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别墅

时间:2022-03-17 07:08:38

玫瑰别墅

蒙行家指点,新创作的戏曲剧本“玫瑰别墅”将剧作者原作“曼陀丽庄园”的故事情节移植到中国香港九龙。新剧本充分反映了一个无名无姓的寒素女子“我”嫁入豪门后的境遇,从而揭示了上流社会所谓高贵的本来面目,并尽量保留了世界名著英文小说“rebecca”中那种悬念气氛。

场次

第一场:蜜月归来

第二场:东厢困惑

第三场:船屋疑窦

第四场:不速之客

第五场:舞会风波

第六场:浮出水面

第七场:谜底揭示

第八场:直面交锋

第九场:真相大白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温家德,玫瑰别墅主人,简称德

温太太,与小说作相同处理——无名无姓,简称我

傅明礼,温家德先生的管事,简称傅

戴馨玫,玫瑰别墅的管家,吕蓓欣的陪房,简称戴

温家华,温家德的姐姐,赖希成先生的太太,简称华

柯惠丽,温太太的贴身女仆,简称柯

费大为,吕蓓欣的表哥,简称费

佣人若干

朱礼庵上校,地方行政官,简称朱

贝医生,简称贝

剧本中另有两个特殊处理的人物:

范太太,系本剧女主人公原先作为旅游陪同身份时的雇主,与小说不同之处在于她在剧本里从未出场,仅有两段画外音听到,简称范

吕蓓欣,温家德的前妻,与小说作相同处理——她本人从未正式出场,此剧本中仅于温家德在第七场中回忆时采用电影蒙太奇手法在船屋内以虚幻隐影方式出现,简称吕

第一场:蜜月归来

场景:玫瑰别墅大门前

时间:温家德先生和太太蜜月归来之时

大幕拉开。

温家德和我携手上场。

德唱:

星岛狮城牵红线,

西贡曼谷度佳期。

肩上撇下千斤担,

心中不觉大石移。

年来阴霾尽扫除,

蜜月归来添生气。

看眼前——

杜鹃花盛开满山谷,

风信子殷勤露笑意。

燕子归巢回故里,

我的新娘啊——

玫瑰别墅张开双臂欢迎你!

我背唱:

他离开多时归家乐,

见他高兴我却担忧。

他阵阵欣喜上眉梢,

我重重郁闷堵胸口。

一颗心儿怦怦跳,

两腿不稳索索抖。

有口皆碑的玫瑰别墅啊——

近在眼前偏又是步履沉重想回头。

德:你看,前面就是你的新家!

我:我的新家?!

德:等一会儿,你要见到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管事傅先生,他帮我打理温家的地产种植租赁和其他一切商务。另一个是戴太太,她管理玫瑰别墅的所有内务。亲爱的,用不到为一大幢宅子一大片花园一大批佣人去操心。戴太太相当能干,你一点都不必过问。不过,这个人性格有点古怪,可你不用在乎,安安心心做你的温太太。

我:我,温太太?!

德:你看,傅先生来啦。

傅明礼上场。

傅:欢迎欢迎,温太太!

我:傅先生,你好。

我向傅明礼伸出手去,傅明礼与我热情握手致礼。

傅:太太,请跟先生一样叫我明礼。

我(腼腆地):好吧,明礼先生。

傅:温先生,看到你的气色好多了我真高兴。哦,你看,戴太太把别墅里的佣人都召集起来欢迎你们。

德:这个鬼女人!她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喜欢这一套。

戴馨玫神态高贵步履安详地上场。(注意到她站在舞台一侧,以示她身后有一大批人。)

德:这位就是戴太太。

我向戴馨玫伸出手去,戴馨玫与我握手致礼。与傅明礼的区别在于她死死地盯住我的眼睛,知道我受不了她逼视的眼神移开目光时方才放手。

戴唱:(冷冰冰干巴巴官样文章地)

我以我个人的名义,

并代表全体佣人欢迎您。

温太太,我就是玫瑰别墅女管家,

戴馨玫欢迎您到此地。

(象征性地带头鼓掌,幕后——也就是戴馨玫身后同时响起一阵掌声。)

我唱:(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

哎,哎,戴太太……

戴太太你,你休得要客气。

感谢你,感谢你……

感谢你欢迎我来此地。

我没有啥,没有啥格要再多讲......

嗯,嗯,让我,让我再一次感谢你。

我在答词将要结束时,因为紧张,慌乱之中竟把两只手套掉落在地上。

我弯腰准备拾起手套,不料戴馨玫动作比我迅速。她帮我拾起手套立即站起,等我挺直腰板后再把手套交给我。我满脸通红地把手套接过,注意到戴馨玫嘴角轻蔑的微笑。

德(打破尴尬局面):好啦,好啦——

(接唱,非常得体非常娴熟地)

太太今日初到此,

多谢你们来欢迎。

大家不必太拘礼,

往后就是一家人。

(接白)都散了吧。(听得幕后一大批人散去。)

(对我)亲爱的,

(接唱)我和明礼有公事,

离家多时好些账目要料理。

让戴太太前头来带路,

引领你到东厢去安置。

我:就我一个人……

德(拍拍我的肩膀):去吧去吧。

温家德和傅明礼一并下场。

戴:温太太,请随我来吧。

戴馨玫昂首挺胸地下场。临下场前,回头不屑地再向我看了看,又像是示意我赶快跟上。

我迟疑地举步向前。

大幕合拢。

第二场:东厢困惑

场景:玫瑰别墅东厢卧室

时间:紧接上场

大幕拉开。

二道幕前。

戴馨玫上场。

戴(刚一上场即立定在上场门处,对幕后摆一优雅手势):温太太,请随我来。

我胆怯地出场。

我背唱:

跨正门过大厅又穿回廊,

左顾右盼目不暇接富丽堂皇。

道听途说今日亲眼来看到——

有口皆碑的玫瑰别墅啊,

少女幻想也难以想象出这一番高雅别致多风光。

戴(不无炫耀地)唱:

这一件护壁挂毯维多利亚女王时代来织造,

这一尊爱神瓷塑彼得格勒能工巧匠手艺高。

再来看这一带吟游诗人长画廊,

画中人个个气质高贵服饰尤精妙。

(夹白)特别是这一幅温曼丽小姐,她——

(接唱)

生就了如花容颜百媚千娇!

(夹白)她就是老爷高祖父的妹妹,

(接唱)

理所当然嫁给了海外显赫家族一政要。

我(无奈地应答):是吗?

丹:太太,您的行李已经送到东厢卧室,等着您的贴身使女来了再给您整理。

我:唔,我,我没有贴身使女。

戴唱:

像您这样身份地位的贵夫人,

身边岂能没有贴身女佣人?

我唱(尴尬地):

如果,如果非得要有一个,

只好麻烦你替我寻个人。

戴唱(试探地):

不知道太太您——喜欢哪一种类型?

我唱(无奈地):

我,我,还是请你帮我物色来招聘。

二道幕升起。

戴:好吧。(做开门动作后以手势示意)请进。

我进入东厢卧室,戴馨玫随同进房,并作随手关门状。

我一下子跑到窗口。

我:原来下面是好大一座玫瑰园,怪不得叫成玫瑰别墅!哦,坊间传闻玫瑰别墅有很著名的大海景观?

戴唱:

您从这里根本看不到,

甚至于听不到有海涛。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在西厢,

那里主卧室的大海景观是头挑。

我:真是太遗憾了。我听说,这一套房间是赶在我们回来之前装修好的。

戴:是的,太太。

我唱:

那末从前这房间派点啥用场?

戴唱:

这里原本空关偶尔接待有人作来访。

不过嘛——

老爷事先特地写信来关照,

您们两位回来后用此地做新房。

我唱:

这样说,他从前并不在此住……,

戴唱:

我说过主卧室是在西厢那一旁。

那里房间的面积要翻倍,

室内的布置华贵又大方。

窗外面就是一片大草坪,

望出去极目海天真空旷。

只是老爷说您想要住在这一边——

我:哦,

(疑惑地,接唱)

他倒从没有对我讲起过西厢这一桩。

戴唱:

有一件事情还请太太来转告,

老爷的大衣橱这里不能放。

东厢房门太窄搬不进,

此地只能重新置办新家当。

我唱:

戴太太你千万不必放心上,

我看这里样样都周到。

想来你轻车熟路能力强,

一定是这府上老人多年费心来操劳。

戴唱:

其实我并非一直在此地,

我(插白):那你是……

戴唱:

我来的时候,

正是前头一位太太——

她披了红盖头上花轿。

我(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她的陪房。

(真诚地,接唱)

希望我俩能够相处好,

但愿你会理解我新来是乍到。

一切请维持原本样,

让温先生感到幸福最重要。

戴唱:

您的意思我明了,

我会谨守职责来照料。

不过,若是太太有啥地方不称心,

还请您直言来相告。

戴馨玫唱完上述唱段时,听到脚步声响起退至舞台内侧。

温家德上场,作推开房门入内状。

德(兴高采烈地环顾四周):感觉怎么样?亲爱的。(对戴馨玫)戴太太,你干得非常出色,我给你打满分。

戴(面无表情地):谢谢,老爷。

戴馨玫轻手轻脚地退下场,作随手拉上房门状。

德唱:

这房间宁静又安详,

窗外是各色玫瑰吐芳香。

在此地你根本想不到,

想不到啊——从别墅走出去五分钟就是大海洋。

我唱:

戴太太她也是这样讲,

德唱:

不知道你和她相处得如何样?

我唱:

尽管她脾气古怪人生硬,

我会努力适应不至于太弄僵。

刚开始自然会有点讨厌我——

德(突然爆发,提高分贝)唱: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讲?

此话究竟是啥意思?

难道她讨厌你——还是你自己心里在猜想?

我:哦,家德,亲爱的,

(接唱)

请你不要高声嚷,

我,我是自己这样想——

她一年来只需照顾一个单身男子易打发,

现在她恐怕难免觉得我会过分干预有主张。

德(激动地):过分干预?哦,我的天啊!要是你以为……,算啦,我对戴太太到底怎样想一点都不感兴趣。随她去吧!(恢复平静)对了,刚才我姐姐打电话来讲,她和姐夫明天一早要来看你。

我(心头一惊):看我?明天一早?!

大幕合拢。

1

上一篇:竞选书记演讲 下一篇:实习报告(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