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新三怪”

时间:2022-01-30 05:20:54

新三板存在的一些机制漏洞,给一些参与者提供了“出老千”的机会。相对于沪深交易所,新三板还是个非常年轻的市场,存在交易系统价格监控功能尚不完善等情况。

一天暴跌90.98%,第二天大涨762.96%,新三板的过山车真是太考验承受力了。

4月22日,新三板中市值最大的公司中科招商(832168)股价出现蹦极,盘中最高价52元/股,最低价1.01元/股,收于4.86元/股,暴跌90.98%。至此,中科招商的市值从716亿元骤降到64亿元。

4月23日,中科招商又“报复性”上涨,以41.94元收盘。

对于中科招商股价暴跌的异常表现,新三板监管方――全国股转公司副总经理、新闻发言人隋强对媒体表示,中科招商的交易是异常交易行为,已要求相关投资人提交合规交易的承诺,如果涉及信息披露的,会要求其予以披露;如果涉及到违法违规的,会对其采取相应的惩罚措施。

新三板是新兴市场,类似这样的“过山车”游戏不少。

乌龙指

3月20日10时07分,新三板做市指数瞬间从1717点涨至2028点。涨幅约为18%。短短一分钟后,指数又迅速回落至1717.11点。当晚,天风证券公告称,由于交易员下单失误,将其做市股票红豆杉(430383)买入下单6.8元/股下错为68元/股,由于新三板没有涨跌幅限制,当即成交1000股,较之前的股价瞬间暴涨877%,造成了当时在新三板做市指数权重占比2.09%的红豆杉瞬间暴涨,从而引起指数异常波动。

不少投资者疑惑,一笔价格近7万元的交易,对新三板做市指数影响何以如此之大?有业内人士表示,新三板做市指数选择了采用做市转让方式进行交易的股票,目前只有105只,占比不到1/10。由于新三板目前的交易量相对较小,单只股票波动对指数的影响权重大,导致了这一结果。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此次乌龙指事件给投资者带来的损失不大,但是出现问题后,监管部门应严格公司内部风控,完善交易系统,作出严格处罚以示威慑,才能防控问题的再次发生。

异常波动

同在3月20日,14:48,新三板第一大市值股九鼎投资(430719)突现一笔99元的报价,股价瞬间从此前的9元飙至99元,涨幅高达1017.38%。幸运的是,由于九鼎投资不在做市股票名单中,并未引起新三板做市指数涨跌幅变动。

3月23日至27日,全国股转公司交易监察系统显示,共有40笔交易以超高价格成交,涉及协议转让股票,包括华恒生物(831088)、中科软(430002)、冰洋科技(830785)等8只股票。成交价格最高的是华恒生物,共成交6笔,成交价格110元至1058元不等。参与华恒生物股票交易的账户在交易报价中出现了千元,甚至99999.99元/股的买卖报单。

其实,百度搜索关键词“新三板异常波动”,会搜到三十多万条相关新闻,其中大部分是新三板挂牌公司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由此可以看出,在新三板上,异常波动已近乎常态。

新三板学院院长、太平洋证券副总裁程晓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三板的股改系统存在系统漏洞。“根据规定,新三板的交易前后两笔成交交易差价不能超过30%,这笔报价差额达到十倍,应该不能成交才对。”他认为,股转系统里应该对这类异常报价作出限制,对于不符合规定的报价予以屏蔽,不予以成交。

对倒交易

3月6日在新三板挂牌的华恒生物,仅20天时间公司股价上涨达30多倍。公司挂牌之初,宣布以21.60元/股的价格定向发行138.89万股,募集资金3000万元。3月26日,公司股票以协议转让方式成交1000股,成交价格738.88元/股。与挂牌初期相比,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超过3300%。

这样的涨幅,在投资者眼中是惊人的造富速度。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华恒生物在内的多家挂牌公司背后,“中山帮”的身影密集出现。

3月31日,股转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3月23日至27日的40笔超高价成交的交易双方主要为托管于中信证券中山市中山四路证券营业部的4个账户,业内称其为“中山帮”。这些交易方式是协议转让,而非做市交易,更不是类似A股市场的连续竞价交易。协议转让作为一种特殊的成交方式,受到多重价外因素的影响。交易双方通过协商达成交易,看上去无论多高的成交价格都是交易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自主选择。

但是,有市场人士指出,新三板市场最大的资金量无疑来源于做市商,而做市商推高股价的手段很有可能是对倒交易。一方面,通过对倒炒高成交价,对后期新进入的投资者易形成误导;另一方面,选择协议转让的挂牌公司也在三板成指成份股之内,公司交易会对指数产生影响。

3月31日,隋强表示,这类交易行为严重干扰了正常的交易秩序和价格形成机制,股转公司已启动调查程序,将有包括8名机构投资者在内的90名新三板投资者遭调查。

上一篇:8年深度套牢者纠结是否入市 下一篇:伞形信托为什么被“打击”