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的LA CRUZ

时间:2022-04-07 09:08:13

航船一路沿着委内瑞拉山青水秀的海岸东行,我们下一个目的地是该国的GUAN-TA,这是英版海图上的名称,在LA CRUZ东边不远处。它是按当地语音,还是西班牙语译成英文,不得而知。在我国的世界地图上还找不到读音与其对得上号的地名,我把它称作“匡塔”――一个颇有南美情调的名字。

时已深秋,但在这片地理纬度最高不超过北纬10度半的海域内,既无热带气旋干扰,冷空气也绝无实力入侵,适宜的气温和徐徐的东南风,让航船宛似沐浴在春风杨柳的季节中。早晨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明媚阳光和碧波轻柔的大海。在船近岸的时候,还更添一幅山峦叠翠的幻境。

清晨时分,右前方一列绿枝覆盖的山岛逶迤而来,待转过最前方那座壁立百丈的翠崖后,一个深广悄寂的海湾就展现在眼前。乍一见,以为我们是从一个浩淼的,驶进了一个水光潋滟的大湖。然而这确确实实是一个沿陆岸向东延伸的海湾。航船人湾后,再折向东行,一丛丛绿宝石般的小岛,渐次跃出,宛似越南下龙湾之一隅,那满枝欲滴的翠色,都把我们连日来寂寞、枯燥的心给滋润了。

船随水转,又入一湾,眼前景象,令人感觉在江南的一处名园游览――跨过一道门,又是一种园景。在比船长宽不了多少的湾口处,点缀在水中的怪石嶙峋的小岛如同名园里引人入胜的玲珑假山。这些形状各异的孤岛,不仅有鬼斧神工之妙,它的葱茏绿色更增添了诱惑力,只可惜撑船人的心思须集中在谨慎穿行中,对如此难得一遇的景观,只能一瞥而过。我忽然觉得,当年航海家Alonso de Qjeda把它登岸的这片土地叫做“VENEZUELA”(委内瑞拉,意为“小威尼斯”)所含有的另一层意思。

这是个如池溏似的小湾,湾底一溜码头,充其量能容纳三艘不超过万吨级的船。环岸一派渔村景象。四周安安静静的,哪像车来人往的码头。靠岸的船在等待安排工人卸货,亦像一匹归厩的马,融入到寂静中。

这里果然也是渔船的港湾,夕阳时分,只见一条条简陋小船,渔歌唱晚般地归来。我们这些见多识广的水手,知道归帆的渔船必有鲜活的虾蟹,而渔人多肯顺手提尾鱼什么的来交换点钱物。一水小周笃悠悠走近一条刚把缆绳套上地环的小船,一声“Hello!”后,就连单词带手势地与渔人交流起来。渔人显然明白了面前这位陌生人的意思,面带微笑地转身从小舱口边抓出一只龙虾,左手指握成酒盅状,手臂一扬,脖一仰。明白啦,他要换酒。船上食物中最不缺的就是酒了,啤酒、白酒、白兰地、威斯忌,只要不换钱,那是正中下怀的“买卖”。小周连忙:“OK”。渔人仰着刻下风霜的介于非洲黑色与亚洲黄色的面孔,伸出两个手指说:“威斯忌”。我们知道,亚非拉美一些偏远地区,把什么洋酒都管叫白兰地、威斯忌的。小周指指虾,也晃晃两个手指说:“Two”。渔人憨厚地点点头,成交了。眼前的渔人究竟是印、欧混种,还是地道的印地安人,初来乍到的我,还难分辨。不过说来,这里还是“印地安人”这个名称的起源地哩。据书载,怀着探寻印度大陆雄心的航海家哥伦布,于1492年漂流至此时,误以为到了心目中的东方印度,就把岸上的人称作“印第安”。由此想来,这渔人的体貌性情还是淳朴的印地安人原型哩!

渔人接过比一瓶二锅头贵不了多少、标签别出心裁的白兰地,有些喜不胜收的样子,随即拎出两只大龙虾。被旧渔绳套住的大虾,一身赤紫,其中一只身躯硕大,它似乎不愿受到束缚,顽强地踢动着竹筷般粗的虾腿,瞪着吓人的眼珠,一副张牙舞爪的姿态,确不负“龙”之称谓。. 我们照例按江浙的风味吃法,把那只肥硕的龙虾人笼清蒸。这只躺在全船最大一只西餐腰盆,头尾还伸出盆外的龙虾,出笼后,就像映在水面上的一束落霞――赤紫嫣红。更想不到的是,刀叉落在虾身任何一段,都冒出厚厚的虾黄。船员也算见过一些世面了,在澳洲、新西兰,都有过钓虾的经历,却从没见过丰腴的虾膏从虾头顺着脊背直铺到虾尾的,那色泽胜似蟹黄。

窗外的夕阳,从远处环抱的山峦依依不舍地坠入山背后的加勒比海,暮色徐徐浸漫在村庄的上空,几缕炊烟与岸旁落寞的渔舟给水湾村景凭添了宁静的气息,这景象不由让人联想起古诗中“白沙翠竹江村暮,数点渔灯依古岸”的境界。靠泊后的第一个黄昏,我们就在这渔村晚景中,品尝着鲜活的龙虾度过了。

这里也无所谓港区,顺着一条与乡村相匹配的道路来到镇头,面对眼前的“Y”型路口。我们正在判别方向,忽见一位村人友善地向我们招手。只见他中等个儿,圆脸,棕色皮肤,却一头黑发。他兴奋地自我介绍,爸爸是CHINA;妈妈,他一指村庄,意思是当地人。他说自己还能讲一些广东话,但显然是不好意思在地道的CHINA面前“班门弄斧”,想必他只是想表明对自己的“根”始终未忘。

他显然已注意到我们的举止,于是招来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叽叽咕咕说了一通。从司机几次回望我们的神情中,我推测这位“半个同胞手足”必定向他作了要善待我们的关照。然后他对我们说:“Two doUar。”虽然我们不知道会送我们到城里哪处,但我们相信,2美元绝对是友情价。

这辆没有“TAXI”标志的老龄TOYATA,出了村,沿着一条与海岸忽近忽远的路奔驰了半个多小时之久。车窗前,一边出现了楼寓、商店、人行街;另一边是林荫水岸。司机应我们要求把车停在路边,指着前方说:“LA CRUZ”。后来一查我们的地图,方知它就是委国面向加勒比海的海港――拉克鲁斯。

阳光还铺撒在地上,天蓝蓝的,这里一年分雨、旱两季,此时正是初人旱季,天地间恰似我们江南的秋高气爽。

我们沿海边的人行道漫步,岸边虽没什么豪华的设施,却显得幽静朴实,人们可以随意走到一丛绿荫旁的长凳,把自己溶人岸边低吟的水波中。走着走着,就产生一种冷清感。前面少有对遇者,身后亦少同行人,多是热情的路边阔叶树木,一路上对我们迎来送往。不过,想到这个具有相当于我们国土1/10的国家,却刚刚达到二千五百万人口,就不奇怪连这个美丽的海港城市,也显得人稀市静了。

这条海滨大道的另一侧则是城区。沿街的房舍虽不是高楼林立,倒也有自己的个性。那些楼层低矮,中有尖塔式、方棱式的建筑,和整个市貌让人留下抹不掉的记忆;它的风貌岸景会让你心底飞出那首蕴含拉美情调的歌曲《鸽子》―亲爱的,我愿随你一同去远航,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飞翔……

街上车辆稀疏,不远处一大厦上方凸显“美丽华”三个中文字,磁石似地吸引了我的眼球。嗬,这里也有中国饭馆!走近“美丽华”,它那鹤立鸡群的气派让我们犹豫了一下。可不多远又是一家“富城”,也别具一格,我们禁不住推门而入。只见餐厅内中式装饰,光线却被布置得幽幽的,收银台前正立着三位着侍者服的年轻同胞,他们瞪眼打量我们。凭着一句乡音,话匣子马上就打开了。原来他们是乡亲带乡亲从广东来到这儿安身立命的。他们说,这里华人不多,但中国饭菜还颇受青睐,所以还有“北京楼”等共好几家饭店在此撑市面。他们的言谈神情,让我联想起浪迹天涯的航程中,诸如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清冷的爱纳华小湾、亚玛逊河上游的边城伊基巴斯、斐济东南端的苏瓦、大西洋边苏里南的帕拉马里博……都有不期而遇的炎黄子孙。我不禁慨叹我们这个民族尤如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无论在天涯海角哪一处贫瘠的、冷僻的、甚至稀有人迹的土壤,凡太阳照到的角落都可扎根生存,并能欣欣向荣,这就是五千年文化铸就的精神吧!

一路走来,时见街边路口立一彩色小亭,像上海的大街小巷都可见到的东方书报亭那样,不过它更显小巧、亮丽,出售的是冷饮的。虽然爽适的气温让我们一点也不口干舌燥,仍被那五颜六色的鲜润冰淇凌所诱惑。驾助小姚一马当先,冰淇凌女郎笑颜接待。

我们指着那菊黄色的一种要了四卷筒。冰淇凌女郎见出示给她的是美元,而不是博利瓦――当地货币,嫣然一笑收下。这里如此通用美元,让我们甚觉方便。

尝罢柠檬味的冰淇凌,我们回归海滨。夕霞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地消逝,薄暮中的海滨更弥散出一种热带风情。此时的水岸已是一幅“人约黄昏”的景象,只见三三二二的游人挽着轻轻的晚风悠闲而来,海滨人气渐热。沿海边分布着各式露天茶座,有的凸人海湾,颇显气派;有的掩在缘荫,显得悄然。它们看上去雅简不一,却皆为敞开式,这样既便于观景,也方便人们‘量体裁衣’,含有一种善解人意的商业用心;

海,我们看够了。便随意在近街的凉亭落座。这里既贴近人来车去的异国风情,也可一览海景。夜幕下的海湾变得深邃而奥秘,远处的山岛似片垂落的浓云,星月皎洁下的湾水浮光如幻,注目凝望中,这一刻好像身心游离出这尘嚣的世界,沉浸在舒缓宁静中。水面上偶有灯光掠过,也许是渔火,或是游船,给湾景着墨了点点情趣,也把你荡进眼前的生活。邻桌一对年轻夫妇侧身倾听孩子的需求,四周的游客轻声慢语,整个海滨的氛围洋溢着平和、安详的气息。我们无语地留恋着,却又不得不起身,让那杯未饮尽的果汁留在月光的桌面上……

坐在返程的出租车中,回望渐渐远去的拉克鲁斯,一种花季的感觉油然而生。

上一篇:从大漩涡中逃生 下一篇:郑和航海图今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