,都放在银行里贬值,可以将这部分基金拿来投资运营;中国现在还有两三亿人的年轻劳动力没有加入职工养老保险,加入之后费率可以下降;逐渐延迟退休,也会在客观上将负担延后支付压力。

一个已经解决了的大问题是,去年实施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改革,新的机制实际上确立了,从此开始,所有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为自己的养老保险缴费。

从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最近的一段讲话中,可以非常系统地看出目前中国正在进行社会保障政策工作,包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全面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进一步完善个人账户制度、以便更好地体现激励和约束机制,推出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的政策,推进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多方面筹措养老保险基金、特别是要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推进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等。这些政策可谓系统性地回答了目前中国社会保障面临的问题,如果能及时有效地完成,整个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将达到相当完备的程度。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抗日战争期间朱德关于党的艺术宣传教育“三维... 下一篇:基于共生关系的英语教师专业学习共同体的构建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社会保障“减调潮”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ty5qj03rhh7.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