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永恒:上海知青与“小芳”的爱情感动申城

时间:2022-06-17 02:38:12

真爱永恒:上海知青与“小芳”的爱情感动申城

相爱30多年,等待18年,结婚15年,这是上海知青刘行军和黑龙江姑娘王亚文的爱情之路。1969年,上海知青刘行军到黑龙江省德都县(今五大连池市)插队,结识了当地姑娘王亚文并相爱。两人谈婚论嫁时意外发生,致使两人天各一方。18年后,他们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2014年6月,刘行军、王亚文夫妇做客江西卫视《传奇故事》节目,向人们讲述了他们曲折的爱情故事。

因“医疗事故”结下姻缘

20世纪六七十年代,111. 3万名上海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国家“上山下乡”的号召,先后奔赴全国各地,仅黑龙江省就有16万余人。特殊的年代,自然会有特殊的爱情。

1969年4月,16岁的刘行军和另外二十几名上海知青风风火火地来到黑龙江省德都县庆丰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年,庆丰村的一位姑娘王亚文还不知道,这个千里迢迢来到她身边的男人会让她的未来充满艰辛与泪水。

在庆丰村村民的眼中:上海来的人干净,穿的衣服都没有补丁。当年,包括刘行军在内的一群上海知青进村的时候,庆丰村的男女老少拥到村头,观看这群陌生的“城里人”。这些穿着破烂衣服的村民中,有一位姑娘就是王亚文。刘行军闯进王亚文的感情世界,缘于一次偶然的“事故”。

刘行军到庆丰村五年后,成了村卫生所的药剂员,负责为村民发放药品。有一天,卫生所里来了很多病人。慌乱之中,刘行军张冠李戴把药发错了,致使一位姓王的老爹吃错了药而浑身哆嗦不止。见状,刘行军也开始哆嗦起来。这时,王老爹的闺女王亚文急了,冲上来直揪刘行军。真是天照应,王老爹哆嗦了一会儿平静了,硬是挺过来了。此后,因为内疚,刘行军常常去王老爹家帮着干活儿,一来二去,他和王家人渐渐地熟悉起来。原本对刘行军没有一点儿好感的王亚文也开始注意起刘行军。刘行军文质彬彬的,身上有种农民不具备的书生气,很容易引起农村女孩的好感。刘行军常来照应王老爹,对王老爹的负责任做法也让王亚文很感动。渐渐地,一种异样的感情悄悄地在王亚文的心中萌生。不久,这位东北山妹子王亚文成了刘行军的恋人。

尽管心中喜欢的男孩经常出现在眼前,王亚文单独见刘行军的时候却少得可怜。有一次见面,让她难忘。那是一年冬季的一天傍晚,两个人约会在王亚文家屋后的一片空地上。见面时,刘行军忽然亲了王亚文一下。王亚文吓得手脚冰凉,直冒冷汗。就是从那时起,王亚文心里认定:他属于我,我也属于他。在冰天雪地的异乡,善良热情的当地姑娘王亚文成了刘行军唯一的安慰。经过近两年的相恋,刘行军和王亚文开始筹备婚事。

1976年夏季,刘行军服从组织安排,回上海读大学。王亚文很理解和支持未婚夫,希望刘行军学成后回到自己身边。然而,现实却击碎了她的希望之梦。

两年后的1978年夏季,刘行军趁放暑假时间迫不及待地赶回庆丰村,看望他未来的新娘。哪料,王老爹和王老太已对他失去信心:一个远在几千里外大城市的大学生,怎么会娶一个乡下妹子呢?他们不让女儿再与刘行军交往。王老爹对刘行军说:“你不要来搅和了,亚文要找婆家的,你这样影响不好。”

王亚文心中依然爱着刘行军。但父命难违,刘行军到她家那天,19岁的王亚文没有与心中的恋人说上几句囫囵话,就匆匆赶去县党校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了。刘行军在村里只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他无奈地挥泪作别这片曾给予他希望和幸福的黑土地。

回到上海后,两人还时常有书信来往。可王老爹却始终不同意这门亲事。两年后,自觉回天无力的刘行军终于狠狠心给王亚文写信,提出分手。王亚文因此受到沉重打击。此后,她固守这份爱情,独身生活。

1987年,王亚文得知刘行军已经在上海结婚的消息后,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她悄悄地吞下了100片安眠药。在医院抢救七天七夜,王亚文才醒过来。她的弟弟看着姐姐遭受这样的罪,心里不忍,甚至用刀砍了自己的头。出院后,王亚文在县城的照相馆墙壁上看见一幅写着“上海站”的布景,就一个人在这块印有她心上人所在地地名的布景前拍了一张没有新郎的婚纱照,还在照片背后写上“幸福的期待”五个字。

18年苦苦守候重获爱情

与刘行军分手后,王亚文在寂寞的回忆中没有希望地等待,一个曾经满怀憧憬的少女的青春在岁月的河流中流逝、苍老。在村中的小路边、村头的小河旁、村外油绿的田野上,村民们常看到王亚文寂寞的身影。

为什么要苦苦地等待呢?王亚文自己似乎也找不到准确的答案,总感觉刘行军就在自己身边,总想着爱人的好,总舍不了这份情。

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北大荒到上海的路太遥远,一颗受伤的心也无力去追寻爱情,所以,王亚文一直没与刘行军联系。

刘行军婚后不久就随妻子去了美国。后来,因为无法适应国外的生活以及夫妻矛盾,两人最终离婚。刘行军离婚回上海后,一直过着单身生活。

也许上天有意再次眷顾这对苦命的恋人,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两个人又走到了一起。

1994年,社会上开始流行那首叫《小芳》的歌。有一天,刘行军从地铁站上出来,猛听有人喊他的名字,原来是当年插队回来后一直在青岛工作的同学曲胜辉。这位同学不久前回到当年生活、战斗过的庆丰村搞调研,得知王亚文一直未嫁,还在等着刘行军!她这一等,就是18年。得知这些情况后,刘行军震惊、自责、内疚,潸然泪下……

当天晚上,刘行军就给王亚文写了一封信。刘行军决定把王亚文接到上海,用爱来还王亚文这么多年为他付出的感情。饱经情感创伤的王亚文接到信后,十多天茶饭不思,只盼望早日见到昔日的恋人。

刘行军接到王亚文的回信后,当即北上。那年的冬天,寒冷异常,可刘行军的心却狂热得发抖。下了火车连夜倒汽车,天还没亮,他就循着18年前那条熟悉的乡间土路,抄近道摸到了王亚文家门前,见到了自己心爱的“小芳”。

十多年了,一直在绝望中等待的王亚文,由于常年忧郁加上又患肺炎,体重只有35公斤,整个人几乎垮掉。当两人相隔18年又相聚在一起时,痛苦和委屈、自责和内疚都随撕心裂肺的哭声而融化,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时,刘行军才真正意识到,为了自己,王亚文受了多大的苦、多深的委屈。两人唯有抱头痛哭,让多年积攒的爱和恨、苦和怨,所有的风风雨雨,全都在眼泪中倾泻而出……

身体极其虚弱的王亚文几乎走不成路,刘行军一路背着她回到了上海。王亚文终于来到了他心爱的人所在的地方――真正的“上海站”。

用真诚的心保卫生命

刘行军一路艰难地背着王亚文回到上海后,两人结了婚,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因为王亚文身体不好,他们决定不要孩子。尽管有困难,但两人婚后的生活依然充满情趣。生活中,刘行军还像过去在东北屯子里一样,悄悄地把东西买回来塞在王亚文的褥子底下,作为一个惊喜送给她。由于家住四楼,刘行军怕患有哮喘的王亚文犯病,多年来一直背她上下楼;每天上班前,他把早饭做好放在王亚文床头;为给王亚文找治疗哮喘的特效药,他挨家挨户打听,几乎踏遍了上海七宝古镇的每个角落。

王亚文觉得像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言语之中透着无尽的幸福:“他说他要从17岁开始补偿我,按这样算来,其实我现在才27岁,真的是很开心。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十年婚姻中,王亚文最遗憾的是两人没有一起拍过婚纱照。她总想和刘行军去拍一套婚纱照,可是刘行军一直不同意。终于有一天,刘行军被王亚文说动了,两人携手来到了照相馆。当穿好衣服、摆好姿势准备拍照时,祸从天降,影棚上突然掉下来一个东西砸在刘行军的头上,婚纱照没有拍成。

这个小插曲多少有点儿戏剧性,正如他们的爱情路,充满了无数变故、曲折。

2004年春季,不幸降临到刘行军头上。刘行军感到身体不适,经检查发现是肝功能衰竭,必须接受肝脏移植手术才能活命!但这个手术的费用就要几十万元,根本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可以承担得起的。为了给刘行军筹钱治病,王亚文天天打电话恳求所有认识的人帮助他们,也借助媒体进行呼吁,但仍然有近30万元的缺口。王亚文不惜举债为心爱的人治病。

因为费用昂贵,也担心妻子会累倒,刘行军一度坚决拒做肝脏移植手术。“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命,你要不在了,我还能活下去吗?”王亚文的哀求使刘行军终于同意去做肝脏移植手术。

后来,刘行军说:“我这条命啊,可能相差一天就没了。4月15日如果我动不了手术的话,4月16日我肯定就走掉了。4月15日的早晨我要去做血透的时候,当时小二丫(亚文的昵称)就跟我说,你要挺住呀,你要挺住!我当时就唱了一首歌给小二丫听,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唱这么一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把它改成了‘世上只有丫妹好,刘哥的丫妹是个宝,每天望着我的丫妹,心里乐陶陶’。”

人间自有真情在。在上海电视台举办的“2004年感动上海的20人”评选活动中,王亚文和刘行军的爱情故事感动了申城百姓,夫妻二人以高票中选。上海电视台将他们的故事拍成电视纪录片《一世情缘》,播出后在观众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相识与不相识的人都为王亚文、刘行军送去真挚的祈祷和祝福。

手术后,相守的每一天对他们都很重要。两人一起浇花,一起翻看老照片,一起去重拍婚纱照……

2006年7月21日,王亚文夫妇回到五大连池市,受到当地市委、市政府的热烈欢迎。

2009年8月18日,康复后的刘行军与王亚文等一行人重返当年生活、战斗过的五大连池市太平乡庆丰村,看望当年的领导和村民,为庆丰村捐赠农业科普知识、文化生活、医疗等方面图书1200册,创建了村图书馆。

近几年,刘行军和王亚文经常受到邀请,到各地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

2014年6月,记者重访刘行军和王亚文这对多灾多难的夫妻。记者问:“如果人生能重新来过,你还会选择刘行军吗?”“会的。”王亚文坚定地回答。

上一篇:境外购物游退税更便捷 下一篇:人民币“六连跌”究竟昨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