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拟现低点,反弹宜减仓

时间:2022-04-26 04:40:59

4月中有拙作《短期不明朗,中期仍看升》――关于“短期”的时限,文中定义为“包含至5月或6月的时间段”。前两周文章指出,上周不容再跌,否则会深度向下。事实是,上周走势继续下跌,同时指出“谨防向下运行(c)浪”。众所周知,C浪具有第3波的属性,跌起来会是吓人的。

至于具体下跌目标,上周拙作指出:“上升1×1其实也是上证指数的超长期上升趋势线。两条线完全融合一起,具有更为强大的支撑力量。我们假定上述两个周期点(5或6月)为低位转向,那么,低位支撑有两个,一个是L2,5月约处2760点。因为L2是1664点与2319点的连线,是一条中长期上升趋势线,不会被轻易跌穿。退一步说,即便L2被击穿了,下方还有一条超长期的,起点在1990年12月95点的上升趋势线,此线完全与图二的上升1×1融合,更具技术上的双重支撑力。此线5月约处在2530点,是更为坚固的防线。简括地说,2760点可成为一个中期的有效支撑。即便股市风云幻变,极限跌幅也就在2530点。”(见本文图一)

图一显示,今年5月,L1约处在2760点,这里是始自998点以来的长期上升趋势线之所在,具有极强的技术性支撑。

L1的稍下方,L2以及江恩箱上升1×1几乎粘合,具有无比强大的支撑力――也就是上文所说的,“2530点是更为坚固的防线”。

长话短说,近期来看,2800点上下,即2760点至2834点区间,极可能引发反弹。这是因为,从4月18日3067点跌至本周五早市之2834.46点,跌幅已有233点。《后天八卦方圆图》上,“233”坐落在卯酉线的兑卦时空上,具备反弹条件。时间上,跌了13日,“13”处在坤卦时空上。时间与空间交融,诱发日线级别的反弹在情理之中。

2011年5月6日早市,产生低点2834点,触L反弹(见图二)。我以为,此反弹是给投资人减仓的机会,而非买入时机。从图二看,其(c)浪下跌的时间与空间尚未发育完善。反弹后会继续下跌。

此前拙作还提出,“后市如果震荡向下,这是运行完先前介绍的首选划浪B方案。3186至2661为a,2661至3067为b,3061至2760或2530为c。由此完成一次中期调整,然后启动一轮中级反弹。中期后市还有一个上升C浪(或(a)、(b)、(c))。”从本周的实际走势来看,其下跌早就在预料之中。

在我的股市理论系统中,认为股市是个生命体,其生命繁衍具有生命基因遗传特性。其遗传方式有三种,其一为代代相传自相似、其二为隔代相传自相似、其三为交叠相传自相似。其中以代代相传自相似出现的频率最高,也最容易辩认。

图三以历史大顶6124点为太极,近期的市场显著高低点,全部产生方式为“代代相传自相似”――3478点顶部产生于22月×2的代代相传自相似;2010年7月2319点产生于33月×2的代代相传自相似。

我注意到,22和33,都是路加斯数11的倍数。估计11的倍数66(月)仍然会以代代相传自相似的方式成为有效周期――这个时间点指向今年6月。

前期拙作曾反复指出,今年5月、6月是月周期的敏感时空,市场将选择其中一个月为显著转向点――因为5月,是44×2的对称点(为简洁易看,图二没有标示),44同时亦为11的倍数,有变盘的基因存在。只是从形态的发育、完善上看,在5月份结束始自4月3067点顶部的(c)浪下跌,出现低点转向的可能性较小。而在6月甚至更后的时点上,产生中期低点转向的概率似乎更高(见图三)。

今年10月,是48月×2的对称点。48×2=96(月),96是《后天八卦方圆图》上子午线离卦之数,为极大的变化之数。事实上,2011年10月距历史大顶为4年周期――根据顶部太极多引发高位转向的一般规则(并非绝对)和已形成的波动形态上看,今年10月为高点转向的概率也较高。而96月乃是8年周期,4与8皆是敏感周期数(4是路加斯数,8是老子费氏数),诱发市场变盘似是必然。

无独有偶,3478点顶部以来的第96周――即48周乘2,指向今年6月中旬。这加强了6月为低点转向周期的可能性(见图四)。

图四曾在上月拙作出现,其图标题为“江恩角度线的时空启示”――图中揭示后市将向下方的4×1线寻底。6月中旬此线约处在2530点,也就是上周拙作所称的本次调整之极限位置。

结束语,下周若有反弹,宜减仓操作。

上一篇:“天时”不和\又缺“地利”\更欠“人和” 下一篇:短期有反拉 中期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