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胸”女孩自述:我收获了完美的爱情

2019-04-12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2008年7月8日,重庆市解放碑商业区上演了一幕“遥控飞机送钻戒”的漫情景,一位名叫周健的男子向女友江晓清求婚。然而不久后,江晓清神秘地消失了,

周健伤心欲碎。江晓清为什么要“戏弄”爱情?近日,她自诉了那段难以启齿的秘密。

破布裹缠的青春,一颗偷哭的心

我出生在重庆的一个县城,当年父亲一直想要个男孩,可家里已经有3个女儿了。在母亲怀着我8个月大的时候,得知我是女孩,母亲打了引产针,但是我居然顽强地来到了世间。

3岁时,父母离异,妈妈含泪将我送给乡下一个贫苦的农家。养父是一个单身汉,我们和87岁的老婆婆一起居住在长年漏雨又漏风的矮小土屋里,我成了一个敏感而胆小的自卑女孩。

12岁的一天,我和堂姐洗澡,她惊讶地叫出了声:“晓清,你的胸不正常!”那时,我的左乳已经发育,右乳却一片平坦。我无法把这件事告诉养父,只得求助已再婚的妈妈。妈妈领着我去看医生,医生的诊断是:“你是‘半胸’。”

读初中时,我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一对完好的乳房对女人意味着什么。班上一些调皮的男生总盯着我不对称的胸部指指点点,我自卑地想钻到地缝里去。我气愤地责问妈妈:“你为什么要生下我啊?”妈妈哭了,她给我找来草药,把草药捣烂后敷在我的胸部,然后用旧衣服拆下的烂布条一层一层地紧紧包好。在那些漫长的日子里,家里到处是长长的布条,满屋子弥漫着湿漉漉的草药味,让我喘不过气来。妈妈告诉我:“孩子,你要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啊,不能再告诉任何人了。”

在学校,我总是含胸驼背,最害怕的就是上体育课。同学们在操场上尽情运动,矫健的步伐踩痛了我颤抖的心房。高中时,妈妈给我胸前垫上了碎布头,我第一次挺直了胸膛走路。因为碎布太硬,我的皮肤被磨得又痛又红。我总是偷偷地去浴室洗澡,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咬着牙努力学习,在班上的成绩也一直优秀。

2005年9月,我考入成都一所理工科大学。青葱的校园岁月,我却看不见一点阳光,不知道噩梦般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

入学那天,我结识了周健,当时他负责帮忙接新生。见到身材高挑、眉目清秀的我,他很高兴。得知我来自重庆,他说,他外婆也在重庆,小时候他在外婆家住过一段时间。那天中午,周健陪我去学生食堂吃饭。

周健当时正在攻读研究生,还有两年就毕业了,我和他断断续续交往了一年多。2007年元旦节,在周健的再三请求下,我们去都江堰和青城山游玩。在都江堰索桥边潺潺的水声中,周健向我表白:“晓清,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你清纯害羞的样子和我梦中的女孩一模一样。”我的心慌乱了,我独自跑到树林中抱住一棵树哭喊起来:“周健,我该怎样对你说出口?”

在少女的春梦里,我也梦见过令我心仪的男人,他牵着我的手,陪伴我走过忧郁的年代,告别那破布缠身的岁月,走向一间宁静的小屋,让小屋里爱的光辉拥抱我,让我真正地笑出声来。然而,面对高大帅气、博学多才的周健,我该怎么办?我只能做一辈子丑小鸭。

在都江堰这个安静休闲的小城里,周健给我点了几样可口的川菜,我却没有胃口。我不敢与周健对视,他怔怔地望着我,摸我的额头,我一下站起身:“你想干什么?”周健尴尬地笑了笑,他说担心我感冒,用手试一下体温。我气呼呼地告诉他:“你要想和我好下去,以后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周健答应下来,在我的面前,他愿意做一个绅士。

在学校,周健给我买饭卡,买化品,送花,送书。他是个优秀的男孩,当他深情地看着我时,我觉着自己整个身心都融进了他的眼眸里,我再也无法拒绝他的呵护与关爱。我试过拒绝他,然而只要一天见不到他,我就魂不守舍。也许,我失落了成长岁月里的爱,上天要让这份爱来补偿我吧。

和周健相恋的日子里,一边是蜜罐一样的甜,一边是药罐一样涩涩的苦,还有纠结于心中的一团乱麻。

2007年5月,我们去一个同学家玩。在客厅,周健用遥控器调到一个电视频道,电视里正在播放丰胸整形的广告。我一下子被刺痛了,恼怒地让周健关掉电视:“你无聊啊!”周健呆呆地望着我,十分委屈:“你不正常啊?”“什么,你说什么?”我哭着冲过去,扯住他的衣领不依不饶,然后流着泪冲出了门。

我一个人跑回宿舍,用被子蒙住头哭泣。晚上,周健喝了一些酒,他跌跌撞撞地推开门大声喊:“晓清,晓清!”他一把抓住我的手,两眼直视着我:“晓清,我做了伤害你的事吗?如果有,请你原谅!”我摇摇头。他伸出手要抱我,我轻轻推开他,把他的双手固定在墙壁上。他低下头吻我,我没有再拒绝。一次湿漉漉的长吻,让我晕眩。我告诉周健:“如果你真的爱我,我会把一个少女最珍贵的东西留在最重要的一天给你。”周健紧咬嘴唇:“行!”

有多少次,我看见周健的眼里有委屈的泪花在闪动。我从未接受过他的一个拥抱,最多和他牵牵手,然后,一个浅浅的吻。

网上求助,爱情竟然真实地靠近了我

2007年10月,周健研究生毕业,成都一家外资企业准备聘用他。周健的父母都在成都,两位老人当然希望儿子留在这里工作。

周健问我:“晓清,毕业以后,你想到哪里工作?”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回重庆啦。”就这样,周健选择了到重庆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

在重庆,周健的外婆已经去世,他一个人在这个茫茫的都市里感到孤独,每天他都要给我打电话,短信更是此起彼伏。每个月,他都给我卡上汇钱。

2008年4月,周健出差回到成都。那天晚上,他喝了一些红酒,很兴奋。思念的煎熬,也让我从内心深处渴望得到他温暖的拥抱。在一家咖啡馆,我再也没有拒绝周健的拥抱,他把手伸向了我的胸部……

“晓清、晓清,你到底怎么啦?”周健惊恐地望着暴怒的我。我哭着告诉他,我的胸部有些毛病,正在治疗。他还想问些什么,见我很难受的样子,他忍了下去,带着有些落寞的神情离开了。

面对周健远去的身影,我的心里如万根钢针在扎。我扯下胸前的布团,扔在地上,哭着用脚乱踩,我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心底多年的苦痛。

周健给我打电话,我不接;他给我发短信,我不回;在网上,我的QQ一直隐身。周健急了,他在短信里说:“晓清,你再不说话,我会疯的。不管遇到什么问题,让我们一起面对,我不会丢下你的。”然而这一次,我铁了心要和周健分手,我不能给心爱的人一份完美的爱情,我只有放弃。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汶川大地一声巨响,让200多公里外的成都发出了惊心的颤抖。整整10个小时,由于电信不通,远在重庆的周健与我失去了联系。

我和同学们相约来到天府广场,同学们搭起帐蓬,准备在这里过夜。困倦之极的我正要躺下,迷迷糊糊中看见周健站在我面前。“晓清,你没事吧?”原来,周健怕我在地

震中有什么闪失,他连夜驱车穿越余震中的山山水水来到成都,一见面就流着泪把我搂在了怀里。

那几天,我和周健站在大街上。整个城市还在余震的恐惧之中。车灯闪烁,那是成都的出租车司机们自发组成的爱心车队,浩浩荡荡地赶往都江堰去救援。在电视新闻里,我们看见了那么多惨烈却又动情的景像:在都江堰,一个男人不停地呼唤压在废墟里的恋人:“等着啊,坚强,坚强!”他甚至还和埋在废墟里的恋人商量今后的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周健泪流满面,他紧紧握住我的手,握得我的骨节都响了。周健说:“晓清,我们珍惜彼此吧!”我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7月初,我放了暑假来到重庆,几乎天天陪伴在周健身边。8日下午1点,我接到他的手机短信:“我在解放碑前等你,有急事。”我匆匆赶到解放碑广场,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这时,我又收到他的短信:“我爱你,一生一世地爱你,请你记住这个时刻……”我很纳闷,不知道他在搞什么花样?

忽然,一架遥控直升飞机从广场人群上空飞过,悬停在我面前,机架上晃悠悠地摆着一枚钻戒。周健手握一束鲜红的玫瑰闪出身来,当着熙熙攘攘的路人,他单膝跪地:“晓清,嫁给我吧!”

现场一片欢呼,两行热泪沿着我的脸庞滚落,我喃喃道:“我不、不能……”可是,我微弱的声音被现场的喧闹淹没了,周围的人们催促我别再发呆了,我只好点点头,从周健手中接过钻戒,缓缓地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周健站起身,兴奋地拥抱我……

当晚,这份挣扎的爱情让我无法入睡,一旦周健知道我的真实情况,他肯定会给我一个再也看不见的背影,而那时,我再将他从心里连根拔出,又该如何承受那种钻骨的痛啊……最后,我决定选择逃避:“离开周健!离开爱情!”

我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悄悄在外面租了房子,过起了“隐居”的日子。这期间,我强忍着不接周健的电话,每当看见他在各个QQ群里刊发寻人启事,诉说他肝肠寸断的思念时,我的心也碎了。

7月26日下午3点,我流着泪在重庆腾讯大渝网上发出了一个“面对男友的爱,我该如何抉择――一个半胸女孩的痛苦”的帖子:

“今天,对于一个正常的普通女孩来说,肯定是幸福而甜蜜的,但对于我来说,这份甜蜜和幸福夹杂了太多的无奈和伤痛。当他敲开我的房门,很认真地对我说,晓清,跟我去见我的父母吧,我想他们会喜欢你的。那一瞬间,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的真诚让我无法拒绝,我说不出一个不字……我想起了至今还是孤苦一人的养父,他为了照顾我终身未娶,我在心里欠了他太多太多……家庭的艰难,身体的伤痕,爱情的挣扎,每一个问题都让我无法面对。

和他相恋一年多来,我一直不敢让他拥抱我,我们从来没有过实质性的身体接触。我是一个单胸女孩,多年来一直靠破布与海绵垫胸,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因为爱,我想一生一世都陪伴在他身边,但是作为女人,我想给他一份完整的爱情,像那些正常的女孩那样。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

坚守了多年的秘密无处遁形,不到一个小时,网友们被我的故事惊呆了,浏览点击率一下上万,跟帖铺天盖地。网友们鼓励我面对现实,鼓足勇气向男友说清楚,让自己卸下沉重的心灵包袱,如果周健是真爱我,他肯定会不离不弃守护着这份爱情。

随后,重庆的各大媒体都作了报道。本来我只是想在网上倾诉一下压抑多年的苦闷,没想到一下成了新闻人物。重庆的几家大医院都表示,要为我免费做隆胸整形手术。

3天后的下午,周健红肿着眼睛终于找到了我。在树荫下,他一把将我揽入怀中:“晓清,你为何不早告诉我啊,我能承受!”第一次,我是这么真真切切地靠近他,倾听他的呼吸,感受他的心跳。第一次,我才发现,爱情其实从未离开过我,我不用逃避,也不再害怕失去。

爱人陪我去隆陶,我看见了明媚的阳光

几天后,周健带着我走进他的家门,他坦然地告诉父母,晓清就是报纸上那个“半胸”女孩。周家人表现出了强烈的惊诧,然后是暴风雨一般的反对声。

我再次让周健选择:“离开我吧,我相信你给我的爱是真实的,我已经很自私了,一直贪婪着这份爱情,我的自私会耽误你的青春。你走吧,重新寻找你的爱人,我会永远祝福你,因为你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上天一定会眷顾你的。”

周健伤心地哭了,他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晓清,我不离开你,除非让我立刻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一下捂住了他的嘴,我何尝愿意离开他,他在我的心里已经触满了根须。

8月27日,周健陪我来到重庆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医院决定为我实施免费整形手术。通过专家们会诊,决定为我实施几个阶段的手术:首先抽取大腿内侧的皮下脂肪填充到右侧平胸部位,扩张右胸皮肤;两个多月后,在右胸处植入假体,对胸部进行美容整形。

当天,30多个网友打着横幅来到医院,为我加油鼓劲。面对网友们的热心,周健的眼睛湿润了,他轻轻拍着我的肩说:“连他们都不要你放弃,你又怎能自暴自弃啊。”

9月4日,在周健的陪伴下,我住院准备接受第一次手术。9月5日,周健和多名网友一起把我送入了手术室。3个小时后,手术满结束。医生喜悦地告诉我:“手术不会影响今后生育。”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要做保持胸部脂肪的存活和吸收工作,准备接受第二期、第三期手术,以达到左右胸大小平衡。

我躺在病床上,泪光中,看见了火红的玫瑰花与淡雅的康乃馨,看见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他正笑盈盈地望着我……

11月28日,周健又陪着我来到医院,做第二次整形手术。

12月初,我悄悄打开纱布,在镜子中,我看见了一对饱满光洁的乳房,我哭了……命运给了我残缺的胸部,而爱情给了我力量和勇气,让我终于看见了女人胸前的两片美丽的花。21年来,我终于看见了前方一片明媚的阳光。

出院的那天是周末,周健带着我再次踏进了家门。这一次,他的家人和颜悦色地接受了我,他母亲还夸我这个重庆女孩长得漂亮,性情温柔。

我和周健再次去了都江堰,这个震后的城市正重新焕发生机。周健对我许诺,他要给我一个灿烂新奇的婚礼。我偎依在周健的怀里,喃喃地说:“我不需要什么豪华的婚礼,我只需要一份完整的爱情,让我们一同牵手走完朴素的一生,不再分离。”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海啸后的天堂岛,北京小伙子与人鱼公主的艰难约... 下一篇:尹相杰暗恋于文华:走出情感误区,收获迟来的爱

写作没思路?你需要文秘服务

2~15天完成、写作疑难迎刃而解

了解详情
期刊投稿服务,轻松见刊

个性化定制期刊投稿方案,1~3月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半胸”女孩自述:我收获了完美的爱情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pu7ul011vr2.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
文档上传者
推荐服务
  • 论文发表

    省级/部级/SCI发表绿色渠道,不成功退全款,服务有保障

  • 原创范文

    原创度90%以上,可通过查重检测,1对1服务,修改到满意为止

热门推荐 更多>
学术顾问

免费咨询 论文发表 期刊投稿 原创范文 客服电话 免费咨询电话400-888-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