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外就在这里,很小,有趣

2019-05-19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你知道,或者不知道,川外就在那里,女多,男少。

你知道,或者不知道,川外就在那里,坡陡,坎峭。

你知道,或者不知道,川外就在那里,不大,很小。

八国语言读《共产党宣言》

跟高中同学聊天,说我是去山上的图书馆借书,同学都会很诧异的问我:“你们学校是在哪呀?怎么成天山上山下的,像搞革命打游击似的。”听到这话我笑了,四川外国语学院(下简称川外)地址是烈士墓壮志路33号,红岩魂广场旁,由三花路望出去,便是江姐、小萝卜头这些烈士所在的陵园,这地址、地形还真有那么点老红岩、老革命的范儿。

2011年,重庆大搞红色文化建设,“唱红歌、读经典”等一系列的“唱读讲传”活动。

川外学子用中语、英语、法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弗拉芒语和丹麦语等8个语种诵读《共产党宣言》。这8国语言诵读的《共产党宣言》已经成为“唱读讲传”的经典节目之一。经过节目的锻炼,团队里的每个人都至少能用3种语言来表演这个节目,个个都成了“语言达人”。

不仅用外语朗诵,川外人还能用语言优势给大家演绎不一样的红歌。2011(重庆)中华红歌会上,川外师生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演唱了一首英文版二战经典歌曲《雪绒花》。在当年的各大红歌会上,英法双语合唱的《国际歌》、中俄双语合唱《神圣的战争》、中意双语合唱的《啊!朋友再见》等各种独具川外特色的红色歌曲纷纷亮相。

川外依山而建,新老校区一个在歌乐山脚,一个在歌乐山腰。全国的大学,大都平平坦坦,差不多也只有在歌乐山的川外才能看到这般错落有致的校园风景了。

最健康高校

贯通川外山上校区和山下校区的是两条石梯一条路:观云梯、彩云梯和盘山公路。

初来川外的外地人恐怕对这两条“云梯”深恶痛绝,不仅石阶多,而且坡度陡。对于那些走惯了平坦大道的孩子来说,刚来川外军训的时候,顶着重庆夏天又毒又辣的大太阳每天上下山四五趟,确实很痛苦。

川外的运动会还充分利用这样的地形优势,开创了个“爬彩云梯”的比赛项目,真是比跑3000米还有挑战力。为了以防万一,比赛的时候学校在彩云梯旁设立一个医务点。终日山上山下来来回回的川外人在习惯了这样的坡度以后就成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这样陡峭的彩云梯,报名踊跃,比赛起来也甚是欢乐。

至于盘山公路的坡度有多陡,要是步行往下走的话,每走一步感觉脚趾头必须得紧紧扣住地面才不容易滑倒。每次在晚上,要是想打车回学校都甚是艰难,因为出租车司机一听说要上山,就不愿载客了,“妹儿,盘山公路不好走哇!”在川外盘山公路上能把车开顺当,想来开遍全国的大学都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川外的新老校区没有完全分开,所以有很多同学在山上住,要到山下上课,或者是在山下住,要到山上上课。每天上上下下这么几回,男生当免费健身了,女生想身材不好都难。

当然山上山下的也有麻烦之处,比如其他学校一栋宿舍楼配一个食堂,我们是一个校区一个食堂。下课吃饭跟高中时候一样挤。

尤其是住山上的同学,要是错过了饭点,吃的东西就很难找了,下山很麻烦,山上饭店又少。在半山腰有家快餐店,川外人戏称为“小榕树大饭店”,生意火爆,很多同学坦言经常去吃,不是说味道有多好,而是实在没得选择。

不过川外虽小,却也有自己的“后花园”,依着歌乐山,空气质量好。有老师在新生见面会上说:“川外是重庆乃至全国高校中每立方米空气负氧离子含量最高的高校之一。4000亩歌乐山森林公园跟川外校园融为一体,每立方米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达1550个,而中心城区一般只有600个左右。”周末早起爬爬山,看看日出,生活健康惬意。

学校中间还有一条老铁路穿过。选个阳光好的下午,约上三两个好友,走走铁路,聊聊最近的趣事。对于川外的小情侣们来说,牵着小手在这条有些年月的铁路上漫步,应该也可以弥补没有单车没有草坪的遗憾。

日本3·11地震后核泄露,各地发生抢盐风波。一位老师在上课时对同学说:“我们的同学要淡定,我们背倚着歌乐山,前挨着红岩魂,生活在烈士英魂的庇佑下,不要怕。”

对不起,男厕所已经被女生占了

曾经有一理科男,第一次来川外找高中时的同学,在教学楼外面等着她下课,然后铃声一响,只见一片女生从教学楼里一涌而出。“我当时被吓到了,怎么全是女生。”理科男事后常与友人津津乐道此事。听同学讲过这个段子以后,时常会在三花路的人潮中左顾右盼地观望,然后心里暗自感叹,川外1:7的男女比例真的不只是个传说。

川外女生之多,下雨天、游泳课、上厕所时感受尤其深刻。

重庆的天,尤其冬天,总是阴雨绵绵。雨不大但一直在飘着,男孩子可能无所谓,但女孩子就不管有多麻烦总是带着伞,发型很重要。下雨天站在字母广场仰头一望,正往景观大道挪去的一片“伞海”绚丽多姿,红橙黄绿蓝靛紫,格子、蕾丝边、卡通皮卡丘,各种颜色各种形状各种伞,确实蔚为可观。偶尔有几把蓝灰相间的格子伞,那便应该是川外为数很少的男同胞了。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还住在游泳池旁边的兰苑四舍。一日中午睡着午觉,只觉一片嘈杂,还夹着声声尖叫,开始是偶尔有那么一两声,后来频率越来越快。我觉着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就立马爬了起来,循着那吵闹声往窗外一望,原来是有年级(大概是大一的)在上游泳课。一大堆女生穿着泳衣站在岸上,可能大多都不会游泳也是第一次下水,全怯生生地不敢跳下去。最后在老师的再三催促下,一个女生跳了下去了,“啊”,又一个女生跳下去,“啊”……然后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

新生军训,18个连,15个连全是女生。有次连长向我们抱怨道:“你们川外女生真是霸道,厕所都不让我们上了。”原来是中场休息上厕所的时候,女生这边排长龙,而男厕所却空无一人,女生们索性就让一个人把门,其余的直接进了男厕所。教官来了,“教官对不起,里面有人在上厕所。”学校把教学楼2、4、6等偶数楼层厕所的“Male”都换成了“Female”,但每次下课女厕所门前还总是会排起长龙。

反串

川外男生少,到各班转一转你就知道了。我们新闻专业算是很好了,一个小班大概四五个男生,一个专业也还有八九个男生。然而中文系或者一些语言专业就没那么幸运了,有的一个班只有一个男生,有的干脆没有。

每年各大院系的迎新元旦晚会上,总有那么一个节目是反串。翻译学院特色男主播的绵羊音堪比曾哥;男扮女装的“郭大小姐”那脸蛋那身段,让我这类女生唯有暗暗羡慕嫉妒恨;国际关系学院的“Hold姐”带上黑丝袜鱼网袜一个不落,给你解释什么是Fashion。

提到Fashion,我以为川外男绝对不会输给“Hold住姐”,不光是晚会里川外男各种Fashion,生活中也是从里到外既浪漫又潮流。女生宿舍楼下心型蜡烛里手捧玫瑰花的男主角那是川外男;三花路上惊现个一身黑白连衣奶牛装的“奶牛哥”那是川外男;各种围脖脖子上这么一绕,各种手提袋手臂上这么一挂,然后胳膊肘抵着“小蛮腰”碎步这么一走,不消说,隔大老远我准能认出来:川外男!仿佛在男女比例如此失衡的川外,男扮女装的“唐伯虎点秋香”成为了不朽的笑点。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那一年,我们都还有机会 下一篇:武汉,武汉

被举报文档标题:川外就在这里,很小,有趣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rqbff01hhtk.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