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2019-03-23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一)

深夜,大雨滂沱.街上,一个坐在木凳上的女人正冒着大雨拉着二胡,弦声悲愤震天.木凳前方是一个水快盈出的铁罐,雨水将水面击得支离破碎,水底的几个硬币若隐若现,女人和铁罐的旁边跪着一个半大的小男孩.他的头贴着地.女人激动地拉着,曲子高亢悲愤,她的上半身也随着旋律猛烈地动着,男孩开始抽搐,开始磕头,嘴巴发出咿唔的声音,女人听了,紧锁的眉头开始松解,脸上的表情逐渐由愤转悲,曲子也跟着忧伤起来,雨水顺着头发流到她的脸上,象止不住的泪.女人拉了一会儿,停了下来,她将二胡摔到地上,大喉:'姐就算是饿死了,你也不能干这种事!'男孩听了,咿唔得更厉害了,她拼命地磕头,女人缓了一口气,说:'你过来.'男孩跪着将脸靠近女人在空中摸索的双手,女人摸着男孩的脸,她哭了,她给了男孩一耳光:'我叫你偷东西!'又是一耳光:'你不学好!'男孩咿呀地叫,仿佛在说:'我错了.'雨下得更大了,街上也完全模糊,隐约看见两人相抱,听将两人相泣.

(二)

男孩拉着女人的手在偏僻的乡路上走着,雨已停得差不多,地上积水块块,男孩小心翼翼地为女人引路.他们来到一栋破旧的茅草屋,那是他们的家.

屋中,烛光惨淡,小男孩将姐姐和她淋湿的衣服拧干并用绳子套好挂在屋中,女人用一张旧毛巾擦干男孩身上的雨水,还有她的头发.

没多久,屋中的光灭了.此时,两个黑影从山丘上摸过来,悄悄地来到了茅屋旁,是二个男人,农夫模样,脸上却比农人多了几分凶恶.他们在屋外交头接耳一阵,然后,其中一个走到门前,将门一脚踢开.

听到响声,姐姐惊起,她望着门的方向问:'谁?'弟弟也被惊醒,他揉着眼睛半觉半醒地坐了起来.两个男人向他们冲了上去,一个(a)一把锁住弟弟,捂住他的嘴巴,另一个(b)将女人按在床上,用一块破布往她口中塞.一个男人(a)勒住男孩的脖子往屋外拖,男孩死命地挣扎,他踢,咬,吼,可他实在太小了,男人(a)用一只手几乎快把他勒死,另一只手随手拿了块硬物向男孩头上砸.床上,女人也在挣扎,那个男人(b)将她的手脚捆好,女人不停地扭动,男人(b)扇她耳光骂道:'臭婊子,给老子安静点!'随后开始扒她的衣服.锁住男孩的那一个(a),他将男孩拖到门外,朝里面吼了句:'你快点!'然后把已血流满面的男孩拖到屋后,他把他弄跪下,用脚踩住他的头,男孩在下面使劲扳动,他恶狠狠地瞪着男人,胸膛中发出低吼.男人朝男孩吐了口唾沫:'哑巴,你瞪什么瞪?你瞎子姐遇上这事是她的福分......你.....'没等他说完,男孩就大吼一声挣了起来,他发疯地扑向男人,男人按住他的脸,一脚踢在他肚子上,男孩跪到了地上,又一脚踢在男孩的鼻梁上,顿时,男孩的鼻子血涌如柱,他倒在了地上的水滩中,动弹不得,泥水淹没了他半个头,他的另一只眼睛依然虚弱地盯着那男人.茅屋中传出痛苦的叫声.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b)从屋里出来了,他对着另一个说:'这女的可真经操啊,你赶紧的,完事后咱快走,被谁瞧见了也不好.'后者说:'怕什么!这两残废,谁理啊?'随即进入了茅屋.出来那个男人来到男孩旁边,瞄了瞄他,点上了一跟烟.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突然从泥浆中惊醒,他爬起来,四周除了虫鸣一片宁静.他跑回茅屋中,两个男人已经走了,女人满头乱发地呆坐在床上,男孩走近她抱住她的肩膀,女人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面无表情.男孩看着她,突然猛地起来,在屋内寻了把刀,向屋外冲去.这时,女人才回过神,她望着弟弟走出门的背影,她向背影伸出手去,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回来了,他扑倒在门边,手中的刀变成了一块沾血的石头,滚落到屋内.倒地后,男孩艰难地爬起来,他的一只小腿被割穿了,他一瘸一拐地向姐姐走去.姐姐怔了一下,开始叫唤着在空中摸索,她摔倒在地上,还依然向前摸着,最后她摸到了弟弟的脸,摸到了弟弟血肉模糊的腿,她的手也沾满了血.男孩哭了,开始咿呀的叫,他哭得很伤心,姐姐抱着他,双眼望着门外的天空,慢慢地问:'想爸妈吗,想他们吗?'男孩哭得更伤心了.

(三)

毒辣的太阳挂在天上,街上人来人往,女人如往常一样坐在木凳上拉着二胡,面前的铁罐空空如也.弟弟跪在一旁,跪向过路的行人,他的腿用破布草率地包扎过,由于没有消炎,已经开始化脓,发黑.女人的头歪向一边,脸色苍白憔悴,发丝东西飘逸,拉二胡的手也只是机械地运动着.过路的人看见男孩的腿尽显出难看的表情,纷纷走得更快了,有的甚至捂上鼻子骂骂咧咧地走过,只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婆伫立在一旁看着他们,还有几个孩子愿意把钱给他们却都被家长制止并且教训了.男孩开始向行人磕头,不停地磕,一个比一个响,行人依旧飞速走过,他们走得越快,他就磕得更快,更疯狂,额头已经破开.女人的二胡越拉越慢,她依然失神地望向一边,头歪着,望向街道的尽头.她的手渐渐地慢了,最后停下,她说:'够了.'男孩突然停住,如那晚的眼神盯着地面.

夜深,弟弟睡在路中央,看着远处的霓虹灯,姐姐拉着曲子.

弟弟一瘸一拐地为姐姐引着路,姐姐沉默不语,到了茅屋前,两人的脸庞被火光映亮,姐姐的眸子中是燃烧的茅屋,正在被火焰支解,正在坍塌.弟弟慌张地看着姐姐,姐姐紧紧地拽着他的手,火光中的姐姐的眸子泛着异样的光.两人在火堆旁的一丛芦苇中躺了下来,姐姐亲着弟弟的额头,弟弟拼命往姐姐的怀中钻,两人象情人般拥抱,抚摸,姐姐说:'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我们去找爸妈.'弟弟没有作声,只是紧紧贴着她的胸脯.茅屋烧成的灰堆就在离她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冒着白烟,而他们却那么安详地躺在芦苇从中,男孩在酣睡,女人若有所思.

(四)

天未亮,女人手持木棍带着男孩来到了铁路上,这一带是丘陵地形,山岳较多,铁轨弯弯曲曲,女人带着路笨拙地前行,男孩一副惊恐的表情.铁轨周围是山和乡,本应油油葱葱,踏实厚重,可是夏雾实在太浓,雾珠甚至压弯了枝,两人倒象在一片虚空中前进,不知走了多久,女人最后在一个山脊后停了下来,与土地缠绵的铁轨通过这里.她拉着男孩坐下,摸着他的面颊,告诉他:'别怕,我们马上去见爸妈,火车会带我们去的,就在这路的尽头......见到他们就好了.'说完她将衣裤脱下,赤裸身体,然后把男孩的衣裤也脱下,用它们将自己的双脚,男孩的双脚捆在铁轨上,男孩对女人咿呀地叫,仿佛在说什么,女人安慰他:'别怕,一会儿就过去了,乖!听话!'她哭了.

火车在山脊前方鸣起了笛,铁轨的颤动越来越剧烈,连树叶上的露珠也被抖掉.女人拉着男孩的手,仰头望天,她居然笑了,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好像又可以看见了似的,她笑,轻轻地笑,从她齿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再见'.

飞转的铁轮与铁轨的摩擦发出的轰鸣越来越近,男孩慌了,那声音割得他比那晚的刀伤还要疼痛,他无比恐惧,开始剧烈地挣扎,双脚使劲摆着,火车冲过弯道,车头露了出来,闪烁着刺眼的灯光伴着怒吼向姐弟冲来,男孩失声大叫,比刚才摆得更猛,被绑住的脚踝已磨破了皮,终于,那衣服破了,男孩怕起来往铁轨外跑,可是,女人却死死地拽着他的手,保持着微笑.火车越来越近,他们马上将要变成肉块,情急之下,男孩咬住了女人的手,鲜血顺着牙根,手臂流了下来,流在了女人的身躯上,手送开了,男孩跳出了铁轨.

那一瞬间,火车一如往常地驶过,那么气势汹涌,那么高调,伴随着撕碎一切的铿锵.男孩抬起头,失魂地望着眼前线状的铁轮.

(完)

注:本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举报文章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上一篇:个人学习三严三实心得体会 下一篇:《打铁还需自身硬》下篇观后心得体会

你需要文秘服务吗?

提供一对一文秘服务,获得独家原创范文

了解详情
期刊发表服务,轻松见刊

提供论文发表指导服务,1~3月即可见刊

了解详情

被举报文档标题:告别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s://wenmi.com/article/potriq05nlal.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发表评论  快捷匿名评论,或 登录 后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