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管理与学习者有效学习研究

2019-05-19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现代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管理与学习者有效学习研究

摘 要:远程学习者由于工学矛盾、自身条件环境、学习能力与动机等因素往往会产生影响其学习效果的困难或障碍。他们与教师和其他学习者时空分离的状态,及对远程自主学习方式的不适应都需通过合理可行的教学过程管理予以疏解、引导。本文基于对华中师范大学网络教育部分学习者状况的抽样调查,对能促进学习者有效学习的教学过程管理进行了探索研究,从课程引导、教学互动、课程评估三个环节提出相应建议方案。

关键词:远程学习者 教学过程管理 有效学习

中图分类号:G728.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9795(2014)03(b)-0148-02

现代远程教育(网络教育)因其符合现代信息社会发展需求的特点,在近十多年内得到迅猛发展,成为构筑知识经济时代人们终身学习体系的主要手段。它具备着开放、灵活、资源共享等优势,但其人机分离的中介性手段方式也使它难以适应传统的教学管理模式与评价机制。关于网络教育学习质量的质疑声此起彼伏,甚至有学者直接提问,“网上学习:学习真的发生了吗?”[1]对此,我们自问,网络课堂提供了便捷的学习环境、丰富的学习资源、个性化的个人学习空间、优秀的师资力量,为什么它的教育质量没能得到认可?究其原因,还是对远程教育的自身规律与受众特征重视不够,使教学失去了有效性。

评价教学的有效性与否,最关键的标准应该是能否让学习者取得进步或发展。一般来说,在“教”与“学”互动的过程中,能越快达到既定教学目标的,有效性就越高。而在以自主学习为主要方式的网络教育环境下,“教”与“学”极少能实时互动,绝大多数的学习任务需要学习者自己独立完成。面对庞杂的学习资源,很多学习者一开始便迷失了方向,既不明了该“学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学”。因此,要实现网络教育的有效学习,首先需要对学习者的现有状态、需求与困难有所评估,然后再据此制定切实可行的教学行为,通过学习过程管理实现异时空的“教、学”互动。

1 学习者及其学习障碍分析

1.1 学习者特征分析

现代远程教育面向的对象为成人学习者,即那些“处于人生历程中工作阶段的成人(包括:就业、准就业以及失业状态)。”[2]相比儿童或青少年,他们的人生经验更为丰富,自主性较强,对自己的需求也更为明确。对他们的特征分析可以说是整个远程教育教学系统开发与教学设计的重要依据。以下,我们将以从华中师范大学网络教育(网上华大)中抽取的四个专业(汉语言文学、学前教育、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社会工作)三百多名学生为例进行分析,主要包括生理特征、心理特征、社会特征、学习动机、学习方式及学习条件等多个方面。

(1)生理特征是对学习者的学习产生影响的生理特点,包括学习者的年龄、性别、身体健康状况等。这些学习者的年龄一般20~40岁之间为多数,女生比率略高,但在不同专业中差距较大,汉语言文学、学前教育专业中女生所占比例较大,而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中男生所占比例较大。

(2)心理特征是指对学习者的学习产生影响的心理特点,包括:认知、情感、意志等。由于这些学习者早期一直接受的是传统教育,习惯面对面的传统教学,因而易对远程教育时空分离的学习方式感到陌生,导致交流存在障碍、认知简单化。且因大多为在职人员,家庭工作压力较大,专注于学习的恒心与毅力较差。

(3)社会特征是指对学习者的学习产生影响的包括:学习经历、经济能力、职业特点等。这些学习者一般都为高中或大专毕业,学习起点较低;工薪阶层居多;学习费用基本都由个人承担,有一定的经济压力;职业多分布在教师、公司职员、事业单位及生产操作人员等。

(4)学习动机具有激发、维持、强化学习行为以及学习定向的重要作用,是推动成人学习的原动力。这些学习者参与远程学习的动机主要包括:获取学历文凭、增强职业竞争力、寻求更理想的职业等外部动机,主要指向实际工作需要和未来的职业发展,学习目标的现实性很强,因兴趣或自我成就而来的内部动机则不强。

(5)学习方式上基本以学习者利用网上学习资源自学为主。他们更习惯和倾向于面授教学,对与学习者之间的协作、讨论、讲座等学习活动兴趣不大,与教师之间的交流以作业、毕业论文等强制性学习环节为主。

(6)学习条件是指学习者参与学习的外部条件,包括:学习时间、地点、设备等。由于受到工作、家庭的影响,这些学习者的学习时间普遍不足,也没有专门的学习场所,还有的学习者缺少计算机这一基本的硬件设施。这些都造成学习者无法合理安排学习进度,往往等到考试前才“临时抱佛脚”仓促复习。

1.2 学习障碍分析

由于远程学习者自身的学习特征,以及远程教育教与学时空分离、以自主学习为主的学习特点,学习者在学习准备和学习过程中常面临以下几种困难和挑战。

(1)学习动机和学习控制能力低。以在职人员为主的学习者一部分是选择传统高等教育无望的高中毕业生,他们走上工作岗位后迫切需要提升学历;另一部分大专毕业生由于职称评聘或职位提升等原因也需要学历。这使得他们的学习动机是以利益驱动的外部动机为主,对课程本身的学习热情不高,难以持久支撑他们自发学习。一旦外部环境有所变化,也容易造成这些学生退学或辍学。且以自学为主的学习方式更使他们无法主动调整自己的学习步调,对自己是否有所学或有所得都难以正确评价。

(2)缺乏网络学习经验和技能。不少远程学习者因为网络教育的便利性而选择了这种方式,但实际上对网络学习的方式、方法并没有做好准备。他们受传统教学模式影响较大,大多有着被动、依赖教师教学的学习习惯。很多学习者并不具备自治学习的能力,无法制定适合自己的学习计划、不会进行合理的时间管理,甚至拒绝网上与教师或其他学习者沟通。

(3)缺乏基本学习设施和操作技术。远程教育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它要求学习者在拥有基本学习设施,如:电脑、网络等的基础上,还应具备必要的信息操作技术,如:浏览网页选取所需信息、上传下载文件、发收邮件、使用office应用软件等。但实际上,这些学习者的计算机使用水平参差不齐,直接影响了学习的积极性和效果。

(4)缺乏及时的交流反馈。学习是一种社会化的活动,与他人交流是学习的需要,也是情感的需要。但远程教育的学习环境使学习者长期处于一种时空的孤独感中,既没有教师面对面的讲授,也没有与同伴的实时交流和集体归属感,易产生烦躁感和厌学情绪。不少学习者反映,既使在学习社区、论坛中发贴也很少能得到及时回应。且目前对学习者的反馈与评价也主要通过作业和考试来完成,很难在学习过程中及时把握自己的学习进度与状况。

2 有效学习策略指导与教学过程管理

从以上对学习者学习特征和学习障碍的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在现有教学资源与学习环境不变的情况下,要提高学习者的有效学习程度,需重点解决他们学习经验与技能不足、主动性持久性不够、自我管理与监控较差的问题。

而从有效性的角度来说,有效学习则是一种从最初确定学习目标―选择学习方法―进行学习过程监控―实施学习效果测评的循环过程。具体到每门课程,则是课程的教学过程管理。通过对教学各环节的规范,选取适合学习者现状、有助于解除学习障碍的方法,及时对学习成果进行评价反馈,能协助学习者树立学习信心,掌握学习方法,以自我成就感刺激学习动力,从而提高学习效率。

2.1 课程引导环节

此环节可分为网络学习引导和课程学习引导。网络学习引导的任务是使学习者对网络学习有个初步了解,帮他们克服不适感,如向学习者介绍网络教育与传统教育的区别、网络学习的特点、拥有的教育资源及管理制度、必要的学习平台操作技能,提醒他们可能会产生的学习困难,并说明针对这些情况所能寻求的协助等。网上华大的公选课《网络学习指南》便是进行此类指导的专门课程,可建议所有新入学者选修。此外,也可征集以往的优秀学员介绍自己的学习经验,使学习者更能根据自身情况,借鉴参考,对自己的学习历程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课程学习引导是在具体课程学习之初对课程性质、学习目标、学习方法、进度安排、重难点分布、学习活动、评价方式、可参考学习资源等方面的介绍。它因各课程内容的不同而有较大差异,需教师根据教学内容和时间进行合理安排,并给予学习者建议。

2.2 教学互动环节

此环节是教学过程管理的中心环节,由课程内容学习和答疑辅导、作业、讨论、讲座等学习活动共同构成。且这一阶段往往也是学习者自主性发挥最明显、对学习效果影响最大的一环。若学习者自控与自学能力不强的话,此环节也最易流于形式。因此在教学过程管理中,此环节应根据课程内容有明确的时间管理、任务安排、完成提示等。

尽管远程教育强调自主学习,看似淡化了教师的作用,但实际上这种学习方式对教师的要求提得更高了。“在线学习者希望教师既是传授者、指导者、帮助者,又是参与者、监控者和评价者。”[3]因此教师需同时担负起管理者的角色,既对课程内容、重难点烂熟于心,更对教学过程的安排成竹在胸,并及时了解学习者的完成情况。应尽量避免简单的任务似教学,而应看重各环节、各任务间的相互联系,通过连串的小任务引导学习者注意知识点间的联系,掌握学习方法。

鉴于学生者的可用学习时间常是碎片化的,难以长时间专注于远程学习中,所以无论是课程内容还是学习活动,教师或管理者都应尽量将任务单元化、节点化。每单元所需时间最好能控制在半小时以内,使学习者“少食多餐”,提高学习效率。

2.3 课程评估环节

此环节是既是教学过程是否有效的最终评价阶段,又应贯穿于整个教学过程之中。目前对学习者学习成果的评估往往来源于两种数据,一个是主要由出勤率、在线学习时间、作业完成情况、学习活动参与度等综合得来的形成性评价;一个则是主要由结业考试、课程论文等构成的终结性评价。但这两种数据,尤其是前者,一般掌握在教师或管理者手中,学习者自己知之甚少,对其他学习者的情况更无从比较。这种学习状况反馈的缺乏易使他们产生茫然、懈怠的情绪。

对此,教师或管理者可考虑为学习者建立个人电子档案。从进入课程之初便进行基础知识测评,并及时反馈各阶段课程内容与学习活动参与情况,给出建议进度和其他学习者的平均值作为参考。这样的档案既可作为形成性评价的依据,也可从中清晰地看出学习是否确有成效。

另外,在课程进行到1/3~1/2的阶段进行一次阶段性评估也是极为必要的。学习者可根据评估形成依据与结论找准自己的定位,及时调整学习方法或与教师沟通寻求协助。同时,还可鼓励学习者自评,从他评与自评的差异中寻找教师与学习者各自需努力的方向;也可组织学习者相互分享学习经验或困惑,促进师生、生生互动的学习氛围。

参考文献

[1] 黄荣怀,张振虹,陈庚,等.网上学习:学习真的发生了吗?―― 跨文化背景下中英网上学习的比较研究[J].开放教育研究,2007(12):12-24.

[2] 纪河,麦绣文.成人的学习心理及基本特征[J].中国远程教育,2006(1):20-30.

[3] Grooms,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A Vehicle for Learning [J].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ance Learning.October,2003.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中国内地开设生物工程专业普通高校的统计分析 下一篇: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理论对深化改革的指导作用研...

被举报文档标题:现代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管理与学习者有效学习研究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rra6503a2iy.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