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夫妻苦乐经

春歌 2019-05-20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从孩子出生到为孩子起名、过生日、打理家务等等,现代人越来越习惯于把这些私人事务交由外人打理。这种“外包”式的生活真的很好吗?

本文女主人公却发现,这种“外包”式的生活让她的婚姻变得一团糟,生活还是回归本色更美妙……

习惯了“外包”解决生活琐事

我和李彬2005年结婚,我在一家中学任教,李彬在一家私企上班。我俩勤奋上进,渐渐在竞争激烈的大都市立下了足。我成了业务骨干,李彬也被提拔为中层领导。我们买了140平方米的房子,购置了汽车,算是挤进了中产阶层。

2011年5月,儿子灿灿来到了人世。儿子的出生给李彬带来了好运,他随之被提拔为副总经理,工作比以前更加繁忙,出差成了常态。我休完产假重返工作岗位后,照顾孩子以及繁重的家务把我折腾得疲惫不堪。

7月的一天,闺密姜岚为女儿过3岁生日,她为孩子举办的生日庆典让我大开眼界,不但请来歌手驻唱,还有魔术、相声、有奖竞猜环节。大家边吃边欣赏节目。节目最后,一个直径达1.5米的巨型蛋糕被推了出来,在《生日快乐》的音乐声中,全场来宾分吃蛋糕,生日宴也达到了高潮。

过后,我对姜岚说,你哪来这么多精力操办这样的生日宴会?姜岚对我撇撇嘴说,out了不是?现在,从生孩子、孩子起名,到生日会、恋爱、婚礼、照顾老人、葬礼,只要你愿意出钱,各个环节都可以请到专业人士量身定制,这叫“外包”式生活。有经济实力的人,谁还愿意把精力花到这些琐碎的事情上。现代人就要享受现代生活,你和老公现在也有经济实力了,何必因为家里的琐事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呢?

我很同意姜岚的观点,也想通过“外包”把自己从繁琐的家务中解脱出来。和老公商量后,我们通过家政公司,精心挑选了一位叫吴瑛的中年保姆,让她来照顾儿子、做饭。经过一个月的试用,吴姐手脚利索,饭做得也不错,我和老公都很满意。

吴姐的到来,彻底把我从繁重的家务中解脱出来,我可以有更多的时候用于提高自己的业务,可以和同事一起去逛街购物,去美容院做SPA。虽然也经常加班,但回家的路上再也不用操心买菜做饭的事情了。

2011年9月28日,是公公的七十大寿,李彬因为工作太忙,很少在老人跟前尽孝,我们计划给公公过一个体面的生日。生日前一周,他却因公出差去了广州,公公生日那天无法赶回。我胸有成竹地说:“老公,你放心地走吧,为咱爸过生日的事儿包在我的身上!”

通过老公的朋友,我在当地联系了一家信誉和口碑都不错的生日策划公司,把寿宴承包给了他们。公公生日那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赶来参加,宴会场面热闹、喜庆,虽然钱花了不少,但这场风光的寿宴让公公在亲友中长足了脸面,李彬得知父亲很满意,大大夸赞了我一通。

不知谁说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算不上问题。时间一长,我越来越享受这种“外包”的生活。我的包里放着物业公司、便利店、餐厅、干洗店等各种各样的卡片,有一次,李彬出差在外,厨房里的灯坏了,为了不让吴姐摸着黑做饭,我一个电话请来专业电工,很快就解决了问题。

只要愿意出钱,很多事情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也乐得省心,夫妻间不再为了针头线脑的事儿吵架,日子也变得有滋有味。

“外包”把婚姻搅得一团糟

2012年元旦前,李彬出差去了上海,我被学校派往外地学习一周,家里只剩下吴姐和儿子灿灿。想到要把儿子托付给保姆照管一周,我有些不放心,但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得满腹牵挂地离开了家。

在外地学习期间,我每天都要给吴姐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吴姐总是说,家里有我在,一切都很好,你放心吧!想到吴姐平时的表现,我也就放下心来。

由于学习内容做了调整,原本一周的学习压缩到了五天。这样,我就能比原计划提前两天回家了。因为归心似箭,我没给吴姐提前打电话告知行程。

当晚7点多,我到了家,家里的景象却让我大吃一惊:吴姐在城里打工的亲戚全聚到了我家,并且在我的家里大摆宴席。我和老公的床看样子也被人睡过,因为上面铺着我没见过的床单。最让我心疼的是,他们在餐桌上吆五喝六,儿子却可怜巴巴地缩在沙发一角玩玩具,脸上被泪水浸得横一道、竖一道,我心疼地抱住孩子哭出了声,儿子也委屈得大哭。

我听说过主人不在家、保姆为所欲为的事情,没想到还真是这个样子。吴姐的举动气得我差点晕倒。而对于我的出现,她也惊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一个劲儿给我解释,她的那些亲戚见势不妙,灰溜溜地都离开了。

第二天,尽管吴姐再三道歉,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毫不犹豫地解雇了她。

吴姐一走,我的生活立马变得一团糟,想找个合适的保姆没有一周的时间根本不行。那几天,我只能边工作,边照顾儿子。结果,工作没做好,儿子也给弄病了,我只得请假带儿子去医院打针。

三天后,儿子的病减轻了,家里乱得几乎无法下脚,我打电话让家政公司派人打扫卫生,来了个40岁左右的大嫂,看上去挺利落。然而,打扫书房时,一不留神,她把李彬一件心爱的瓷器碰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那位大嫂当时就吓呆了。

这件瓷器是李彬的一个客户送给他的,至少值5000元钱。当我说出价格时,大嫂急得快哭了,一来,如果我向公司投诉她,她的工作可能不保;二来,这么贵重的东西她要辛辛苦苦打几个月工才赔得起。看那大嫂确实可怜,我叹了口气,既没有投诉她,也没向她索赔,干完活儿就直接让她走了。

李彬出差回来,听我讲了近来的情况,大为不满,指责我太武断了,没找好替代人选就赶走了吴姐,弄得家里一团糟。当他得知心爱的瓷器被家政人员打碎后,更是火冒三丈,指责我没有尽到责任。

见李彬对我的辛劳无动于衷,还对我大加指责,我很恼火,回击他说:“你整天出差在外,当甩手掌柜,还这样横挑鼻子竖挑眼,有没有良心!”李彬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便不吱声了。

随后的双休日,趁着李彬休息,我俩到处物色保姆,家政公司又给推荐了一位不到20岁的安徽姑娘阿娟,说她活儿干得利索,菜烧得也不错,我和李彬就把她领回了家。

远离“外包”,本色婚姻更美妙

阿娟的进门让我暂时从家务中解脱出来,然而,还没喘口气,我又重新担忧起来。有几次回家,我发现书房里的电脑主机都是热的。渐渐地,我发现阿娟很痴迷QQ聊天,一有空就用手机上网,这样痴迷网络的女孩能敬业吗?

随后一天,我发现儿子脸上有伤痕,阿娟说是绊倒磕的。我不敢再用她了,一个月期满,就辞退了她。

没有了保姆,日子一下子又进入无序的状态。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实在没心情做饭,就叫了外卖。没想到由于肉质有问题,吃得我和儿子上吐下泄。

李彬得知后很是恼火,指责我连做饭这点小事都想省心,我确实有些理亏,就没有和他辩解。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2012年国庆节后,公公突发心脏病,李彬把他接到省城,安排老人住了院。李彬照顾了老人几天,又出差到外地谈项目。我要兼顾家里、孩子以及工作,根本抽不出时间照顾公公,只得请了个高级陪护。

公公虽然有人照顾,可看到病友床前来探望的亲友络绎不绝,而自己的儿子、儿媳却不见踪影,老人闹起了情绪,我们不去就不吃不喝。

李彬在外地得知这种情况,提前赶了回来,一见面就训斥我,我满肚子委屈没处发泄,就和他吵了起来。公公病愈回老家后,李彬对我不理不睬,夫妻关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中。

夜深人静时,我回想了一年来的生活,在没有“外包”服务进门之前,虽然我身体劳累些,但家庭气氛融洽、欢乐。而自从把家里的事务交给外人打理后,日子反而愈发混乱了,这种局面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夫妻感情的疏离。我发现,当我试图用钱解决一切麻烦的时候,就失去了柴米油盐的真切感受,更没有了夫唱妇随那种温馨的体验,“外包”式生活已把我们变成了没有情感的“空心”人。

接下来,我和李彬进行了一次长谈,把自己对“外包”式生活的反思说给他听。李彬很认同我的看法,同时也对自己因公务繁忙疏于对家庭的照顾道了歉。我和他商定,以后无论再忙,我俩只要在家,都尽量一起做饭,一周争取包一次饺子。对儿子的教育我俩也做了明确分工,我们要共同体会与儿子一起成长的乐趣。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里,我向学校申请,不再带任务艰巨、压力大的毕业班。李彬也向公司提出,尽量减少他的出差机会,以便抽出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

2013年春节期间,我们一家选择了出游过节,当然不是“外包”给旅行社,而是我们精心规划好的自驾游。我们驾车从郑州出发,一路向南,穿越琼州海峡到达海南岛。一路上吃住都由自己打理,虽然操心,却考验了我们的协作精神。在我俩的配合下,一家人在三亚的椰风海韵中,度过了一个别样的春节。

自驾之旅,让我和李彬找回了以前的默契。我想,以后我们会远离“外包”,回到本真的生活中来。因为,我们不想做“空心”的现代人。

责编/毕春晖

E-mail:

微博网址: http:///bchaa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微时代小女人的大幸福 下一篇:你的青春喂了谁?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外包”夫妻苦乐经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rs8f8023a5y.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发表服务 期刊推荐 文秘服务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