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美”细说舞台演变

时间:2022-05-01 10:51:40

“小舞美”细说舞台演变

2007年除夕,吕艺超将可以坐在自己家的电视机前,观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了。这对于他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此前连续4年的除夕夜,他都是在央视的春节晚会现场忙碌度过的。

吕艺超是山西省长治市人。2002年,他还是太原一所艺术学校的学生时,一次偶然机会。中央电视台的一位节目编导看中了这个帅气而又稳重的小伙儿,便让他参与台里的一些工作。2004年毕业后,他在央视先后从事了舞台设计和舞美等工作,并且有机会参与了从2003年到2007年的央视春节晚会的筹备工作。作为春晚的幕后工作者,他也对这份“除夕娱乐大餐”有了特殊的认识和感受。

舞台的变与不变

“中央电视台的员工被分为五个等级,被台聘的是一等公民,被部聘的是二等公民,被央视直属公司企业聘用的是三等公民,被为央视服务、而和它又没有隶属关系的公司聘用的是四等公民,其他被临时雇用的钟点工是五等公民。我属于三等公民。”吕艺超笑着说,“三等公民就不错了,我的档案和工资都是台里直接管理,各种福利也都能享受到。”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很满意。

2005年,吕艺超从业余转向专业,开始在现场参与春节晚会的幕后工作,当时,他负责设计并操控一组可以翻转移动的机械舞台。

“台里配置这套翻转台阶,花了8万多元,这几年的春晚一直在用。这种台阶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根据节目的需要进行各种变化,需要时,可以升起来,不用时可以恢复到与舞台水平的位置。”他介绍了这套设备的基本情况。“但是如果操控程序和时间把握不好。会非常危险,也可能会影响舞台的整体效果。所以春晚前。我们要结合节目,并且和其他工种的工作人员进行反复地试验,最终确定在一个节目中升降台阶的时间,一般会将时间精确到秒以下的单位。”

中央电视台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都是用木头搭建春节晚会的舞台,之后逐步采用了钢材.到现在,舞台的整个构架全部采用钢材来制作。

他说,刚开始采用钢材的时候,不少有传统思想的人理解不了,觉得把这种笨重的东西搬到舞台上,太浪费,也太麻烦,并且可能有安全隐患。事实上,钢材特别易于成形变形,到了今天,春晚舞台在钢材构建的基础上实现了完全的机械化,舞台可以在瞬间升起一个台阶,也可以在大舞台上升起一个小舞台,演员可以从舞台底下“冒”出来,也可以从空中“飘”下来。这样就可以在有限的舞台空间里,营造出不同的舞台效果和更好的舞台氛围,缓艉观众在观看节目时的视觉疲劳。

今年的晚会现场,依旧设立在中央电视台的1号演播大厅。舞台沿用了去年春晚的主题框架。整个舞台将以水为主体,舞台中央是一个环型水池,当中间的圆形升降台升出舞台水平面时,舞台会呈现出阶梯状态,当它降到台下20公分的时候,舞台就会呈现出水景效果。另外,还会有一组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屏风出现在今年的舞台上,在景片装饰上,将采用中国式的云纹图案。

此外,在舞台的台口处,会设置具有中国特色的两扇大门。通过大门的开合,一方面寓意辞旧岁迎新年,另外也可以改变舞台的景深,从而产生更好的舞台效果。

吕艺超说:“沿用去年舞台的主题框架也是台里‘节约办春晚’的精神在舞台方面的体现。今年,仅在舞美和灯光两方面的预算开支,就比去年减少了大约100万元,今年的支出将近400万元。”

节目的是与非

有好舞台,没有好节目。这几乎成了近几年人们对央视春节晚会的普遍评价。究竟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局面?

提到央视对春晚节目的审查,吕艺超说: “我的感受是,台里对春晚的节目题材把关特别严。工、农、兵等不同行业,包括一年来的国际动态、国内时事。还有文艺圈、演艺圈等圈子里发生的大事,都要在年终的春节晚会中有所体现,有的可能不是靠单个节目来体现,而是通过演员的台词表现出来。比如,2006年春晚黄宏在小品《装修》中有一句台词:农民工兄弟的工资可不能拖欠啊!这就是在当年拖欠农民工工资呼声很高的背景下产生的。”

在严格的题材限制下。一年一度的央视春晚已经不仅仅是一台娱乐晚会,而是在其中包含了一些政策因素和意识形态的东西。这也难怪有些娱乐性强的节目难以登上这座“大雅之堂”。现实社会中都难以根治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痼疾,难道能在演员的一声喊叫中得到解决?这种强加主题思想的做法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演员和导演在节目上的创新。因而有人发出呼声:在现有的审查机制下,春晚节目想要推陈出新,难!

此外,春晚的歌舞类节目中演员“假唱”。也在观众中引发了一些争议。

吕艺超说:“前几年,春节晚会现场是存在过‘假唱’的问题,也就是演员提前在录音棚把歌曲和音乐录制好,春节晚会现场演员只需要对上口型。实际上,所谓假唱,并不是歌手在春晚演出现场就不唱。他们也唱,只是直播现场的观众可以听到,电视机前的观众听不到,他们听到的是提前录制好的歌曲或音乐。”

他说。央视之所以这么做,是考虑到晚会现场免不了有机器的声音及其他噪音,如果把现场的背景声音也传播给观众,会影响到他们对节目的欣赏。这么做也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其实,把提前录制的声音和现场欢快的气氛结合起来,能够达到更好的视听效果,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

此外,据报道,在对2007年春晚节目进行3次审查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看完一个谈话节目之后,生气地转身而去,原因是节目审查现场的观众中有不少“托儿”,在故意制造现场气氛,企图推动某个节目进入春晚。这种情况在前几年也曾发生过。

针对该问题,吕艺超说:“实际上,央视对春晚节目进行审查时,邀请观众有一套专门的机制和程序,比如说在年龄、职业、性别上都要有一定的代表性,总之,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得去。”

既然有这样的机制.被邀请来的观众对节目的直观评判应该具有一定的公正性。但事实却是,现场混进了不少对节目效果判断有主观倾向的“托儿”。在严格的保障机制和程序下,“托儿”是如何进入节目现场的?问题恐怕不仅出在被审查的一方,如果没有里“迎”外合,想必“托儿”是没有机会钻进节目审查现场的。

他说,总体上讲,被选择留下来的节目,质量还是有保障的。因为最终审查节目的都是一些非常有资历的编导、专家和主创人员.即使有“托儿”。也不会对他们产生太大的影响,他们有一套非常成熟和灵活的节目评判标准,基本可以做到客观公正。

安全保障

在央视内部对举办春节晚会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安全第一,艺术第二。安全方面除了以上提到的政治安全,还包括播出安全和现场安全。

“参加春节晚会的所有人员都需要进行安全检查,演播大厅的门口设置有像机场一样的安检

门。内部工作人员每人配一个专门的证件,证件分为A、B两种,有A类证件的人员可以不分时间段不分区域地在节目现场活动(武警对现场进行安检时除外),持B类证件的人员只能在规定的时间段和规定的区域活动,受限制的人员一般在节目开始入场,节目一结束就必须退场。如果没有这种证件,即便配有央视日常工作证件的人员也严禁入内。台里给我发的是A类证件。”吕艺超说,“今年的证件全部换成磁卡了,不再使用以前别在胸前的证件卡。”

“除了对现场人员进行安全检查外,整个舞台所用的材料也都是防火的,就是纱幕、黑幕等纺织类材料也都进行过阻燃处理。材料等级最起码也是B1级和B2级的。”他补充道(B1、B2指防火材料的燃烧性能级别,有4个等级:A级是不燃材料。B1级是难燃材料。B2是可燃材料。B3是易燃材料)。

另外。整个演出现场的保卫工作全部由武警负责,安全很有保障。“不过,也发生过一些‘意外’。大概是在2005年春节晚会的时候,有一个恐吓电话打到了节目现场,电话里一个男子说在春晚现场设置了炸弹,他连着打了3次,结果第3个电话没打完就在东北某城市被警察抓住了,据说那个男的精神有点不正常。”他笑着说。

中央领导看不看春晚

吕艺超说,节目现场给观众镜头也有讲究,能够进入春节晚会现场的观众。很多都是央视一年来的广告商,当然也有春节晚会的赞助商。如果有一个镜头对准现场的某个观众停留了几秒钟,这个人一般会是一个广告商,并且他所代表的企业肯定在央视投入了不少广告费。春节晚会的门票没有一张对外销售,全部是赠送,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赠送给广告商。

经过几轮节目审查,台里会对基本定下来的春晚节目进行6到7次彩排,一直到春晚播出前进行最后一次录播,并且会对最后一次彩排做提前录制,以防节目播出时发生意外。

几乎每个除夕夜,都会看到中央领导人在各地进行慰问活动的身影,他们是不是就不看春节晚会?

“在每年的春晚播出前。台里都会从将要上春节晚会的节目中精选出一些,组织几次小型的春节晚会。也在中央电视台的1号演播大厅.分别给中央六部委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等一些单位进行义演,中央领导人等于提前观看了春节晚会的节目。”他说。

每次春节晚会结束后,所有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可以集体吃一次工作餐,和平时不同的是,吃工作餐的地方是临时性的流动餐厅。它就设在央视的一个作为候播大厅的环形走廊里。提供的饭菜也是根据不同民族、不同地方的口味专门烹饪的,需要用餐的人员可以凭票在此自主选择可口的饭菜。

谈到经历4年春节晚会的感受,吕艺超说,很高兴。但也很累,所有的人员都很辛苦,去年10月底,他和妻子抽空回老家举行完婚礼,一周后就返回了工作岗位,忙活2007年春节晚会的筹备事务。今年春节,他要破例回家和家人过一个团圆年,并且以普通观众的身份享用一次自己参与“烹制”的“除夕娱乐大餐”。

上一篇:山西转型:神赐天粮与魔鬼粪便的抉择等 下一篇:少林小子抢走成龙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