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天,我终于访到我的唯一

时间:2022-02-17 07:19:11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徐志摩

我和你的相遇,

姬娜,纯属偶然;

不过,那偶然中

却蕴含着永恒的必然……

我是在月下的草地,

闲云野鹤般的消闲:

一壶醇酒一卷诗章一把羽扇。

这是个纯净的世界,

白云悠悠,

狂蜂浪蝶舞翩跹,

山瀑潇洒,

林唱鸟鸣涧水边……

我收回在都市惊飞的遐思,

挥一挥衣袖摇一摇羽扇,

忘掉那茫茫人海的

喧嚣和骚动,

丢却那扰人的

仕途经济道德文章,

让精神云游阔别的家园,

蓬户瓮牖,与庄子辩说逍遥。

“举世皆浊我独清,

世人皆醉我独醒。”

和屈原共唱汨罗江畔;

大醉三月不醒,

在竹林在溪边陪着七贤;

沧海桑田,听六祖论禅;

千里轻舟与李白斗酒,

纵情于山水狂歌着: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还有那,大漠孤烟,

听文姬抚琴;

酒肆茶楼,同清照唱和;

鸽树花开,

与昭君相约香溪畔……

心灵的故乡没有栅栏,

天马驰骋于碧落沙川。

我在几千年的长河里徜徉,

无数的贤人才女,

以他们沃土般的胸怀,

滋润我诗的灵感。

然而,我却像浮士德一样,

始终没能说出那句话,

渴慕的心依然

寻访在天上人间。

当我在菩提树下合目打坐,

回首观照我才了然:

被放逐的亚当,

在把伊甸的夏娃呼唤!

就像肖邦,乔治桑的爱情

曾使他的音符

洒落在夜幕上如同银雨一般;

就像但丁,期待着

贝娅德引领他超越九重天。

当我再度睁开执著的双眼,

啊,姬娜哟,

你在大海的欢歌中,

带着蒙娜丽莎

高贵而恬静的微笑,

带着上帝

赋予女性所有的美感,

玉立在莲花座上

从海涛中冉冉升起

呈示在我的眼前。

你的左边是

庄重而智慧的雅典娜,

青春美惠的维娜斯

守护在你的右边;

活泼而又调皮的丘比特

在你的前面挽弓搭箭,

而高擎着火种的普罗米修斯

紧跟着你,准备

承受所有的磨难。

天庭为你的降临鸣响礼炮,

绚丽的彩虹垂挂在你的两边.

无数只鸽子衔着绿枝

环绕在你的身旁,

而你头顶的上方

闪耀着圣母玛利亚的光环。

当你轻盈地走近时,

百合花的清馨已使我微醺了,

而那怦然跳动的心哪

更使我一阵又一阵目眩。

你的双眼比星光还要明亮,

连睫毛之间也放着光芒;

你的手不断地理着花朵,

柔和而嘹亮的音调

更令我的心不住震颤。

“一种莫名的爱娇,

把我摄向着你。”――

高乃依曾把这著名的诗句

写在蒙娜丽莎的像前。

啊,我一见钟情了,

仿佛和你相识已经十万年。

心灵的闸门自动开启,

我把自己整个地交给你,

诉不尽久别的万语千言。

然而,我却溶化在

无限幸福的烈焰中,

只会由衷地呼喊着一句话:

“谢谢天!”“谢谢天!”

初振的曦光奏起

亘古以来最庄严的乐曲,

太阳王子亲手

把穹顶装扮得分外灿烂。

大漠森林传来

无忧无虑的歌声,

高山流水诉说着

人类久已淡忘的古老预言。

啊,你的君临使我醒悟,

我曾迷失在精神的黑色森林,

我曾坠入文化的斑驳怪圈:

我是个常人,

却做着神灵的梦幻;

我是个战士,

却躲进虚空的寺院。

啊,是你呀 姬娜,

给我空灵的生活

填进现实的意义;

使我浪漫的怀想

有了历史的根源;

给我狭隘的处境

注入世界主义的含义,

使我的冥想射出

闪烁哲学之光的金箭。

噢,姬娜哟,

我的佳丽我的精灵

我的诗魂我的夜莺

我生命的挚友,

我灵魂的侣伴――

倘若我是帝王,

我将给你一座

金碧辉煌的宫殿;

倘若我是权臣,

我将把所有的位置任你挑选;

倘若我是巨贾,

我将用万吨纯金

为你把一克金晶提炼;

倘若我是神灵,

我将让你永生永世不出伊甸;

倘若我是仙人,

我将给你一处

飘逸潇洒的宫苑 ……

然而,我只是一介

“百无一用”的书生,

除了这颗心,对你

仅有一束诗歌奉献。

不过,你不需要那些――

我已深深读懂你睿智的双眼:

姬娜,你仿佛在说,

真正的美在于创造,

真正的幸福

在于能把人生的真谛体验。

谢谢天,我终于访到

――我的唯一

我终于有了一个爱侣和同伴;

啊,请听哟,莎翁为我们

在阿房河畔绿草如茵的

林间空地上放歌:

“你的爱就是珍宝,

我不屑把处境同帝王对换。”

噢,姬娜哟,

既然命运之神

让我们的重逢等待了十万年,

前行的道路必定坎坷而辽远。

月光下我们打开古老的经卷,

在无字的书页上寻找启示;

而那空旷的荒原上

猫头鹰正吟唱着神喻:

去吧――

把洒遍大地的泪珠收集起来,

凝聚成一颗富于

和谐美的晶莹宝石,

镶嵌成人类永恒的王冠。

我们的手紧握在一起,

默默感受着彼此搏动的心弦。

噢,为拥抱新的生活,

为开创新的纪元,

在你和我心灵的作坊里,

命中注定――

要去寻找崭新的材料,

把还没有被创造出的

人的灵魂良心

铸造和锻炼。

那时,人类将真正

摘下金色的苹果;

那时,回首今日

人类只是处于

幼稚的知识童年;

那时,人性的真正实现的

旗帜将高高扬起;

那时,我们将共同喊出

浮士德的最后一句话:

“真美啊,请你驻留!”

那时啊,我们的爱情和意志,

也将谱写下

壮丽而不朽的诗篇!

我和你的相识,

姬娜,纯属偶然;

不过,那偶然中

却蕴含着永恒的必然 ……

上一篇:小区传来鸟叫声 下一篇:远去(外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