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67、P53、Nm23在青年女性乳腺癌中的表达及意义

时间:2022-03-30 01:41:21

Ki—67、P53、Nm23在青年女性乳腺癌中的表达及意义

【摘要】 目的 分析ki67p53nm23在青女性乳腺癌中的表达意义。方法 对50例年龄小于35岁的青年女性乳腺癌(实验组)及100例年龄大于35岁的中老年女性乳腺癌(对照组)中的Ki67、P53、Nm23的表达及意义进行研究。结果 Ki67、 P53、Nm23在实验组及对照组中的阳性表达率分别为64%及 45%;58%及41%;44%及63%,经比较三组中二者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关键词】

乳腺癌;青年女性; Ki67; P53; Nm23

乳腺癌的发病率位于女性恶性肿瘤之首,其发病高峰年龄为40~60岁。但近年来随着其发病年龄的年轻化趋势,年龄小于35岁的青年女性乳腺癌患者不断增多,其恶性程度高,预后差,严重威胁青年女性健康,值得我们密切关注。现将我院50例青年女性乳腺癌(实验组)及100例中老年女性乳腺癌(对照组)中的Ki67、P53、Nm23的表达及意义进行研究并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07年至2012期间在我院诊治的部分乳腺癌患者,其中50例年龄<35岁的青年女性乳腺癌患者,100例年龄≥35岁的中老年女性乳腺癌患者。

12 研究方法

121 免疫组化染色方法

所有标本均经10%福尔马林固定,乙醇脱水,石蜡包埋,4 μm切片。采用SP法免疫组化染色。染色步骤严格按照试剂说明书进行。所有免疫组化试剂均购自福建迈新公司。

122 免疫组化结果判断

以≥10%的肿瘤细胞定位部位出现黄棕黄色颗粒定义为阳性表达。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PS100软件包完成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

2 结果

Ki67在实验组中有32例呈阳性表达(64%),在对照组中有45例呈阳性表达(45%)。P53在实验组中有29例呈阳性表达(58%),在对照组中有41例呈阳性表达(41%)。Nm23在实验组中有22例呈阳性表达(44%),在对照组中有63例呈阳性表达(63%)。经比较三组中二者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3 讨论

众多研究表明Ki67与细胞周期密切相关,在 G1、S、G2、M 期均表达,但 G0期无表达,是检测肿瘤细胞增殖活性最可靠的指标之一。Dowsett M等研究证明Ki67 抗原是一种与细胞增殖周期有关、参与DNA合成的蛋白质,其表达可反映肿瘤细胞的增殖活性,与恶性肿瘤的发展、转移和预后高度相关[1]。因此,Ki67可用以判断乳腺癌的预后。本研究结果显示:青年女性乳腺癌组织中Ki67表达较中老年女性乳腺癌明显增高,二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众多研究表明P53基因分野生型和突变型两类。野生型P53蛋白具有诱导细胞凋亡的功能,结合并激活细胞分裂控制基因,从而控制细胞的分化与增殖,发挥抑癌作用。其在细胞内含量少且半衰期短,在组织中几乎不能检测到。突变型P53基因有阻止野生型P53基因抑制肿瘤形成的功能,引起细

胞的转化和癌变,其聚积在肿瘤细胞核内,因而可用免疫组化方法加以检测。Shirley 等[2]研究证明,P53是乳腺癌重要的预测因子。Rohon等[3]报道,P53蛋白表达程度可作为良、恶性程度判断的标准之一。因此,P53可作为判断乳腺癌恶性程度的重要指标。本研究结果显示:青年女性乳腺癌组织中P53表达较中老年女性乳腺癌明显增高,二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众多研究表明Nm23基因为肿瘤转移抑制基因,是人类正常基因,广泛存在于机体细胞膜和细胞浆上。人类基因组的Nm23基因定位于 17号染色体长臂上, 有Nm23H1 和Nm23H2 两个独立的亚型。[5 6] Nm23H1和Nm23H2分别编码核苷二磷酸激酶 (NDPK)的 AB 两种亚基因,使 GDP还原为GTP,激活G蛋白,调节G蛋白介导的生物活性,该基因产物主要通过影响微管装配、信号传导、转译调节及细胞粘附而维持细胞的正常分裂状态,从而抑制癌细胞的转移[6]。转移是影响肿瘤预后的主要原因,故nm23可作为判断乳腺癌预后的重要指标。本研究结果显示:青年女性乳腺癌组织中nm23表达较中老年女性乳腺癌明显降低,二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综上所述,本研究证实:Ki67、P53的高表达及Nm23的低表达是青年女性乳腺癌免疫组化的特点,可作为判断青年女性乳腺癌生物学行为及预后的重要指标。

参 考 文 献

[1] Dowsett M, Smith IE, Ebbs SR,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Ki67 expression after shortterm presurgical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imary breast cancer. J Natl Cancer Inst, 2007, 99(2):167170.

[2] Shirley S H, Rundhaug J E, Tian J, et al Transcriptional regulation of estrogen receptor by p53 in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CancerRes, 2009, 69(28):34053414.

[3] Rohon TE, Li SQ, Hartwick R, et al p53 Alterations and protein accumulation in benign breast tissue and breast cancer risk:a cohort study.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6, 15(7):13161323.

[4] 包 刚,杨德启,周 波,等新辅助化疗对乳腺癌组织中雌激素、孕激素受体及P53和CerbB2表达的影响.中华医学杂志,2007,87(40):28432845.

[5] Marshall JC, Lee JH, Steeg PS Clinical translational strategies for the elevation of nm23 H1 metastasis suppressor gene expression. Mol Cell Biochem, 2009,329(12):115120.

[6] Subik K, L2ee JF, Baxter L, et al The expression patterns of ER, PR, Her22, CK5/6, EGFR, Ki267 and AR by immunohistochemical analysis in breast cancer cell lines. Breast Cancer (Auckl), 2010, 20 (4):3541.

上一篇:97例重度颅脑损伤的临床救治体会 下一篇:徐帆:我不碰事让事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