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加沙 告别噩梦

2019-06-28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自8月15日沙龙政府开始实施单边“脱离接触计划”以来,以色列已陆续从加沙21个犹太定居点和约旦河西岸四个定居点撤离。根据撤离计划,以色列将在两个月后将加沙正式移交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希望还是绝望

汉斯,加沙地带一位中年定居者,两年前的一次恐怖袭击让他失去了长女。他说,“在这里生活太危险了,更为严重的是这种生活对人性是一种扭曲。我希望现在的两个孩子能有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离开加沙,也许才是真正切实可行的”。如他所说,与以色列境内的犹太人相比,处在百万阿拉伯人包围中的加沙犹太定居者,更是生活在恐怖的噩梦之中。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巴勒斯坦阿族人对犹太定居者的仇恨甚于对以色列境内的犹太人。在2000年9月的“阿克萨起义”丧生的以色列人中,犹太定居者超过了1/3。结束这种地狱般的生活,撤离也许是新的希望。

不过,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多。对于撤离计划,大部分定居者不支持。经济上、感情上,加沙犹太定居者都难舍“故园”。自1971年第一批犹太人在加沙定居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34年。在加沙,现在生活着三代定居者,他们已经对这块土地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创业不易,在加沙这样的环境中,守业更是艰难。定居点的一切来之不易。想到突然间要舍弃这里的一切:农场、家园和朋友,定居者的心情是痛苦的。也有一些人采取行动,抵制政府的撤离计划。雅法特,一位在“阿克萨起义”中失去哥哥的中学生说,“当哥哥被杀的时候,没有人能帮助我们解除痛苦。我要留下来,跟我们的土地在一起!”但是,他们的出路只能是撤离。

根据1947年11月联合国通过的巴以分治决议,总面积360平方公里的加沙地带归属巴勒斯坦,但第一次中东战争后,加沙被埃及军队占领。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又从埃及人手中夺取了加沙。以色列在加沙的犹太定居点就是在1967年占领后建立的。在沙龙等“大以色列”强硬分子的推动下,定居点建设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现在加沙共有21个定居点,占地54平方公里,约占加沙总面积的15%,有8500多名定居者。为保护犹太定居者的安全,以色列在加沙驻扎了上万名以军士兵,人数超过了定居者。他们的职责甚至包括接送定居点的孩子去以境内上学等。

撤离还是隔离

素以强硬著称、被视为以色列“定居者之父”的以色列总理沙龙,毅然决然地推行“撤离计划”,个中奥秘耐人寻味。

甩“包袱”是沙龙政府的考虑之一。以色列政府每年要派驻上万名士兵,耗费上千万美元去保护这些定居点,安全上和财政上都是不小的负担。撤离这些定居点不但可以甩掉“包袱”,还可以从美国那里领到一笔不菲的“撤离奖金”。

修正“路线图”是更深一层的用意。美国等四方推出的“路线图计划”关键之处,是要求以色列退出所占领土。以色列难以接受“路线图”,这才有了沙龙的单边“脱离接触计划”。沙龙的如意算盘是,一方面主动撤离,“以退为进”,从美国手中夺回巴以问题的主导权;另一方面在主动撤离的同时,可加强西岸的定居点建设和巩固对耶路撒冷的控制。就在2005年2月20日以内阁通过“脱离接触计划”的第二天,以国防部长莫法兹就批准了在约旦河西岸地区为犹太定居者修建大约3500套新住宅的计划。以色列的主动撤离,目的是用牺牲加沙地带的小块地方来确保以色列对面积更大、更重要的西岸地区的控制,造成更牢固的“既成事实”,最终使“路线图”计划的执行变得更加困难甚至不可能实现。沙龙的话最有说服力,“我们将留下一张没有人能忽视的完全不同的地图”。

实现“隔离”是真正目标。沙龙的“脱离接触计划”可以解读为“脱离=撤离+隔离”。2月20日,沙龙政府在通过“脱离接触”决议的同时,也通过了继续修建隔离墙的决定。以色列自2002年开始在约旦河西岸修建隔离墙,目前约有1/3完工。从长远看,以色列更注重“隔离”目标的实现。它将极大地改善以色列尤其是定居点的安全,还可以使以色列对所占领土的统治“合法化”。沙龙政府“脱离接触计划”的核心就是通过撤出部分定居点来实现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的分离,然后再根据以色列的主张界定一个巴勒斯坦国。因此,定居点的撤离和“隔离墙”的修建,都是为了能够按照以色列的方式提前划分巴以地理版图。“隔离墙”还可以保证以色列国的“犹太性”。在巴勒斯坦地区,阿拉伯人口增长迅速。据估计,到2020年,以色列本土和所占领土的犹太人将有640万人,而阿拉伯人口将达到850万。如果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继续混居在一起,那对以色列将是一场灾难。隔离墙的修建则可以使巴勒斯坦人最具有威力的“人口炸弹”失去作用:巴以隔墙而居,巴勒斯坦人口的高增长也就与犹太人无关。

为了使撤离计划顺利完成,沙龙政府制定了详尽的定居者补偿法案,拨出38亿新谢克尔(合8.84亿美元)专项资金对撤离定居点的1700多个家庭进行赔偿。据说,每个撤离家庭将获得大约30万美元补偿金,在撤离之前主动搬走自己家当的人,还可以享受免费搬运,而拒绝撤离者将失去30%的补偿金,并自行承担搬迁费用。

咫尺还是天涯

沙龙说,从加沙定居点撤离将有助于犹太人的长远利益,也能为巴以和平带来契机。的确,提出“脱离接触计划”,是沙龙大智慧的表现。如果“脱离接触计划”执行得顺利,倒不失为重启巴以和平进程的一只引擎。

不过,历史表明,巴以和平似乎总是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沙龙此次实施“脱离接触计划”的前提条件很明确:撤出行动当然不能在遭到袭击的情况下进行。在巴勒斯坦方面,虽然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同意在以撤出加沙地带时进行双边协调,但并非所有巴武装派别都愿意遵守与以色列的停火协议。因为他们认为以色列撤出加沙,是为了换取在约旦河西岸保留更多的定居点,他们不能容忍这种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变相吞并。7月12日,在以色列海滨城市内坦亚发生了一起导致五人死亡、90多人受伤的自杀性爆炸袭击。结果,以方迅速进行报复,三天内就“清除”了八名巴勒斯坦人,并强化了加沙地带的安全措施,重新占领了西岸城市图勒凯尔姆。

以色列国内的极右势力的反对也不容忽视。据报道,以色列总统卡察夫7月4日发出过警告:反对从加沙撤出的犹太极端分子有可能会谋杀沙龙。以色列安全部门也认为,沙龙随时会有被谋杀的可能。

此外,不但以色列撤离的动机不单纯,计划的执行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即使撤离计划内容本身离巴以真正和平的要求也还很远。如在安全方面,以色列将继续保有在加沙地带的制空权,同时要求该地区“非军事化”,并保留针对加沙及西岸撤离地区的自卫权(也包括“预防性”自卫权)。也就是说,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在这里尚不能充分行使其主权。在经济上,以色列借口提高巴勒斯坦经济的独立性,将限制进入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工人数量(并打算最后完全停止),这对经济严重依赖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来说,也是沉重的打击。

事实上,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已经道出了内心的忧虑。饭店服务员阿卜杜拉・纳杜尔,是五个孩子的父亲,他仍希望能到以色列打工,多赚些钱改善生活。看着昔日的敌人离开,他只感到一丝淡淡的喜悦,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茫然。很多巴勒斯坦人还担心以色列表面上撤离,实际上会更加严格地控制加沙,将加沙变成一个“大监狱”。

基于此,许多分析家对沙龙“脱离接触计划”能否给巴以和平带来契机,只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恐怖袭击牵连巴基斯坦 下一篇:“波兰东扩”?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告别加沙 告别噩梦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ttf4h003u4c.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