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罗尔斯的代际正义

2019-06-19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摘要】代际正义思想自20世纪70年代产生以来便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分析代的概念以及代际正义关系的基础上,总结了代际正义的基本特征。分析了罗尔斯关于代际正义的理论基础,用契约论学说论述了代际正义,假设人们是在原初状态的“无知之幕”后进行公平的选择。试着对功利主义对代际正义的分析做了阐述,指出其在论证方面存在的缺陷,总结了罗尔斯对代际正义理论论述存在的不足。

【关键词】代际正义;原初状态;无知之幕;正义储存

中图分类号:B7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0278(2012)02-001-03

一、 代际正义的内容

(一) 代际正义的含义

代际正义,顾名思义,就是“代与代之间的正义问题”。我们研究代际正义时,对“代”的概念界定是一项不容回避的工作。我国学者廖小平教授在其著作《伦理的代际之维》中,从代的自然属性和社会文化属性入手来界定代。“代”首先属于年龄或生理范畴(自然属性),这属于基本的生物学事实。然而在现代社会,社会文化变迁速度之快使代的社会文化属性逐渐成为一代人区别于另一代人的实质性内容。廖小平教授还指出,从代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来界定代的概念只适用于“在场”之代,无法对“不在场”尤其是尚未进场的后代加以规定,所以他又提出“个体之代”和“类之代”的对代的概念进行补充和延伸。个体之代指处于同一年龄层的有限的生命个体,类之代则是以文化为内核、以人类整体为载体的代概念。

罗尔斯强调代际之间的公平,反对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或者只顾现在而不管未来。他的代际正义思想是意欲寻求“不计时间地同意一种在一个社会的全部历史过程中公正地对待所有世代的方式”。

罗尔斯指出代际正义的本质是,“各代分布在时间中,而他们之间的交换仅仅按一个方向发生,这是一个自然的事实。我们可以为后代做事,但后代不能为我们做事。这种状况是不可改变的。所以正义问题不会产生。正义或者非正义的问题在于制度如何处理这些自然限制,在于确立这些制度以利用各种历史可能性的方式。”即代际正义的实质是一种有关利益或者负担在现在和未来世代之间的分配正义问题。

(二) 代际正义的特征

从罗尔斯对代际正义的论述中不难看出:

1. 代际正义是人与人之间的正义关系。代际正义是一种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正义关系。具体来说,是一种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在地球上生存的当代人与后代人之间的正义关系。但它不是存在于同一世代或者同时存在的各个世代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也不是存在于当代人与过去人之间的关系,而是仅仅涉及现在活着的人和“所有的、仅仅生活在未来的,不会与任何生活在现在的人重叠”的后代人之间的正义关系。

2. 代际正义是有关时间维度的一种正义。代际正义主要是以时间对后代人造成的影响为基础的一种正义要求,原因在于进入现代社会以后,这种影响随科技的发展强化到危及后代人的生存和发展,因而有必要将其纳入正义的范围,强调对后代人承担的义务或者后代人可能享有的权利。

3. 代际的分配正义。代际正义的核心是分配正义,但又并不仅仅涉及分配领域和自然环境的问题。代际正义关涉当代人与后代人之间的资源的公平分配。“每一代都把公平地相等于正义储蓄原则所规定的实际资金的一份东西转留给下一代(资金不仅是工厂、机器等,而且是知识、文化及其技术和工艺)”。我们和后代人同属于一个物种,都需要安全的食物、清洁的空气、洁净的饮用水、足够的土地等资源。因此,需要在现在和未来的世代之间合理地分配这些有限的资源。

二、 代际正义的证明方法

在罗尔斯看来,必须要有一个适当的设置来体现现代公民愿意在正义环境的社会制度下生存的愿望。“霍布斯、洛克、卢梭以及康德的古典契约论,有着消除现实社会中的人们差别而起着确认人们的自然权利的作用,这个作用是通过自然状态的设置来获得的。同样,罗尔斯以一种类似于自然状态的设置来展现民主社会下的公民的本质特征,这就是原初状态的设置”。在罗尔斯原初状态的设置中,“无知之幕”是最重要的一个假定。罗尔斯不愿像古典契约论者那样,具体描述自然状态下的人们如何生活,而是把体现在自然状态中的人们的相互性状态进行一种哲学的抽象,从而提出无知之幕的构想。何谓“无知之幕”?罗尔斯假定:“首先,没有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他的阶级出身,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资质和自然能力的程度,不知道他的理智和力量等情形。 其次,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善的观念,他的合理生活计划的特殊性,甚至不知道他的心理特征:像讨厌冒险、乐观或悲观的气质。再次,我假定各方不知道这一社会的经济或政治状态,或者它所能达到的文明和文化水平。处在原初状态中的人们也没有任何有关他们属于什么世代的信息。”

原初状态是对最初状况的可取的哲学解释,代际原初状态应当能够确定未来人对抗现在活着的人的权利以及现在人对未来人的相应义务。从罗尔斯契约伦理的角度看,代际正义原则是处于原初状态之中的当事各方,站在无知之幕背后所预先确定和选择的关于如何在代际之间分配社会合作的利益和负担的重要契约。在制定代际正义原则时,“各方不知道他们属于哪一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以及他们处于社会文明的哪一阶段。他们没有办法弄清楚自己这一代是贫穷的还是相对富裕的,是以农业为主还是已经工业化了等等。在这方面,无知之幕是彻底的。这样,在原初状态的人就要问自己:在假设所有其他各代都要以相同的比率来储存的基础上,他们愿意在每个发展阶段储存多少。……[他们]必须选择一个能分派给每一发展水平以一种合适的积累率的正义的储存原则”。

在原初状态的论证中,罗尔斯假设缔约的各方是同时代的人。从更长的时段来看,社会是一个许多代人的生活过程。代际正义的问题就是如何找到“一个不计时间地同意一种在一个社会的全部历史过程中公正地对待所有世代的方式”。但是各代是分布在时间之中的,相隔较远的两代人之间是没有互惠的利益交换的,它们之间的实际交换仅仅按一个方向发生,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可以为后代做事,但后代不能为我们做事。为了处理这个问题,罗尔斯原初状态的设置附加了一个动机假设,他假设每一代人都关心自己的直接后代,就像父亲关心自己的儿子一样。然后假设各方在原初状态中问这样一个问题:“在假设所有其它各代都要以相同比率来储存的基础上,他们愿意在每个阶段储存多少。”可以想象各方将根据各个阶段的发展水平分派给每一阶段一个合适的积累率。至此,一个公正的储蓄率终于产生。

三、 功利主义的代际正义与罗尔斯的代际正义

(一)功利主义的代际正义

功利主义是产生于18世纪末的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伦理学流派。功利主义的普遍原则是“增进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一种行为是否道德是以这种行为能否实现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作为判断标准的。由于人类是作为一个世代延续的状态而存在和发展的,一般来说,只要人类社会不会很快灭绝,作为一个总体的后代人的幸福应该是超过当代人的幸福的总和的。按照功利主义原则,当代人的行为应该是能够促进所有后代人的利益最大化的行为,否则就是一种不符合代际正义要求的行为。

按照功利主义的观点,人们活动的出发点可能会影响他们要遵循的路线,既然当代人的行为要能够促进后代人的利益,那么在某些社会制度的安排下,就会要求较穷的世代为了以后要富得多的后代的更大利益作出沉重的牺牲。这种为了追求总的功利的最大限度,就可能导致一种过度的积累率。虽然后代人可以很好的享受当代人提供的果实,但是对当代人来说却存在了某种不公平。

功利主义对代际正义的证明是借助“成本效益分析”的经济分析工具完成的,“成本效益分析就是分析可供选择的做法,以测定彼此的成本与效益,这样就可以识别出净利益最大化的做法”。而这种工具本身也存在着影响其说服力的问题,如:计量标准问题。“成本效益分析”要求成本和收益之间必须具有一个共同的计量标准,以使它们具有相互比较的基础,从而解决困扰功利主义的有关当代人与后代人利益之间的权衡这一难题。成本效益分析通过集中于货币价值几近令人信服地解决了这一难题。因为使用货币来预测成本和效益,虽说并非绝对可靠,“但显然能够以某种合理程度的准确性做出预测”。但是问题也随即产生,这就是当代人和后代人可能存在不同的价值判断,那么用货币价值作为衡量当代人和后代人的成本和收益的共同的计量标准就必然存在疑问。更何况,有些东西,诸如清洁的空气、洁净的饮用水、蔚蓝的大海等是根本无法用货币价值来衡量的。这致使彻底的代际间的成本效益分析变得不可靠。

(二)罗尔斯的代际正义

罗尔斯的代际正义是为了对其作为公平的正义理论完整解释的构成部分而被提出和强调的。代际正义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确定社会最低受惠值处于什么水平。罗尔斯剖析并批判了“依国家的平均财富”和“习惯的期望”两种方式确定受惠值的不足。之后罗尔斯提出并分析了差别原则,认为“在差别原则的运用中,恰当地期望就是那些关于最不利者的延伸到其后代的长远前景的期望。每一代不仅必须保持文化和文明的成果,完整地维持已建立的正义制度,而且也必须在每一代的时间里,储备适当数量的实际资金积累。”

要解决当代人与后代人之间利益平衡的计算问题,罗尔斯认为应通过原初状态和契约论等方面的理论假设和推导。他认为原初状态的观念能保证达到人所皆同的结果,“一个理想的民主的决定将会产生,这是一个公平地适应于每一代的要求。”罗尔斯认为:当一个合理的储存率保持下去时,每一代都可以获得好处。由于每一代都把公平地相等于正义储蓄原则所规定的实际资金的一份东西传留给下一代,这样后代就能在一个较正义的社会中享受较好的生活。当然,只有第一代人没有获得好处。

罗尔斯认为,“正义的储存原则可以被视为是代际之间的一种相互理解,以便各自承担实现和维持正义社会所需负担的公平的一份”。接下来罗尔斯探讨了储存的合理性问题。他认为,储存的合理性不是以储存的财富多少而定的。“正义并不要求前代仅仅为了使后代生活得更富裕而储存。储存应当成为充分实现正义制度和自由的公平价值的一个条件。如果承担了额外的积累,那是为了其它目的。”所以,“以为一个正义和善的社会必须依赖一种高度的物质生活水平是错误的”。最后,罗尔斯认为,理想的代际正义必须把正义的储存原则和两个正义原则联系起来,其途径是按最少获利者的观点来设计。这样,储存便是“通过把那些旨在改善最不幸者的后代的生活水准的政策作为政治判断并因而放弃一些直接收益而达到的”。

四、 罗尔斯代际正义的局限性

罗尔斯认为其设想的理想化的原初状态与无知之幕,将保证人们在平等公正的条件下选择正义原则。原初状态是否真正独立于现存的各种需求和意欲呢?并且,原初状态太脱离人类环境,其描述的原始情境太过于抽象,以至于无法得出罗尔斯所期望的原则,或者根本就不能得到任何决定性原则。而且,人一开始就不是绝对透明的存在,相反,由于人格部分地与他人分享的历史所充实,认识个人自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罗尔斯的“无知之幕”是令人怀疑的。

首先,罗尔斯将才能和特质的分配看成是公共所有物而不是个人的拥有,这未能在应得和合法性期待之间加以区别。因为由我培养和实践的一部分才能成为我控制的所有物,而社会通常是被安排来为他们的培养提供资源,以及为他们的实践提供刺激。这些主张尊重的是由制度创造的那些合法性期待,而不是一种原初的权利。

其次,对于罗尔斯将人的自然天赋看作共同财产予以分配的观点,桑德尔与诺齐克一样持否定态度,并且他指出,罗尔斯的这种观点会否定道义论的自由主义所强调的个人独特性。而且,罗尔斯的理论会遇到一种二难选择:要么他不在自我与其占有之间作出区分,但如果他必须引出自我与其占有之间的区别,那么就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在避免一种彻底情境化的主体时,罗尔斯又陷入一种彻底抽象化的主体。

罗尔斯追随洛克、卢梭和康德,使其正义理论建立在社会契约论之上。桑德尔认为,原初契约并不是一直能够实际存在的历史性契约,而仅仅是一种假设性契约。罗尔斯的这种契约不仅从来就不会发生,而且只能在那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的人中间想象性地存在;也就是说,只能在那些犯了“无知之幕”所必需的健忘症的人中间才能发生。因此,罗尔斯的理论具有双重的假设性:它想象了从来就不会真的发生的事和永远不存在的人。因此,建立在这种假设条件基础上的正义理论就不具有任何现实性,是虚幻的。因而,它们就不能为它所产生的原则提供正当合理的证明。

由于功利主义把“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作为义务的根据,因而对总的功利的最大限度的追求就可能导致一种过度的积累率,并要求较穷的世代为了以后要富得多的后代的更大利益做出沉重的牺牲。正义的储存原则就是作为对积累率的一种限制而起作用的:它在要求某一代为后代的福利储存的可能数量方面提出了一个上限。

各个不同世代的人们如何确定彼此的储存比率,也是一个重要的操作难题。罗尔斯假定,一个正义的储存原则是可行的,它能够告诉我们应该投资多大,社会最低受惠值应该被确定在什么水平上。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一劳永逸地制定一个固定的、适用于所有世代的储存率。相反,正义的储存比率“依赖于社会状况的变化而变化。当人们贫困因而储存比较困难的时候,就应当要求一种较低的储存率;而在一个较富裕的社会里,人们就可以合理地期望一种较高的储存率,因为此时真正的负担较少”。这似乎意味着,处于积累阶段的每一个世代的人们都要亲自为自己制定一个正义的储存比率。

这与罗尔斯对正义原则的特征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按照罗尔斯的一般正义论,正义原则是处于原初状态的人们一次性地选择和确定的;一旦选择和确定,就不可更改;这些原则适用于所有的人。但是,正义的储存比率却不是这样的。我们看到,正义的储存比率依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而各异,因此,每一个阶段的人们都要亲自进入原初状态,修改前一阶段的人们制定的储存比率,并依据自己的富裕程度选择一个在自己看来符合代际正义标准的储存比率。如果每一个世代的人们都可以进入原初状态重新签订正义的储存比率,那么,正义储存原则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就令人担忧了。

参考文献:

[1][美]罗尔斯著.何怀宏等译.正义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3.

[2]廖小平.伦理的代际之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

[3]陈焱光,罗尔斯代际正义思想及其意蕴[J].伦理学研究,2006年9月第5期.

[4]刘雪斌.论一种作为公平的代际正义[J].法制与社会发展(双月刊),2006年第5期.

[5]刘雪斌.代际正义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7.

[6]龚群.罗尔斯的正义原则及其理论意义[J].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月第3卷第2期.

[7]杨通进.罗尔斯代际正义理论与其一般正义论的矛盾与冲突[J].哲学动态,2006年第8期.

[8]尹松波.理性与正义——罗尔斯《正义论》研究[D].复旦大学,2004,4.

[9]蒋国保.论代际正义的理论基础[J].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10年5月第31卷第5期.

[10]陈路,刘化军.论桑德尔对罗尔斯正义理论的批判[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双月刊),2007年第4期.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浅析中国啃老族现象 下一篇:浅议语文教学中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咨询

客服团队跟踪服务,时刻为您答疑解惑

了解详情
期刊推荐咨询,轻松见刊

期刊咨询定制化服务,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试论罗尔斯的代际正义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tceev01gzwi.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